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老子玩死你!

    盛诗缘俏脸爬上一层红晕,显得愈发迷人,当真令百花失色,黯淡无光了。

    “老同学,你就别取笑我了。”盛诗缘轻笑间,竟然主动接过了对方的鲜花,立刻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让她轻笑道:“花很漂亮,也很香,我很喜欢。”虽

    然盛诗缘不想和对方过于亲近,但蔡德坤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她不接过花,那就显得太清高了。使得她这个举动,完全就是出于礼貌。这

    一幕,被车里的李不凡,看了个一清二楚,也听了个清楚明白。使得他忍不住在心里大叫了一声卧槽,这男人泡妞有一套啊,嘴巴这个甜,几乎就没有女人能抗拒得了的!

    最特么让他忍受不了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珠子,总是时不时的看向不该看的地方,虽然那贪婪的占有欲被他掩饰的很好,可还是被李不凡看的清清楚楚!“

    玛德,想泡老子的媳妇,活腻歪了吧!”李

    不凡立刻推门下车,朝着二人走了过去。

    “姐,打扮的这么漂亮,你这是要干嘛去啊?”下了车,李不凡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憨笑。见

    到李不凡,那蔡德坤皱了皱眉,低声问道:“缘缘,他是在叫你么?”盛

    诗缘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守在停车场看着自己,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我就是找同学吃个饭,让对方帮忙弄张请帖,你至于这么小心眼么!“

    李不凡,你要干什么?”盛诗缘刚才还春光灿烂的笑脸,立刻变得阴云密布起来。李

    不凡来到近前,笑嘻嘻的道:“当然是关心你了,你那么漂亮,追你的男人那么多,我怎么放心呢?”“

    就算我放心,盛大爷也担心你被一些油嘴滑舌的男人给骗了,所以让我留意一下,你身边都是什么男人。”

    盛诗缘一愣,盛大爷是谁?难道说的是盛天放?李

    不凡说话间,朝青年男人看了过去,然后一脸认真的问道:“你是不喜欢我姐?”被

    李不凡这直白的问话,青年男人有些错愕,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虽然说中了他的心思,可是,直接承认的话,他还担心适得其反。泡

    女人嘛,尤其是像盛诗缘这么优秀的女人,绝对不能让她产生反感,一定要循序渐进。不然的话,很容易被拉入黑名单。

    “咋不说话呢,是不被我说中了?”李不凡追根刨底,不给对方思考的机会,继续问道:“还是我说的有些委婉,你不是喜欢我姐,而是想睡了她?”“

    李不凡,你给我闭嘴!痛快滚回家去!”盛诗缘气的娇躯颤抖,恨不得开车撞死这个混蛋。你说话就说话,怎么听着口音还变了,一股浓郁的乡土方言。

    李不凡不屑道:“你跟我咋呼啥,我这不是关心你呢么。你看这人,我问他他都不吱声,说明心虚,不知道咋说。万一我走了,你被他下药弄床上去,我咋跟盛大爷交代?”

    说到下药,李不凡鼻翼耸动,闻到了一股似曾相似的香气。片刻之后,李不凡目光落在了盛诗缘手里的玫瑰花上,心里顿时了然。

    这香味,是一种名为‘情花’的催情药,药效较为温和,会逐渐的让人产生生理冲动,即便中招,也不会让人有丝毫怀疑,还会以为,自己对身边的异性有了好感。

    李不凡目中寒芒一闪,玛德,想要让我老婆主动上你床是吧,不玩死你,老子就不姓李!

    蔡德坤有些紧张的道:“你别胡说,我对缘缘只是仰慕,虽然喜欢,但绝对没有那种龌龊的心思!”

    “哎呀我去,那还真是我错怪你了。”李不凡一脸愧疚,不好意思的道:“那这样,我请你下馆子,给你赔罪。你不能不给我这个机会,一定要让我给你敬一杯酒,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们要去哪,咱们一起去呗。”盛

    诗缘咬牙切齿的道:“李不凡,我让你回家!”“

    姐,我好不容易来次大城市,就不能让我跟着长长见识,认识认识几个贵人么!”李不凡指着蔡德坤道:“这位大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我跟你们一起,也能多学一点东西啊!”

    蔡德坤看出来了,这个半路出现的臭小子,应该是盛诗缘的穷亲戚。既然是亲戚,那如果跟他处好了,也更容易把盛诗缘泡到手了。使

    得他微微一笑:“缘缘,就让这位老弟也一起去吧,反正也没有外人。”蔡

    德坤打算,等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自己随便找个借口,带盛诗缘离开,照样能巫山云雨,什么事也不会耽误。还能在这臭小子面前,留个好印象,让他给盛天放夫妇说几句好话,到时候自己说不定就能把盛诗缘娶到手了呢。见

    对方同意,盛诗缘极为头疼的点了点头,还不忘瞪了一眼李不凡,似乎在警告对方,不准乱来。

    李不凡则完全当没看到,自己的车也不开了,直接上了青年男人的奔驰。盛

    诗缘对着青年男人歉意一笑:“对不起德坤,我这个弟弟有些不懂规矩,让你见笑了。”

    “缘缘,说这话就见外了,李老弟一看就是实诚人,我很喜欢。”

    李不凡心里冷笑,这个家伙,还真特么是个伪君子啊。不

    多时,蔡德坤开车来到一家档次非常高的法国餐厅。

    下了车,他笑道:“缘缘,今天别跟我抢,我和李老弟一见如故,一定要我请。”不

    等盛诗缘说话,李不凡看着餐厅,啧啧开口:“这饭店一看就有档次,吃一顿饭得好几百吧。我还没吃过这么贵的饭呢。”

    蔡德坤鄙夷的笑了笑,几百算什么,万八千都算少的。嘴里却豪爽道:“李老弟别客气,想吃什么尽管点。”

    “乡下人实在,那我就不跟大哥客气了。”

    盛诗缘不知道这混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她知道,绝对不会是好事!蔡

    德坤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刚进去,不少侍应生都对他热情的打招呼。这让他不由得露出了得意之色。

    三人被带到了一间极有格调的包厢,便坐了下来。李

    不凡露出一副兴奋的神色,那样子就真跟土包子进城一样。

    “蔡大哥,我可真不跟你客气了啊。”

    蔡德坤笑道:“你如果跟我客气,我还不乐意呢。”

    李不凡咬了咬牙,对着那侍应生道:“给我来十串羊腰子,十串猪尾巴,还有羊肉串,越多越好,我胃口大。”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