第1080章 钟良玉急了!

    李不凡于情于理,都是要去看一眼对方,祭奠一下的。

    使得李不凡也跟着进了灵堂。

    而在他所到的地方,钟家人自动的让出了路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到这个家伙!李不凡来到棺材前,对着棺材鞠了一躬。

    忽然……李不凡眉头一皱,鼻翼煽动,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虽然很淡,但还是没能逃过李不凡敏锐无比的嗅觉。

    使得李不凡起身后,便朝着棺材走了过去。

    虽然众人不解李不凡为什么会有这个举动,但也没有人敢问啊!钟良玉等人只能是好奇的看着,李不凡到底想要干什么。

    来到近前之后,李不凡低头看了看,钟承恩的尸体,平躺在棺材里面,穿着一身中山装作为装老衣服。

    看起来就跟睡着了一样,但李不凡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而见到李不凡的神色,和目光中的观察,令得钟良玉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使得他忍不住问道:“李……李兄弟,你在看什么?”

    李不凡扫了一眼钟良玉,没有说话,再次低头查看起来。

    王建忠就在他身边,也见到了钟承恩的尸体。

    而他的神色,也有些不对劲。

    “小少爷,你看出……”王建忠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李不凡用眼神制止了。

    而他也明白王建忠的话,他身为一名中医,还是一名出色的中医,当然看出来了,钟承恩并非是被暗杀而死的,而是被毒死的!只见钟承恩的脸色发青,虽然一般死者在死之后,血液停止循环,且逐渐凝固,会让肤色暗沉,发灰、发青,都是正常不过的。

    但钟承恩脸色,却是青中带黑。

    而且,他还是七窍流血,指甲也是灰黑色,嘴唇乌紫色……这种种迹象表明,钟承恩有极大的可能,是被毒死的!而之所以说是有极大可能,那是因为,或许钟承恩在中毒之后,还没等被毒死,就被杀死了!毕竟,他的脖子上,可是有着致命伤的!李不凡虽然是中医,但不是古代技术精湛的仵作,并不能看出钟承恩的死亡时间。

    不过,有一点要强调的是,钟承恩是化境大能,身体素质要好太多太多,哪怕服用剧毒,普通人会在几分钟内死亡,而他这种实力的古武者,最起码也要在几个小时之后。

    但在这几个小时之中,也会毒发,毒素蚕食他的神经,让他的身体僵硬,行动不便,反应迟钝等等。

    自然的,到时候就算不是化境大能的高手,也能轻易击杀钟承恩了!而李不凡之所以制止王建忠,那是因为,能够下毒的,通常都是身边的人,让钟承恩不会有任何防备的人。

    那么,这个人,很有可能就在现场。

    李不凡也是警察,破案什么的,他也懒得去干。

    但是,他可以把这个信息提供给钟良学,让他多一份线索,就多一份确定凶手的机会。

    使得李不凡没有说什么,便去了角落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同时,拿出了手机,给钟天祥发了一条信息,将他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对方。

    钟天祥在接到李不凡的消息之后,立刻告诉了钟良学。

    钟良学说什么也不相信,家族里面,会有叛徒,毒杀他的父亲。

    但是,通过今早和李不凡的接触,他莫名的,对这个比自己大儿子年龄还要小很多的青年,有着强烈的新人。

    使得他沉吟片刻之后,直接拿出手机,给李不凡回了一条消息,大概内容是,找个安静的地方,面谈。

    而最好的地方,自然是早上他们所在的公寓了。

    于是,李不凡先离开了。

    过不多久,钟良学三人也下楼了,面对钟家的众人好奇的神色,钟烈祥目中露出颇为振奋的光芒,道:“大家放心吧,线索已经找到了一些,等我们确定一下之后,就能知道凶手是谁了。”

    在钟烈祥说完这番话之后,不论是他自己,还是钟良学的目光,缓缓的扫视着现场的钟家人。

    众人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也都无比振奋。

    钟良玉的心里,却是无比忐忑,难道被发现了?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做得很小心了,完全是按照那个化境大能前辈的指点做的,事后还检查了,不可能有任何线索遗落在现场!难道,他们是在故意使诈?

    !想到这里,钟良玉也是露出好奇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钟烈祥还是在他脸上看出了一抹忐忑和紧张。

    使得钟烈祥道:“大家先忙,等我们确定凶手之后,就是给爷爷报仇的时候。”

    说完,他便和钟良学以及钟天祥离开了这里。

    见到这些人走了之后,钟良玉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于是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人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拿出了手机,拨了出去。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老者的笑声:“恭喜贤侄,继承钟家家主一职。

    以后……”可不等这个老者的话说完,钟良玉便急急忙忙的道:“不好了前辈。”

    “怎么?

    你父亲没死?”

    “死是死了,可我没办法继承家主之位了。”

    电话里面的老者闻言一惊,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钟良玉狠狠的道:“本来我今天一惊伙同家族的人将钟良学赶出去了,但他刚才回来了,而且还带着李不凡一起回来的。”

    “李不凡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的疯,竟然杀掉了我二叔,为钟良学争夺了家主之位。”

    电话里面的老者明显对于这个结果有些意外,便问道:“那李不凡现在人呢?”

    “走了。”

    钟良玉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虚汗,急切的问道:“最主要的是,他们好像还找到了线索,说是很快就能确定凶手了。”

    “前辈,一旦让他们知道我就是凶手的话,我会被钟家的人碎尸万段的。”

    钟良玉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前辈,你说怎么办啊?

    你可一定要救我啊!”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