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疯魔的背后,是哀痛!

    李不凡自从遭逢家变之后,这几年来,只有两个人,掏心掏肺对他,甚至能为他付出生命。

    一个是安玲珑,另一个就是陆倾城了。

    陆倾城之所以对盛诗缘如此,李不凡能理解,她是见不惯曾经的暴风小组队长,现如今的冥王,被一个女人横眉冷对。

    他也知道,陆倾城不想让他和伊莎贝尔接触,是因为双方的身份,都极为敏感,一个弄不好,都会让彼此都引火烧身,万劫不复。

    而李不凡也无比清楚,陆倾城之所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完全就是为了他。

    “你放心吧,虽然伊莎贝尔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我心里有数。”李不凡轻叹口气:“我不会做出伤害彼此的事。今天,我也不过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陪她吃个饭而已。”

    陆倾城忽然搂着李不凡的腰,紧紧的抱着他,语气有些哽咽道:“别怪姐就好,毕竟,姐就只有你这一个最在意的人了,我不想你再有任何危险。”

    说完,陆倾城转身离开了,那倾国倾城的背影,落寞而又孤独,那柔弱的娇躯,仿佛背负着沉重的过往,苍凉而又凄美。

    想起陆倾城的身世,李不凡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过去,抱一抱这个可怜的女人。

    但……彼此只是姐弟而已!

    回到餐厅,伊莎贝尔朝李不凡身后看了看,然后吃惊的道:“那个女魔头呢?不会让你打发走了吧?”

    “其实她人很好的,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大魔头么?”李不凡点燃了一根烟,轻声道。

    伊莎贝尔一怔,下意识的道:“为什么?”

    “陆倾城原本是将门之后,她的祖辈,父辈,都是军人出身,戎马一生,最后却被陷害,从而背负通敌叛国的罪名而死在了任务当中。那时候她才十四五岁,使得她从军区大院的小公主,沦落为人人鄙夷不齿的叛徒之后。”

    “若非她爷爷的门生联名担保,就算是她,也要上法庭,接受审判。而从那之后,曾经原本在一起长大,将她捧在手心中的男孩子们,都欺负她,嘲笑她,让她尝尽了人间冷暖,见惯了人性丑恶。”

    伊莎贝尔听的有些动容,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李不凡轻轻一笑:“最后她遇到了一个贵人,收她做干女儿,答应她,会帮助她爷爷和父母正名,还把她送到特种部队学防身的本领,也是那时候,我们认识的。”

    忽然,李不凡笑容渐渐敛去,继续道:“就在三年前,暴风小组即将接受那个送命的任务之前,陆倾城被她的义父叫了回去,她的爷爷,还有父母,沉冤昭雪,从叛国罪人,成为国之英雄。而她的身份,自然也恢复了当年军区大院的公主,甚至,因为父母还有她爷爷的英烈牺牲,还得到了英雄后人的优待。”

    “甚至,他爷爷那遍布天下的门生,为了弥补她曾经受到的不公待遇,都极为疼她、宠她。可以说,所有体制二代当中,她虽然是个孤儿,但却是首屈一指,无人敢惹的存在!”

    “可那几年被欺辱的经历,让她知道,人,想要不被欺负,就要强硬,哪怕会让人憎恶,也要强硬到底。所以,久而久之,她就成了如今的魔女。”

    陆倾城忽然问道:“我听说,她在华夏的身份很牛逼啊,也是因为她爷爷,和父母的关系么?”

    李不凡点点头:“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还有个牛逼的义父!”

    “说起来这女人是挺可怜的……”忽然,伊莎贝尔冷哼道:“可老娘又何尝不可怜呢,我不仅是个孤儿,老妈死了,我连自己老子是谁都不知道,还不如这女魔头呢!”

    李不凡嘴角一抽,这事也有羡慕的?

    但你知不知道,你可是欧洲正统的皇室公主啊!

    忽然的,伊莎贝尔露出一抹恶趣味的笑容,贼兮兮的道:“冥王,我听说你们华夏的干爸,在外人面前是干爸,背地里指不定……”

    李不凡当即脸就黑了,叉起一块牛排塞进了伊莎贝尔的嘴里:“瞎说什么玩意,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李不凡虽然没见过陆倾城的义父,但却从安玲珑那里听说过,那也是一个燕京有名的人物,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肮脏之事的。另外,陆倾城也不是这种人啊!

    吃完了饭,李不凡在伊莎贝尔的强烈要求下,又陪了她一下午。

    而这一下午对于李不凡而言,简直就是折磨!

    这奔放的女疯子,只要逮到机会,就会不停的撩拨他。搞得李不凡一肚子邪火,可又不敢给伊莎贝尔推了。

    陆倾城说的非常对,一旦给伊莎贝尔推倒,那么就会埋伏下一个极大的隐患。而李不凡也正是因此,才极为抗拒伊莎贝尔这个女疯子。

    天快黑的时候,车停在沿江的风景区。李不凡坐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问道:“我说,你也看到我了,我也请你吃饭了,你什么时候回美利坚啊?”

    “不回了,我要在东方市找个工作,跟你一样,当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过过普通人的平静生活。”伊莎贝尔认真道。

    李不凡却是笑道:“就你,还上班?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等着吧,说不定,日后我们还能成为同事呢。”伊莎贝尔勾起李不凡的下巴,冷笑道:“然后,老娘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你身边,还能看看,你老婆到是何方神圣,到底有没有陆倾城说的那么完美!”

    说完,伊莎贝尔扭动着撩人的腰肢,下了车,很快消失在人群。

    李不凡心里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一个女魔头都够他头疼的了,这要是再去一个女疯子,这公司还不得乱成一锅粥啊!

    使得李不凡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不敢多想,一脚油门踩下,车子逐渐离开了东方市,而目标,正是南市!

    与此同时,南市一栋豪华别墅内,东南王脸色极为难看:“该死的,这个李不凡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吴军师的计策都奈何不了他!”

    “玛德,吴军师还被抓了,估计是出不来了。李不凡,老子一定要弄死你!”东南王暴跳如雷,恨不得手撕了李不凡。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