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就是故意的

    次日一早,一辆黑色的宾利,出现在了高速路上。

    盛诗缘颇为郁闷,这个混蛋,自从上了自己的车,就跟上刑场一样,满脸不情不愿。让他开车还不开,坐在副驾上不停的玩着手机。

    最可恨的是,这该死的混蛋,竟然时不时的在后宫群里发着语音消息,这是故意气自己呢?

    “我都说了,什么事也没有,你们不用担心。我今天没去公司,是因为盛总要带我去省城出差,很快就会回去的。”

    “昨晚让大家扫兴了,改天我们继续约,无论是去饭店,还是农家院,或者是野炊,随你们高兴。”

    “哎呀,你们想多了,盛诗缘这小娘们不会难为我的,就是出差而已。”

    李不凡觉得,微信群真是个好东西啊,一句话,能让所有人都听到,省了不少事呢。使得他一边抽着小烟,一边不亦乐乎的在群里跟妹子们聊着天。

    盛诗缘手一抖,恨不得将这混蛋给踹下去,太气人了!

    你以为我把你带出来出差,是吃醋,故意不让你去公司?

    还不是你杀了人,我找人给你善后!

    临近中午,车子来到东洲省龙腾集团。

    李不凡一愣,问道:“龙腾集团,怎么这么耳熟呢?”

    盛诗缘没说话,把事先买来的花,塞给了李不凡便下了车,朝公司里面走去。

    “老婆,我们这是出差么?你给谁买的花啊?”李不凡一脸不解,抱着花束也跟着走了进去。

    来到前台,盛诗缘直接对着前台小姐说道:“我叫盛诗缘,找你们孟总。”

    在东洲省,乃至整个华夏,凡是商业圈子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盛诗缘这个名字的。但因为她为人低调,见过她的人则并不多。

    使得前台小姐有片刻的错愕:“您说您是盛诗缘,天盛集团的盛总么?”

    “妹子,你别不相信,你应该听说过盛诗缘是一个冷美人吧,那气质都能冻死人。”李不凡指着盛诗缘道:“你再看看她,这冰冷的气场,都快把我给冻死了,还能有假不成?”

    “李不凡!”盛诗缘气坏了,这混蛋是存心给自己添堵是吧,非得让自己不痛快他才开心么?

    李不凡耸了耸肩:“别激动啊,我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前台小姐的确是被盛诗缘这冰冷的气场,有些吓到了,结巴道:“原来您……您真是盛总,请问您有……有预约么?”

    “没有,你告诉孟总,我和李不凡来看他。”盛诗缘冷淡道:“他会见我们的。”

    “好的,您稍等。”前台小姐立刻拨打了一个号码,说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笑着道:“盛总您稍等一下,一会胡秘书会亲自过来接您。”

    不多时,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职业般迷人的笑容:“盛总您好,我是孟总的秘书姓胡。我们孟总听说您二位来了很开心,请跟我来。”

    随即,胡秘书带着二人来到大厦最顶层的一间办公室门前:“二位里面请。”

    李不凡从花束中抽出一朵百合,笑道:“多谢美女带路,鲜花赠美人,希望不要嫌弃。”

    胡秘书莞尔一笑,接过了花:“您太客气了。”

    “我更希望自己再客气一点,这样就能请美女共进烛光晚餐了。”李不凡脸上带着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看到李不凡那贱兮兮的笑,盛诗缘差点气的原地爆炸!

    这个混蛋,竟然在自己面前,用自己买来的花泡妹子,还要去吃烛光晚餐,你怎么不去死!

    盛诗缘抬脚一踩,高跟鞋那尖尖的跟瞬间踩在了李不凡的脚掌。

    令得李不凡闷哼一声,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疼!

    钻心的疼!

    “盛诗缘,你走路不长眼睛么!”

    “我长眼睛了,我就是故意的!”盛诗缘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不无得意的看着李不凡,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姿态。

    “你……”对方的坦白,让李不凡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不凡没好气的推门而入,随即就愣住了。

    里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几日不见的孟楠。

    “李兄还是这么直率,不喜欢敲门。”孟楠起身,脸上带着儒雅的笑容:“快请坐。”

    李不凡挑眉道:“怎么是你?”

    “龙腾集团就是孟总的,当然是孟总在这里了。”盛诗缘拿过李不凡怀中的鲜花,送给孟楠,淡淡道:“孟总的身体好些了吧?”

    孟楠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花,笑道:“谢谢缘缘挂念,也多亏了李兄妙手回春,我这是日渐好转啊。”

    李不凡心头冷笑,让你叫我老婆叫的那么亲热,活该老子耍你!

    “李兄、缘缘,快请坐,尝尝我泡的茶。”

    三人落座,盛诗缘道:“孟总过誉了,我和不凡聊过,想要彻底治好您的病,需要两个疗程才可以,这不过是第一个疗程。现在是缓解恢复,第二疗程才是康复,所以我们过来看看。”

    盛诗缘的言下之意,无非是说,你想要彻底被治好,后面还需要李不凡的出手。所以呢,你要是想活命,必须得是在李不凡活着的前提下。

    而她此举,正是想要给李不凡留个后路,免得这家伙因为杀人被枪毙!

    孟楠虽然是个商人,但家族在东洲省还是有着不小的能量,保下李不凡,绝对没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盛诗缘昨晚临时起意,今早要来东洲省的缘故。

    当然,李不凡对于这些,并不知晓。

    李不凡皱了皱眉,我啥时候说过需要两个疗程了?

    我是说两个月后,这家伙的病会被治好,但也会一命归西的好吧。

    虽然不解,但李不凡并没有说什么。

    孟楠心下一惊,李不凡开的方子,那是绝对有效果,使得他对盛诗缘的话,深信不疑。当即他便笑道:“原来如此,那就麻烦李兄到时候略施妙手了。”

    “看你表现吧。”李不凡点了一根烟,无聊的抽了起来。

    孟楠笑容一僵,但很快便更热情起来:“我一定会好好表现,这不,刚听说你们过来,我就叫人定了饭店,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不麻烦了。”盛诗缘道:“今天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件事。孟总,汉香展览馆的地皮,我听说选好了,现在正聘请建筑师呢?”

    “可以带我去看看么?”

    “没错。”孟楠点点头:“当然可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