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章 向问天能左右战局么?

    向问天直接道:“我是向问天。”

    “白长老,听说你们逍遥派近期要举办一次大比,专门选取少宗主继承人举办的,是这样么?”

    接电话的是大长老白凤荣,而他也知道古武世家,有这么一个叫向问天的存在。

    使得他在听到对方这话之后,立刻眉头皱起,因为逍遥派大比一事,他们并没有声张,不过是在金陵的古武挑战赛上,说了出来而已。

    就算参赛的人说出去,只要他们不亲自站出来说的话,也没有人会相信,甚至是来他这里求证。

    使得白凤荣瞬间认定,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了,从而连香江的向家,都知道了这件事。

    那么,是不是说,其余的古武世家,甚至门派,也都知道了这件事?

    如果都知道了的话,那么这件事怕是有些麻烦啊。

    本来,他们举办这个大比,为的是吸引李不凡过去,然后在大比上,杀掉李不凡。

    可若是知道的人太多,想要再弄死李不凡,那就有些不简单了。

    毕竟,李不凡可是被誉为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存在,有着化境大能的实力,他这种实力死在大比上,难免会落下口舌。

    所以,在听到向问天的这短短几句话之后,白凤荣的心思,便立刻活络起来。

    一定一定,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否则的话,这件事就有麻烦了。

    使得沉吟片刻,白凤荣笑呵呵的道:“向公子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消息?”

    “我不仅知道这个消息,我还知道,李不凡就是十年前的李凡尘,他这次去,目的不在少宗主,而是想要为他的父母报仇。”

    白凤荣心里咯噔一声,当年他们白家谋权篡位,杀掉李家之人一事,在古武圈子里面,并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人并不在少数。

    但在逍遥派大局已定之后,尤其是李天行一家也没有什么亲人、靠山之类的,所以也就没有人会多管闲事。

    最多,不过是在背后,议论一番而已。

    重要的是,并没有人知道,李凡尘是否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向问天张嘴就点出了李不凡的身份来历,而且还说的如此之准,这就让白凤荣顿时提高了警惕,但却是笑呵呵的问道:“向公子,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到底什么意思?”

    在白凤荣看来,如果向问天是向着李不凡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毕竟,他可是知道的,向问天不仅是香江向家的公子,更是因为家族的关系,在华夏古武协会,担任副会长一职,在整个古武协会,都有着不小的话语权。

    如果向问天偏袒李不凡的话,那要是带着古武协会过去,朝他们白家兴师问罪的话,那何止是麻烦,怕是想杀李不凡的这个计划,都要做不到了!甚至,当年他们谋杀李家,篡权夺位一事,都会被挖出来。

    虽然古武协会,管不了门派,但若是古武协会决心想插手这件事,他们逍遥派面临的压力,绝对不小!所以,在听到向问天的话之后,饶是白凤荣,也变得紧张起来了。

    向问天却是笑道:“白长老不用紧张,我就是想提醒你们,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杀掉李不凡,必要的话,我可以出手相助。”

    话虽如此说,但白凤荣仍旧是不放心。

    谁知道,向问天这是不是试探,然后明里一套,背地里再一套呢。

    但白凤荣仍旧是客气的露出惊喜之意:“如果能得到向公子的支持,那么李不凡,他就必死无疑了!”

    “就是不知,向公子这样做,是否需要我逍遥派做什么?”

    “白长老,我的话说完了,再见。”

    向问天并没有回答白凤荣的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向问天看向盛诗缘:“都听到了吧,如果你还是不信,那你就等着给李不凡收尸吧。”

    说完之后,向问天打了个响指。

    接着,房门便被从外面打开了一条缝。

    盛诗缘却并没有立刻走。

    向问天的这两通电话,盛诗缘都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而她也能听出来,这并非是事先安排好做戏给她看的。

    也就是说,向问天的身份,或许真的能在李不凡和逍遥派之间,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因为她仍旧是选择和李不凡在一起的话,从而让李不凡死在逍遥派,那盛诗缘会一辈子都过意不去的。

    但若是她选择了相信向问天,那她也极其不甘心。

    就在盛诗缘纠结不已的时候,向问天脸上带着笑容,目光中也带着一抹吃定了盛诗缘的神色。

    “我知道你现在已经相信了,但就是不甘心。”

    向问天道:“不如这样,你可以先跟李不凡离婚,然后等他活着回来之后,再跟我结婚。”

    盛诗缘低着头,默不作声,但目中却是带着强烈的纠结之意。

    她不知道该不该听向问天的话,她也不知道,李不凡到底能不能真的可以,克服重重困难,安然回来。

    一时间,盛诗缘的脑子很乱。

    可那个向问天,却是不停的在给她施压。

    “盛小姐,明天一早李不凡就会离开了,所以你一定要在他立刻前做出决定。”

    向问天忽然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来,扔在了桌子上:“如果你想得到我的帮助,让李不凡完好无损的回来,那么就在这上面签字,如果明天八点前,你仍旧是没做出决定,那么我也就不会客气了。”

    “对了,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声,如果你以后真的嫁给了我,我不会介意你心里有别的男人,甚至还不会碰你,更不会限制你人身自由,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想在哪里生活,也都随意。”

    向问天最后补充道:“当然,除了偷男人以外。”

    说完,向问天起身,率先离开了这里。

    等向问天走了之后,盛诗缘回头看向桌子,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但此刻她的脚步,非常沉重,好像距离桌子近一步,她就与李不凡的距离远一些。

    而那个文件袋里,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但盛诗缘敢肯定,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