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盛天裕的隐忍!

    此刻,那房车之内,盛天裕在上了车之后,立刻就低下了头,还略微弓着身,好像一个仆人一样,姿态放的非常低!而在房车内,那个器宇轩昂,梳着小辫的青年,立刻冷哼一声:“盛天裕,你是不是在故意耍我们呢?”

    “不敢不敢,就算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戏耍向公子啊!”

    盛天裕吓得说话都变得紧张起来了。

    但那小辫青年,却依旧不悦道:“你当初可是跟我们保证来着,只要我们配合,你就一定回让盛诗缘离婚。

    但我们配合了,可结果呢?”

    “我也没想到,这个李不凡,竟然这么有本事,我和我儿子出了这么多的考验,竟然还被他给通过”不等盛天裕说完,小辫青年直接打断道:“你越是解释,就越是证明你无能!”

    “现在我们已经认准了盛诗缘,你说吧,你还有什么办法,让他们离婚?”

    盛天裕脑海急转,忽然目中厉芒一闪道:“办法是有,但”“别废话,快说!”

    “只要李不凡一死,盛诗缘就会恢复单身,然后到时候我一定会说服我父亲,把盛诗缘嫁给向公子的!”

    那小辫青年,沉吟片刻,接着冷笑起来:“说起来简单,但我们也知道,李不凡可是一个化境大能,他怎么死?”

    “这个”盛天裕低着头,虽然没有继续说,但意思也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那小辫青年眉头一挑,道:“你是不是想借我们的手,解决了李不凡?”

    盛天裕不置可否的道:“还请向公子出手!”

    “我们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既然这事都被我们给办了,那你需要的序列可就没有了。”

    别人不知道这小辫青年口中的序列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是无比清楚的!而他也正是为了这个序列,才绞尽脑汁的想要把盛诗缘嫁给向公子,为的就是换取序列,给他的小儿子。

    他的小儿子盛承修,古武天赋异禀,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如果不是因为过于低调,那么盛承修的名头,绝对不会比钟天祥差!但以盛家的底蕴而言,即便未来的家主是他,他把盛家所有的资源都给盛承修,那也不过是化境大能而已。

    要知道,盛家接触的层次不同,所以知道的就比较多。

    而在化境大能之上,还有一个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境界高度。

    但那个高度,在绝大多数的古武者的已知范畴,不过是传说而已。

    可盛天裕知道,那不是传说,那是真正存在的境界!只有得到序列,去了那个神秘的地方,才有机会,达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所以,盛天裕为了自己的小儿子,哪怕是出卖弟弟的女儿,在盛家欺上瞒下,在外面卑躬屈膝,他也在所不惜!因为这在盛天裕看来,是一个做父亲的,该为儿子考虑的,也该为儿子谋划的,更该为儿子做出牺牲的!使得在听到小辫青年说,不给他序列之后,立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然后爬着来到了那个坐在椅子上,但一直都没说话的青年脚下。

    盛天裕拉着对方的脚,一脸渴求的道:“向公子,我求求你,我一定会让盛诗缘嫁给你的,只求你给我一个序列,求求你了”只见椅子上坐着的青年,容貌平平,但皮肤异常白皙,近乎是病态一般,没有任何血色。

    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很是板正,一身白色西装,就连脚下的皮鞋也都白的发亮,显得此人好像很干净。

    而他的手中,还攥着一张白色的手帕,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杯红酒。

    当见到盛天裕的手,拉着自己的皮鞋时,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目光中也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嫌弃和厌恶!好像,盛天裕的手上,有着传染病一样,让他非常抗拒。

    那小辫青年都不用看他的脸色,在见到盛天裕的动作之后,直接一脚就给盛天裕踹了出去,然后怒喝道:“向公子也是你能碰的么?

    !”

    在盛天裕被踹飞之后,向公子也就是向天问,立刻用手里的手帕,狠狠的擦拭被盛天裕摸过的皮鞋。

    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向天问却是擦的极为仔细,没有放过一个地方,然后才将手帕扔了,接着又从里怀兜里又拿出了一张心的白色手帕。

    然后,向问天缓缓开口道:“序列我们向家有,但给不给你,就看你的表现了。”

    “滚吧。”

    向问天淡淡的开口,虽然没有什么气势,但却是蕴含了一种只有上位者才有的威严。

    甚至在这威严的加持下,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如同圣旨一般,让人无法拒绝,也不敢有反抗。

    盛天裕被一脚踹飞,砸在了房车的边缘去,却是一点脾气也没有。

    反而在听到向问天的话之后,喜极而泣,跪在地上连连道谢:“谢谢向公子,谢谢向公子,我一定会好好表现,不会再让你失望”还没等他说完,那小辫青年,直接伸手掐在了盛天裕的脖子上,拎小鸡仔似得,就给他从房车里面扔了出去:“让你滚,你没听到么!”

    车外,盛天裕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看了看房车,一股巨大的屈辱感在心里弥漫,但却是咬牙忍了下来,转身离开了这里。

    房车里面,小辫青年也落座了,道:“主子,你真的看好那个盛诗缘了?”

    “她很优秀。”

    “可她已经结婚了,是个二手货啊!”

    忽然,小辫青年咧嘴露出了一抹猥琐的笑容:“难道你喜欢玩二手的?”

    向天问对于这个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道:“她很会赚钱,而我们也需要钱,如此,足以!”

    “主子,你说老爷子他这么多年在香江赚来的钱也不少了,怎么日子过的还是紧巴巴的,竟然还要让你去联姻。”

    小辫青年问道:“你说,老爷子他都把钱花在哪了?”

    随即,小辫青年再次露出了猥琐的笑容:“难不成都被老爷子花在女人身上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