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说话算数不?

    盛天裕沉吟片刻,道“也就只能如此了。”

    说完,盛天裕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声音苍老中,还带着阴沉不定之意“这么晚了什么事?”

    盛天裕心烦意乱之下,并没有注意到时间,听到那个声音,他才发现,已经是十点多了。

    使得盛天裕立刻紧张的道“向伯伯对不起,我没有看时间,打扰你休息……”

    没等他说完,电话对面那苍老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直接道“到底什么事?说!”

    盛天裕不再犹豫,直接将李不凡说了出来。

    “是这样的向伯伯,有一个叫李不凡的小子,仗着自己是化境大能的实力,对我家缘缘,也就是向贤侄的未婚妻纠缠不清。但这个家伙实力强悍,我奈何不了,父亲还不在家,所以只能请向伯伯出手,解决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跟向贤侄抢女人的小子!”

    那老者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了沉默。

    使得盛天裕紧张而又焦急的等待着,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

    就在他实在是忍不住,想要询问一下的时候,电话里面传来老者的声音“这个李不凡,是不是金陵古武挑战赛的李不凡?”

    “是的向伯伯。”

    那老者忽然冷笑了一声“他活不过一个月了,不足为虑。”

    说完,老者便挂断了电话。

    而他的这句话,有些没头没脑,让盛天裕有些发懵。

    你也不说出手,也没说不出手,怎么就……

    但盛雨烟却是忍不住冷笑起来,甚至笑容还带着阴毒“既然向老爷子说李不凡活不过一个月,那李不凡肯定就活不过一个月!”

    “可他没有说去杀李不凡啊!”

    “他虽然没说,但他说了,李不凡活不过一个月,那就是即便没说,他也会出手解决了李不凡的!”

    盛天裕和盛承道对视了一眼,也觉得是这样的。

    不由得,三人脸上便浮现出了冷笑“李不凡,我要把我今天所受到的屈辱,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你既然那么在意盛诗缘那个小扫把星,我就当着你的面收拾他,看你能把我怎样!”盛雨烟也冷笑出声。

    盛承道是最开心的了,只要李不凡一死,他就不用给那笔天文数字的欠款了。

    使得盛承道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李不凡,让你欺负人,得罪了向家,你的死期马上就到了!”

    忽然,盛雨烟问道“那咱么打压李不凡的计划,还要不要继续?”

    “当然!”盛天裕目露阴沉,还有得意,仿佛是耻辱就要被洗刷了一般“不管李不凡什么时候会死在向老爷子的手里,只要他还活着一天,能不让他好过,就不能让他好过!”

    盛承道似乎非常赞同盛天裕的想法,点头道“那我这就安排。”

    “现在太晚了,明天再说吧。反正明天有一整天的时间呢。”

    ……

    同一时间,李不凡和盛诗缘回到了盛家之后,就被盛诗缘推着去洗澡。

    以为他的身上,溅上了盛天裕的血。

    但李不凡却是一把将盛诗缘抱在了怀里,脸上带着大灰狼看着小兔兔的坏笑“老婆,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不?”

    盛诗缘一愣“什么话?我说什么了?”

    “你说,今晚你是我的。”李不凡笑意更浓,甚至搂着盛诗缘的手,都开始不老实起来。

    盛诗缘听到这话,瞬间便明白过来,然后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目光也闪躲着道“我……既然说了,当然算数。”

    听到盛诗缘的这个回答,让李不凡着实是吃了一惊。

    这小娘们今天是怎么了?

    平常别说自己有这个企图了,怕是调戏一句都会被骂,甚至被掐耳朵。

    但今天,他表明了自己的意图之后,对方竟然还承认了。

    虽然样子有些扭捏,但这也是害羞,毕竟人家回答的很痛快。

    盛诗缘见李不凡没动静了,抬头看去,就见李不凡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便故作生气的轻哼一声道“怎么你不愿意?”

    李不凡终于回过神来了,哈哈大笑道“怎么可能?你都不知道,老子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好嘛!”

    “你给谁当老子!”盛诗缘生气之下,踩了一下李不凡的脚背。

    李不凡根本就顾不上疼了,见盛诗缘这羞羞答答的样子,眉目含情,脸颊红润,一点樱唇,娇艳欲滴。

    此刻的盛诗缘,就好像是含苞待放的玫瑰,就在今夜,为他傲然绽放一样,美艳不可方物!

    使得李不凡搂着盛诗缘,吧嗒一声,狠狠的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一下。

    然后在盛诗缘的惊呼声中,拦腰将她横抱起来,朝着床走了过去。

    盛诗缘拍打着李不凡的胸口,道“去洗澡!”

    “大好时光,怎么能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呢。”李不凡直接将盛诗缘放在了床上,就要有下一步的动作。

    盛诗缘却是不干,仍旧抗议道“不可以,你先去洗澡,脖子上还有血呢。”

    “一起洗?”李不凡挑了挑眉,一脸贱笑。

    “不要。”

    李不凡深吸口气,似拼命在忍住体内的冲动一般“好,我先洗澡,那你等我。”

    李不凡一边朝浴室跑去,一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看着李不凡的背影,结实而又健硕的上身,有着标准的倒三角形状,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线条轮廓勾勒出了男人最富有魅力的形状。

    但就在这样一副堪比艺术品的身躯上,却是布满了狰狞可怖的伤疤,刀伤、剑伤、枪伤、以及鞭子抽打出来的伤,甚至还有很多盛诗缘不知道是什么武器留下的伤疤,在李不凡的身躯上,纵横交错,宛若一副古朴苍凉的图腾,蕴含了他不为人知的故事,以及让人无比好奇的过往。

    盛诗缘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这个男人,他到底有什么故事?

    他又是经历了什么,才有如今这种传奇的本事,总是能在让人不看好的情况下,创造奇迹?!

    一时间,盛诗缘对李不凡又是好奇,又是心疼。

    在这复杂的情绪中,李不凡没过几分钟,就从浴室出来了……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