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人善被人欺

    “可是,我工作还没做完……”

    柳如妖在一旁笑道:“小美人,你就不要说了,你再说的话,你凡哥心都要疼的碎掉了。快回去休息吧,等状态缓解了,再工作也不迟呀。”

    “是啊,楚楚。状态不好,拍出来的效果也不好,最主要的是,你舍得让你的凡哥心疼你么?”刘娇娇也笑着附和道。

    被大家连劝再打趣,楚楚的脸更红了,声音却是有些苦闷的道:“两位姐姐别瞎说,凡哥都……都已经结婚了。”

    自从得知李不凡结婚的消息后,楚楚就没有再主动找过李不凡,即便是在拍摄组,也几乎很少说话。

    李不凡自然也感觉到了,人家小姑娘放弃了,他当然不会主动去招惹人家,谁让他结婚了呢。

    可眼下,李不凡却是摇头苦笑:“好了,都别说了。走,楚楚,我送你回家。”

    楚楚还不忘和刘青梅打声招呼,这才跟着李不凡离开公司。

    李不凡去过楚楚家,知道位置,便直接开了过去。

    路上,二人都没有说话,使得车厢的气氛,有些沉闷。

    李不凡点燃一根烟,缓缓开口道:“妹子,为了生活去拼,有这种品质是好,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总要量力而行才是。尤其是女人这几天,更要注意。”

    楚楚低着头,声若蚊吟道:“凡哥,你……你怎么知道我……”

    楚楚没好意思再说下去,可她却极为好奇,自己痛经,从没跟任何人说过,凡哥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忘了么,我跟你说过,我有透视眼。”李不凡转过头,看着楚楚眨了眨眼睛:“而且,我不仅知道你有痛经,我还能给你治好。”

    楚楚脸更红了,如果李不凡真的有透视眼,那岂不是自己在他面前,就等于没穿衣服了么?

    说话间,车子已经来到了城中村的路口。车子无法往里面开,李不凡便停了下来。

    “凡哥,你就会说笑!”说完,楚楚推开车门,就要离开。可她的小手,却是被李不凡一把抓住。

    李不凡正色道:“我说的是真的,我真能给你治好。”

    楚楚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那要怎么治?”

    李不凡没有说话,而是先把车门关上,直接把手,放在了楚楚的小腹上。

    楚楚娇躯一震,脸颊更红了,但却没有躲避,甚至还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那样子,仿佛任君采撷一样,说不出的诱人。

    李不凡却是心无杂念,手中热流涌动,缓缓进入楚楚的体内,将她体内的寒邪之气全部融化。

    片刻之后,这才收回手,笑道:“怎么样,现在不疼了吧。”

    楚楚睁开双眼,目中带着失望之色,但下一刻,便充满了惊奇的看着李不凡:“凡哥,你是怎么做到的?真的不疼了!”

    “因为我是医生。”李不凡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眼时间,都快六点了,连忙对楚楚道:“你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楚楚心思一动,李不凡真的有治病救人的本事,那父亲被砸断瘫痪的双腿,不就有希望了么。

    使得楚楚本想邀请李不凡去她家坐坐,可听到李不凡这样说,只能点点头:“那好吧。谢谢你,凡哥。”

    看着李不凡驾车远去,楚楚的心,却是无法再平复下来。

    有机会一定要请凡哥去看看父亲的双腿,凡哥那么厉害,说不定真的能治好呢!

    想到这里,楚楚脸上立刻露出了希望的神色,微笑着朝家里走去。

    然而刚走到胡同口,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啧啧,杜丽没有说错,你还真是傍上公子哥了呢,都有人开着豪车来送你这个丑小鸭了!”

    听到这个声音,楚楚原本溢满笑容的脸,立刻变得难看起来。转过身,便见到了一对母女走了过来。

    女的四十多岁,浓妆艳抹,浑身珠光宝气的,可不仅没有高贵之感,反而充满了庸俗。

    这女人叫金水花,是楚楚的后妈,三年前她父亲腿断了之后,金水花便带着自己的女儿,一走了之了。

    可是,每个月她还会带着自己的女儿过来,收走属于她父亲的低保费,甚至连她打工的钱,也会收刮一番。美其名曰是要给楚楚攒嫁妆,实际上,还不是她们娘俩自己挥霍了。

    在金水花身边的,是她的女儿金冰,和楚楚年岁相仿,但实际上要小一些。

    金冰冷笑道:“傍上公子哥又能怎样,真以为自己就能灰姑娘变成公主了,还不是人家有钱人的玩物,玩腻了就会被一脚踹了!”

    楚楚原本有些畏惧这对儿刻薄尖酸的母女,本能的低下了头,可随即,她便想到了李不凡的话。

    女人,要有自信。人善,不代表就能任人欺辱!

    使得楚楚抬头直视二人,面色不善的道:“你们半个月前不是刚来过么,又没到领低保的日子,你们回来干什么?”

    金冰来到近前,冷哼一声:“你这个贱人,竟然还敢跟我顶嘴了!”

    说话间,金冰一巴掌打在了楚楚的脸上,使得她那白皙如玉的脸颊,立刻出现了清晰的手掌印。使得这一刻,楚楚看起来,格外惹人心疼!

    楚楚咬着下唇,眼圈都跟着红了起来。

    金冰冷哼道:“贱人,有了男人就是不一样,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打烂你的脸,让你找不到男人!”

    “冰冰,不用跟她废话。”金水花走上前来,冷笑道:“楚楚,你都被这个男人包养了,他没少给你钱吧。听妈话,把钱给我,我给你存着,这是你用青春换来的钱,不能让你挥霍了。”

    楚楚气的浑身发抖:“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就欺负你怎么了?”金冰一直嫉妒楚楚比她漂亮,几天前从杜丽那里偶然得知,楚楚傍上了公子哥。当时她还将信将疑,可就在刚刚她亲眼所见,楚楚从一百多万的路虎车下来,能开起一百多万豪车的人,一定是身价数百万以上,甚至上千万的了。

    使得她嫉妒的简直就要发狂,伸手推了楚楚,步步紧逼道:“怎么,你还想找你的那个野男人来收拾我么?”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