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女魔头怒了!

    不敢比,和比不过,那可是两个概念。

    李不凡既然答应了盛家的考验,那就要有头有尾,不能让对方抓住把柄,否则的话,前面那些不就等于都白做了么。

    使得陆倾城一定要让这三人亲口说出来,到底是不敢,还是自己觉得,就不是李不凡的对手。

    这三人现在被陆倾城吓得是一点思考都没有了,也可以说,在陆倾城那强大的气场压迫下,他们已经顾不上盛家了,使得直接摇头道:“是比不过!”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陆倾城又把目光落在了盛家的几个人身上,扫了一眼之后,道:“你们都听到了吧,他们自己承认,不如我家小凡凡的,可不是我逼迫他们说的。”

    听到陆倾城的这句话,盛家的几个人,立刻瞪大了双眼,你这还不叫逼迫?

    那还得怎么说,才叫逼迫?!

    难道非得是拿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那才叫真正的逼迫么?

    而那三个人,也都是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你怎么好意思说,没有逼迫的呢?

    但是,他们也就是心里想想而已,并不敢真的说出来。

    毕竟,陆倾城身上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而台下的众人,也是一脸古怪之色。

    也就只有这个燕京的女魔头吧,明明就是逼迫,却说的这么大义凛然,还事后说明,不是逼迫。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偏偏陆倾城说这话的时候,让人感觉意外的同时,还有些暗爽呢!

    可能,就是因为盛家的确是有些欺负人吧。

    在解决了这三人之后,陆倾城并没有离开高台的意思,而是目光再次落在了盛家人的身上,目光犀利的扫视着盛天裕等人。

    这让盛天裕他们的压力,感觉好大,本来还想争取一下,让李不凡比试的,但在陆倾城那强大的压力下,却是敢怒不敢言。

    片刻之后,陆倾城竟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了主位上的‘盛奎文’,他并不知道这个盛奎文是假的,使得在陆倾城看来,这是盛家的老爷子,应该是当家做主的。

    于是,陆倾城道:“老爷子,今天本来是你的大寿,我不该影响你心情的。但你也要理解,我这个做姐姐的心情。”

    “李不凡……”提起李不凡的名字,陆倾城直接伸手,搂住了李不凡的胳膊,然后继续道:“他是我的弟弟,我非常疼他,我家老爷子也很喜欢他,所以特别嘱咐过我,千万不能让外人欺负了我家小凡凡,毕竟他那么憨厚老实。”

    听到这话,凡是了解李不凡,或者是在李不凡手中吃过亏的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倾城,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的?

    李不凡憨厚?

    李不凡老实?

    拜托,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啊。

    简直太离谱了!

    但盛诗缘和伊莎贝尔,却是没有听到陆倾城说什么,因为二人都看到了,陆倾城竟然挎着李不凡的胳膊,举止亲昵,一点也不避嫌。

    这让两个女人的目光,都浮现出了妒意和醋意。前者还好,毕竟她是李不凡的合法妻子,就算李不凡被别的女人挎着,也抹杀不了她正妻的地位。#

    但伊莎贝尔却是气的不轻,要知道她和陆倾城本来就不对付,而又同时都喜欢李不凡。此刻见到对方搂着李不凡,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气的恨不得给她拉下来,自己站在李不凡的身边!

    只听陆倾城继续道:“果然,他有多老实,多憨厚,你们也看到了。就连你们家要找各种各样的人来考验他,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资格做你盛家的女婿。”

    “你们想要给孙女找个优秀的男人,但有这么考验的么?这特么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家小凡凡!”陆倾城道:“如果你们瞧得起,会考验他么?最多会多接触一二,去了解他。”

    “但你们没有,上来就考验,他是你们盛家能考验的么?”陆倾城冷哼一声:“不是我瞧不起你们盛家,或许你们在东海盛极一时,但我不是跟你们吹,只要小凡凡一句话,你们盛家就会从昌盛,走向没落!”

    “他之所以会接受你们的考验,完全就是因为他心里有盛诗缘,不想让盛诗缘在中间为难。”

    “可你们的,明明那三人都已经不想再跟小凡凡比了,你们竟然还唆使他们出题,继续考验小凡凡,我……”陆倾城目中厉芒一闪:“我很生气,如果你……不给我家小凡凡道歉,老娘今天绝对不会让你这个大寿好过!”

    陆倾城忽然指向了那个被蒋胜男拍碎的桌子,似笑非笑道:“看到那张桌子了吧,那不过是热身而已。但你们若是诚心诚意的给我家小凡凡道歉,作为亲家的我,自然也不会过于为难你们。”

    陆倾城这番话,有理有据,有强势,也有退步,只要道歉,我就不会为难。

    但若是不道歉,那张桌子就是她热身的前奏!

    话声落下,陆倾城气势不减,目光睥睨,脸上虽然倒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却是给人一种魔魅之感。

    似乎,在那魔魅的笑容中,蕴含了疯魔之意。

    而这疯魔之意,让人看了,不由得会感觉到不寒而栗!

    使得主位上,那个假的盛奎文,在陆倾城这样的神色下,也是浑身发毛,忍不住将目光落在了盛天裕的身上。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盛奎文,也不是这件事的主谋,一切事,他都说了不算,自然也不该承受后果。

    甚至着急之下,这个盛奎文还开口询问道:“天裕,你说怎么办?”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说你一个家主,遇到事了,竟然自己不想着解决,还一点廉耻也没有的去询问自己的儿子,这未免也太没有担当了吧!

    这还是一个家主,能问出来的话么?

    角落里那真正的盛奎文见到这一幕,气的是吹胡子瞪眼睛的:“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就算找人冒充我,你也找个像点样子的,这找的是说明垃圾玩意,净给我丢脸!”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