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有资格跟老娘动手么

    花含烟从小就最讨厌有人叫她小花,因此从她记事以来,从不对人说自己的真名,可今天,他的死对头,不仅调戏她,侮辱她,还叫她最为讨厌的称呼,令得花含烟怒极反笑:“你在命令我么?”

    “没错!”东南王冷哼一声:“我命令你,也是你的荣幸,别特么不识抬举!”

    田瞎子等人,一眨不眨的看着花含烟,都想知道,这个霸道狂野的霸王花,会是作何反应。

    而汪叔还有虎子等人,则是目眦欲裂,恨不得当场撕了这几个狗娘养的!

    可他们也知道,一旦现在动起手来,那绝对会上升到黑帮火拼的性质。在马云汉这个黑脸包公的管辖内,谁特么也别想好过,尤其是几个大佬,那黑脸包公,绝对谁也不会惯着!

    另外,几个大佬也都知道,他们想好过,就不能扰乱社会治安,也正因此,才在几年前,定下了这个地下拳赛的规矩。任何仇怨,争夺地盘等事,都在这里用不违背法律法规的方式来解决。

    谁若是在地下拳赛之外,率先动手,那就是坏了规矩。而坏了规矩的人,会被其他几人联手对付的!

    一时间,会所大堂静谧无声,针落可闻,气氛都凝固起来,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刺青忍无可忍,指着东南王大吼道:“高王,你别特么过分了!”

    “老子就过分怎么了?”东南王冷哼一声:“你不过就是小花手底下的一条狗,也敢跟老子叫嚣,信不信老子一会打断你的狗腿!”

    “尼玛的!”刺青怒吼一声,就要冲过去。

    却在这时,花含烟忽然沉声道:“拿酒来!”

    听到花含烟的这句话,东南王笑的更得意了。这明白着,这个桀骜不驯的霸王花,服软了。

    刺青急道:“花姐……”

    “别让我说第二遍。”

    很快,就有人拿来了一瓶红酒,花含烟接过之后,冷冷的看着东南王几人:“酒,我给你们,能不能喝到,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说话间,花含烟手一抖,红酒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夹带着雷霆之势,疾驰冲向东南王。

    花姐毕竟是古武者,那强劲的力道,压根就不是东南王这几个普通人能接住的。

    使得东南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啪的一声,红酒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酒瓶炸裂,酒水四溅,撒了四个人满脸满身。而东南王的脑袋上,更是流淌下来猩红的鲜血。

    “贱人,你敢动手!”东南王捂着作痛的脑袋,勃然大怒的站起身,气急败坏的看着花含烟。

    花含烟冷哼一声:“动手?你有资格,有胆量跟老娘动手么!”

    “连一瓶酒也接不住,还想要老娘给拿酒,真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不自量力!

    自取其辱!

    这两句话,就如同两个大耳刮子一般,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东南王的脸上,让他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就连田瞎子三人,也是面上无光,四个大老爷们,连一个女人的酒都接不住,还是社会大佬呢,都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刺青和虎子则是哈哈大笑起来。

    “东南王,你不是嗓子冒烟了么,快把地上的酒舔了啊!”

    “什么玩意,还敢叫我们花姐给拿酒,活该!”

    东南王身边虽然没了高手,但其余三个大佬,也是有高手保驾护航的。

    见到自己主子吃了亏,立刻有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气势汹汹直奔花含烟而去。

    汪叔和虎子等人见状,则是立刻挡在了几人身前,前者更是沉声爆喝:“怎么,想动手么?”

    汪叔虽然只是负责花姐名下生意上的事,是花姐生意上的话事人,也是花姐生活上的管家,更是花姐的保镖。使得他这一嗓子喊出来,整个大堂,都被他强盛的气势所笼罩。

    而那三个人,也都是练家子,丝毫不怯场的瞪着汪叔,气氛立刻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一旦双方动手,那这次地下拳赛就别想顺利进行下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响亮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这是想要在赛前热身啊,还是想要在我地盘,打我马云汉的脸啊?!”话声落下,马云汉走了进来,面色颇为不善。

    马云汉虽然只是东方市的一个分局局长,但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敢小瞧他的。人家秉公执法,软硬不吃,更是背靠燕京豪门。

    在人家的眼中,他们几个所谓的大佬,不过是地头蛇而已,人家一句话,就能断了他们的生路。

    使得东南王和田瞎子几人,不敢托大,连忙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

    田瞎子三人,更是对着各自的手下呵斥道:“干什么,我让你动手了么,不知道我们来这里是参加地下拳赛的么!”

    三人立刻收敛气势,站在了各自主子的身后。汪叔冷哼一声,带着虎子也去了花含烟的身边。

    “马局,您这日理万机的,怎么来这里了?”东南王寒暄道。

    马云汉冷哼一声:“你是不希望我来,你们就能胡作非为了吧!”

    马云汉虽然在李不凡面前,没有丝毫架子,那是因为他一身本事,都是李不凡传授的。此刻在几个地头蛇面前,他的威严之足,还是让人不敢侵犯的。

    东南王连忙赔笑:“马局说笑了,我们怎么敢呢。”

    但随即,东南王指着花含烟道:“不过,马局,刚才在您来之前,这个女人,可对我动手了。您看看,我这脑袋还流血呢!”

    “您不信,问问他们。”东南王看向田瞎子三人。花姐是东方市的人,马云汉也是东方市的人,在东南王看来,马云汉难免会有所偏袒,所以拉上了田瞎子三人。

    三人立刻开口附和道:“是啊马局,就在刚刚,花姐拿酒瓶子,砸在了东南王的脑袋上,大家都亲眼所见。”

    马云汉看向花含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花含烟微微一笑:“他们想要喝酒,我直接把酒瓶子甩过去了,是他无能接不住,这就怨不得我了。”

    马云汉心里好笑,以你那身手,别说他们了,普通人就没有能接住的。

    “哦,那就是误会了。”马云汉不无鄙视的看向东南王:“我说,你也是个男人,怎么还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呢,这样未免有失你东南王的风度,传出去,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谁再提起,那就是不给我马云汉面子。”马云汉看了东南王四人一眼:“谁若是在地下拳赛之外动手,别怪我执法无情!”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