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红玉髓

    但李不凡和王建忠等人,却是没有盛诗缘的这种感觉。

    可李不凡因为着急之下,却是目光一闪,眼神顿时变得犀利无比,也是在第一时间,见到了那小盒子里面,不是别的东西,果真是一块玉,而且还是一块红色的,宛若烈火一样的玉!也是这个时候,孙尚明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打开了小盒子,露出了那块形似火焰燃烧一样的红玉。

    打开盒子后,孙尚明便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那块红玉,然后递给了盛诗缘,道:“师娘,这块玉你戴在身上,能够压制……对你的身体有莫大的好处。”

    本来孙尚明想说,能压制盛诗缘的天生寒体,但因为王建忠和李凡儒在这里,便没有直说。

    可盛诗缘和李不凡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李不凡皱了皱眉,直接从盛诗缘的手中拿过红玉,放在眼前打量着,问道:“这块玉真的有这么高的奇效么?”

    “那必须的啊!”

    孙尚明得意洋洋的道。

    李不凡虽然怀疑,但盛诗缘却是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在刚刚她的手,接触到红玉的时候,立刻变感觉到了,那种暖洋洋的感觉,更为强烈起来,好像和煦的微风,好像午后的暖阳,让她无比眷恋。

    使得盛诗缘又从李不凡的手中,将红玉夺了回来,珍宝一样捧在手心,同时微笑看着孙尚明,道:“谢谢神医,这块玉的确让我感觉很不一般。”

    在说这话的时候,忽然的,盛诗缘感觉脖子下方,锁骨上方的位置,有些不舒服,但这不舒服的感觉,也不过是一闪而过就没有了。

    使得盛诗缘皱了皱眉,并没有放在心上。

    李不凡问道:“什么感觉不一般?”

    “就是……很舒服,很暖和。”

    李不凡本来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在他看来,能压制盛诗缘体内寒气的,是武神玉。

    而有着同样效果的玉,几乎是不存在的。

    所以李不凡当初在得知孙尚明去找奇玉一事,并没有放在心上,哪怕在见到这块玉的时候,也没当回事。

    可现在,盛诗缘亲口说了,这块玉让她感觉很是舒服,而且还很暖和,那是不是说,这块玉真的有效果?

    使得李不凡看向孙尚明,问道:“这是什么玉?

    你在哪得来的?”

    “缅国,我走了很多地方呢,最后从一个世代挖矿的大家族里面,治好了家主的病,才得到的这块玉。”

    孙尚明得意道:“要说这是什么玉,这可是百万年才能自然形成的红玉髓,而且还是最极品的那种,就连它的形状,都没有经过任何雕琢,都是天然的。”

    “虽然红玉髓在市场价并不怎么贵,但要知道,这块红玉髓可是在一座火山里面形成的,即便那座火山已经死了,但曾经也是经过烈火灼烧的。”

    孙尚明继续道:“而且我还听说,当初这家人的祖上,在得到这块的时候,碰一下就好像碰到了烙铁一样,烫的满手起大泡呢。”

    “不过后来放置的时间长了,也就没有那么高的温度了。

    但这家人一直当做珍宝一样,一代代的流传下来,要不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家主就算死了,也不愿拿出这块玉呢。”

    李不凡问道:“那你怎么就知道,这块玉你师娘戴上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听到这个问题,孙尚明看了眼王建忠和李凡儒,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不凡道:“说吧,这里都自己人。”

    虽然李不凡都这样说了,但孙尚明好像还是不好意思说一样:“那个……师父,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但刚刚师娘不是说了么,她感觉很不一样,这不就是说有效果么。”

    在孙尚明和李不凡说话的时候,盛诗缘忽然又感觉到了脖子上传来的痛意,而且位置跟刚刚一样。

    使得盛诗缘黛眉微蹙,伸手摸了一下疼痛的位置,但并没有摸到什么一样,便想道可能是今天太累了的远古,便对李不凡道:“人家孙神医也是一番好心,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就让他们先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也不迟啊。”

    李不凡一看时间,都快到半夜了,使得点头道:“行,你们自己找房间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随后,李不凡便和盛诗缘回到卧室去了。

    而在关上房门之后,盛诗缘忽然扑在了李不凡的怀里,如同粘人的小猫咪似得,语气坚定而又透着羞涩:“不凡,我想真正的成为你的妻子。”

    李不凡先是一愣,接着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想跟我圆房么?”

    “你说呢?”

    盛诗缘娇羞的道:“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睡觉。”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睡什么觉,我得睡你啊!”

    说话间,李不凡直接将盛诗缘给拦腰抱了起来,然后快步来到床上,而他整个人,也顺势压在了盛诗缘的身上。

    然后,李不凡低头凝视着这张足以颠倒众生的绝色容颜,激动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更是穿着粗气道:“老婆。

    我终于是登岛这一天了!”

    盛诗缘娇羞的推着李不凡,嗔怪道:“哎呀,你先起来,我还没脱衣服呢。”

    本来盛诗缘想表达的意思是,还穿着晚礼服呢,但她显然是词不达意,李不凡自然也是领会不上去的。

    使得李不凡邪魅一笑:“没想到啊老婆,你竟然比我还着急呢!”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不等盛诗缘说完,李不凡直接打断道:“不用解释了老婆,衣服嘛,在这个时候就不用脱了。”

    盛诗缘一愣,这个时候不脱衣服,还怎么圆房?

    难道是穿着衣服来?

    只见李不凡那邪魅的笑容,更浓郁了:“直接撕掉就好了!”

    话声落下,李不凡的双手,配合的天衣无缝,直接在嘶啦一声中,将盛诗缘的衣服,给撕碎了。

    可怜盛诗缘那套独一无二,而又无比漂亮的晚礼服,就这样毁在了李不凡的手中。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