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卧槽!花含情?

    李不凡没有理会众人的求饶,缓步走出了拳馆。

    来到外面,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夜晚的繁星点点,李不凡神色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哀伤。如同一个孤独的红尘浪子,落寞而又凄凉。

    杀了仇人又怎样,失去的不会再回来,他仍旧是个无父无母,有家不能回的可怜人罢了。

    而且,他虽然手刃了白凤元,但杀父杀母的仇人仍在,原本属于他的逍遥派,却是被外来势力掌控,古武者的尊严,都丢尽了!

    最主要的是,逍遥派,那是他的家啊!

    儿时的记忆,最美好的时光,全部都在那个与世隔绝,宛若仙境的门派当中。可如今,他的家不仅被仇人占据,更是被国外的人掌控,他无法相信,给他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家园,此刻变成了什么样子。

    “白凤鸣,杀我父母,出卖逍遥派,你给我等着,等我找到那个东西,我一定要你付出惨重代价!”

    “还有那个神秘势力,老子不管你多牛逼,敢打逍遥派主意,我一定要查出你们是谁,然后要你们知道,华夏……不是你们能掌控的地方!逍遥派,也不是你们能染指的!”

    花含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着李不凡的目光,带着心疼:“凡哥,你没事吧?”

    李不凡回过神,摇了摇头,问道:“东南王他们都解决了?”

    花含烟点了点头:“人数太多,直接做掉怕是会有大麻烦。现在都被制服了,一会汪叔带人会给他们灌些酒,在深夜制造一场重大的车祸,这样我们也能撇清关系。”

    在说这些的时候,花含烟如同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仿佛一次性弄死几十人对她而言,压根就不算什么。

    可想而知,这种狠辣,也是经过血与泪磨炼出来的。

    “对了凡哥,今晚去我家吃饭吧。我给你介绍一个人,是除了你以外,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花含烟看出,此刻的李不凡情绪非常低落,使得她心里虽然有很多疑问,但她却聪明的没有多问一句。

    毕竟,问了,就等于再次揭开李不凡的伤疤,会增加他的痛苦,这不是花含烟想要的,她要她的男人开心。如果对方想说,想要将他的一切都告诉自己,花含烟也会非常愿意当一个倾听者,陪他承担一切。

    另外,今晚她的亲妹妹要回家等她吃饭,这让她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个是自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妹妹,正好让他们认识一下。

    李不凡却是眉头一皱,既然能被花含烟说是最重要的人,那就一定是亲人了。

    可是,他也没听说过花含烟有兄弟姐妹啊,她父母还都死了,难道是什么长辈?

    想到这里,李不凡问道:“那我需不需要准备什么礼物?”

    李不凡觉得,既然见家长,那一定要做到一个晚辈应有的礼数。

    花含烟却是摇头笑道:“不用,她性子古怪,寻常东西,都看不上眼。而且,她也不在意这些礼节。”

    说话间,花含烟已经拉着他上了自己的车。

    李不凡又道:“那你让我在会所洗个澡吧,我这浑身臭烘烘的。”

    “回家洗也一样。”花含烟现在是归心似箭,她已经好多年没看到自己的妹妹了。

    一想到自己今晚就能见到妹妹,花含烟就有种热泪盈眶,喜极而泣的感觉。

    时隔六年,姐妹终于要再次重逢,这一次,她一定要弥补对妹妹的亏欠,让她重新接纳自己。

    车子很快便来到了紫气东来别墅区。

    下了车,花含烟拉着李不凡便进了别墅。

    可是,偌大的别墅,虽然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个人。而餐厅里,却是摆了满桌子的可口菜肴。

    “人呢?”花含烟有些着急,生怕因为自己回来晚了,妹妹生气提前离开。

    李不凡却是没有多想:“可能出去散步了吧,我先去洗个澡。”

    “一楼客房就有浴室。”花含烟说完,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别墅,去外面找了。

    李不凡点点头,便去了客房。

    进去之后,门口左手边就有一个房门,李不凡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可紧接着,他便愣在了那里。

    只见卫生间里,正有个女人在淋浴,肤白胜雪,精致的五官散发出遗世独立的美感,玲珑妙曼的娇躯有着完美的比例,多一丝便胖,少一丝不美。就仿佛上天精雕细琢出的完美艺术品,一见惊艳,再见惊艳不减。

    雾气朦胧中,如同让她披上了一层薄纱,多了一股圣洁的高贵之感。

    见到这个美人沐浴景象,李不凡立刻瞪大了眼珠子:“卧槽!花含情?!”

    李不凡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美景,目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花含情回过神来,一边捂着要害,一边失声大叫:“啊……混蛋,流氓,你说什么呢!”

    “我说,卧槽花含情……”李不凡下意识的重复了一下,刚说完,脸就绿了。天地良心,他真没有这意思,就是太特么吃惊了好不好!

    “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你还想睡我,你你……你给我滚!”

    “不是……花含情,我不是想睡你……”

    “难道我不美?我没有魅力?”花含情柳眉倒竖:“让你这个流氓都不想睡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当然是男人,我承认我想睡你,但是……”

    “臭流氓,实话实说了吧!”花含情冷哼一声:“滚滚滚……你给我滚出去!”

    李不凡被关在门外,一脸懵逼,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都想的什么啊?

    你说你不睡她,人家不乐意,骂你不是男人;可你说你想睡了她,人家还特么说你是流氓!

    这当男人怎么就这么难啊?!

    片刻之后,花含情穿上了一件藏青色的复古长袍,散发出清冷而又遗世独立的美妙气质。

    可她的小脸,却是红扑扑的,不知道是美人刚出浴的关系,还是因为刚才的事而害羞。

    李不凡一边抽着烟,一边目光不善的看着这个女人。

    “花含情,你有病吧?老子睡不睡你,你都骂我,我欠骂是怎么的?”

    花含情立刻反唇相讥:“你才有病!去别人家,进屋都不知道敲门么?一点礼貌都没有,还说我呢!”

    “我特么哪知道你在这啊,你洗澡不关门,怪我咯?”李不凡冷笑:“这也就是老子吧,你换个男人试试,保准把你按在地上……”

    “你给我闭嘴!我怎么知道你会来!”花含情极为郁闷,她说什么也没想到,花含烟竟然会把这个男人带过来。今晚可是她们姐妹时隔六年,重逢的第一面啊,应该没有外人打扰才是!

    本来,她刚刚做好一桌饭菜,一身油烟味,便去冲了个澡,却没想到,被这个流氓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老子来我女人的家,天经地义!”李不凡一脸理所当然:“倒是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啊?”

    看着李不凡那神态,花含情有些怄气的道:“这是我的家,我回我家关你什么事?”

    李不凡一愣,接着被气乐了:“花含情,你太不要脸了啊,我刚说完这是我女人的家,你就说这是你家。你这是跟我玩文字游戏,占老子便宜是吧!”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同时也传来了花含烟失望的声音:“凡哥,我找了一圈都没有,看来她还是不想见我,提前离开了。”

    没等李不凡说话,花含情不悦的道:“花含烟,你知道我今晚回家,你为什么要把这个男人带回来?”

    花含烟走了进来,见到花含情,立刻喜极而泣,飞奔而来,将花含情紧紧地抱在了怀中:“情情,太好了,你没走,你吓死姐了,我以为你又不想见我呢。”

    忽然,花含烟想起什么似得,松开花含情,拉着李不凡介绍道:“对了情情,这个男人不是别人,他是你姐夫。”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