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盛家炸了!

    使得盛诗缘的脸色,更为难看起来,更是寒声道:“不用!”

    “我盛诗缘虽然是一介商贾,但向来相信,付出才有回报,你的长生和星灿,我一没有出力,二没有投资,我不会要你一分钱!”

    盛诗缘道:“如果没有什么其它的问题了,麻烦你签字。”

    这冷冰冰的样子,跟二人刚开始在一起时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当初冰冷的态度之外,还有厌恶,而现在冰冷之余则是形同陌路的悲戚。

    李不凡却是故作轻松的道:“哎呀,别这样嘛,就算夫妻做不成,也可以当朋友啊。”

    说话间,李不凡还像往日一样,伸手去掐盛诗缘的脸蛋。

    但却被盛诗缘毫不犹豫的躲开了。

    李不凡的手落空,还是难免有些尴尬的。

    可他并不知道,盛诗缘非常喜欢李不凡这无比亲昵的动作,而她现在也很是享受。

    但既然对方答应离婚了,二人已经达成共识了,那就一定要保留必要的分寸。

    使得盛诗缘冷淡道:“最好的前任,就是死了。”

    “不是吧,我这要去报仇,你就咒我死啊?”

    “是死在我的世界里。”

    盛诗缘不想在和李不凡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她担心自己如果把持不住,那就前功尽弃,还会害了李不凡。

    使得她不等李不凡再说什么,催促道:“既然没有异议了,那就签字吧。”

    李不凡叹了口气,拿起笔,在上面签了字。

    盛诗缘则是在李不凡之后签的字。

    虽然没有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但双方只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然后去登记机关备案,就具备了法律效应,双方也就解除了婚姻关系,从此你是你,我是我。

    说不难受,那是假的。

    盛诗缘就不用说了,她这是为了不让李不凡死在逍遥派,才不得已做出这个选择的。

    可即便李不凡没有和盛诗缘发生关系,且还有不止一个女人,但在签了字之后,他的心里,仍旧是有些空落落的。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等他从逍遥派回来之后,再来正式跟盛诗缘求婚,接着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再然后就可以开始没羞没臊的幸福婚姻生活了。

    盛诗缘却是没有李不凡那么悲观,因为在二人离了婚之后,她就要和向问天订婚了,李不凡若是安然回来,她就要嫁给向问天了。

    从此她便与李不凡,天涯陌路,此生难逢。

    使得这一刻,盛诗缘的心,针扎一样的疼!这种疼……深入骨髓!“珍重!”

    盛诗缘拿起协议书,道了一声别,然后起身,落荒而逃!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李不凡也是一阵唏嘘,他想不通,盛诗缘到底在什么时候,见过蒙面的自己,然后对自己情根深种。

    甚至李不凡也不知道,当初蒙面的自己,做了什么,让对方如此爱慕,且有着如此之深的执念。

    哪怕结婚,哪怕动情,在听到蒙面人的消息后,仍旧是要跟自己解除婚姻关系,这说起来,还真是够可笑的。

    最后绿了他的,破坏了他婚姻的,竟然是他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这说出去,谁信啊?

    !既然离了婚,李不凡自然不会再去盛家了,而他也没有什么行李,顶多一套换洗的衣服而已。

    索性,李不凡便去了酒店。

    而那边,盛诗缘回到家之后,单秀文颇为好奇的道:“缘缘,不凡没有跟你一起回来么?”

    “他不会回来了。”

    盛诗缘简单道。

    本来她想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但这么大的事,只能如实说,根本就糊弄不了。

    毕竟,她在不久之后,可是要跟向问天订婚的。

    但单秀文显然不明白盛诗缘的意思,问道:“为什么不回来了?

    他有事出去了?

    还是……生我们的气了?”

    “生气?

    生什么气?”

    单秀文叹了口气:“你脖子疼的死去活来,不凡要给你做手术,不打麻药,我们不放心,就不太相信他……”“没有。”

    盛诗缘故作轻描淡写的道:“我跟他离婚了。”

    单秀文一愣:“什么?

    离婚?”

    “你们怎么离婚了?

    !”

    单秀文失声惊呼:“为什么要离婚啊?”

    因为单秀文的声音颇大,也惊动了屋子里面的盛天放。

    使得盛天放一激灵,瞬间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连拖鞋都没穿,光着脚丫从里面跑了出来,瞪着一双凶巴巴的眼睛,看着盛诗缘道:“你和不凡离婚了?

    你们凭什么离婚?”

    盛诗缘就知道,这个消息一说出去,一定会引起父母的震惊。

    而她也已经有所准备,便简短的道:“我和他结婚,本就是各取所需的一场交易,他现在得到了他想要的,我的身体也已经好了,所以就没有必要再在一起了。”

    “毕竟,也没有感情,甚至我还讨厌他。”

    “现在好了,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我的身体也好了,也终于能恢复自由身了。”

    盛天放冷着一张脸,沉声问道:“是谁提出离婚的?”

    “是你,还是他?”

    在盛天放看来,如果是李不凡提出离婚的,那就说明,李不凡得到了武神玉,便迫不及待的跟盛诗缘离婚,这种人也当真不配成为他的女婿,离了也好。

    可是,盛诗缘却道:“是我提出的。”

    听到这个回答,盛天放心里一松,还好,不凡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

    但紧接着,盛天放猛地抬手,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你个不消女,不凡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还厌恶他!”

    “他治好了你的天生寒体,你就一脚给他踹了,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

    在盛天放看来,之所以盛诗缘的脖子疼,多半是跟天生寒体有关的,毕竟李不凡没有说是什么原因,他们还都不知道。

    不过因为盛诗缘天生寒体,便将这次突发情况,归结在了天生寒体上。

    李不凡做了手术,盛诗缘就好了,他们自然也会认为,这是李不凡给盛诗缘的天生寒体治好了。

    为此,盛天放还特意让袁维珍在家里好好准备一桌酒席,不说感谢李不凡,那样太见外了,但一定要让李不凡在这里感受到家的微暖。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