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他老婆是不是母夜叉?

    刚才听到李不凡的声音,花含情非常吃惊。本来她以为,盛诗缘会和什么职场精英,或者是极为优秀的贵族公子在玩情调,却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便宜姐夫。使

    得她转过了身,目光极为复杂,搞不明白,盛诗缘这个传奇女人,怎么就会看上这个风流无度的混蛋了呢?问

    题是,他们不是远亲么?花

    含情心里莫名的有些来气,看都没看李不凡,淡漠的道:“我什么也没看到,我就是来送资料的。”这

    语气,仿佛在跟盛诗缘站在了同一战线,故意气李不凡一样。“

    花总,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呢么!”李不凡故意整理了下衣服:“这么大个大美女骑在我身上,你竟然说没看到?”“

    你要是再晚进来一点,我的衣服怕是都要被脱光了。”李不凡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幸好你及时赶到,我也能避免被潜规则了。”说

    完,李不凡没有去看两个女人那震惊到极点,气愤到极点的神情,迈步就走了出去。这

    一刻,盛诗缘恨不得手中有个一百米长的大刀,砍死这个臭不要脸的混蛋。竟

    然还说自己要扒光他的衣服,还弄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你那脸皮是水泥做的么,厚的都能防弹了!

    盛诗缘有些晕眩,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有种直觉,照此下去,不出一年,她就会被这个混蛋气出心脏病来!

    花含情自然也知道,这个混蛋气人的本事,那是无人能及,一张嘴能把一个大姑娘说的去上吊跳河,自然是不信他的话。

    “缘缘,你别激动,犯不着和这个混蛋生气。”花含情连忙走到盛诗缘近前,一边轻抚她的后背,一边劝道:“而且,他说的话,我也不会相信。”

    二人坐在了沙发上,盛诗缘长叹口气:“情情,多亏是你,换个人我都解释不清了。不过……看来你也很了解他,是和他很熟么?”花

    含情顿时紧张起来,二人何止是熟啊,关系还复杂到了极点呢!不

    过,这话花含情是绝对不能说的,而是忽然起身,给盛诗缘把水杯拿了过来,仿佛是要掩饰内心的慌乱一般。“

    之前有被他气过,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他的秉性。”

    盛诗缘喝了口水,再次轻叹口气:“我是天天都被他气。上班在公司被气,晚上回家,还被这个混蛋气,真不知道……算了,不说他了。”

    “对了,情情,你刚才说送资料。”盛诗缘一说到工作,立刻恢复了女强人的风范:“什么资料?”花

    含情这才想起这事,起身将掉落在地的资料,拿了起来,对盛诗缘道:“这是我托马兰戈尼学院的同学整理的,里面都是一些年轻又非常有才华的建筑设计师。”“

    他们虽然没有什么丰富的工作经验,但有想法,敢于创新,应该有你想要的人才。”盛

    诗缘接过资料,一边翻看,一边开口道:“展览馆的地点已经选好,孟楠也把他设计师的图纸给我看了,但我都不怎么满意。我想要的是,既要有现代的流行元素,也要兼容华夏古典的气息……”“

    这里面有两个华夏人,在国外学的建筑,你可以先跟他们聊一下,让他们做个设计图给你看看。”花含情建议道。

    盛诗缘点了点头:“行。你也回去休息吧,我回去慢慢看。”花

    含情也点了点头,忽然,她开口问道:“缘缘,撇去工作不说,咱俩也是朋友。你跟我说实话,你和李不凡真的是远亲么?”“

    怎么,你不相信我?”盛诗缘心里咯噔一声,生怕自己和李不凡的关系,被外人知道。但神色上,却显得很平静。“

    我只是好奇,既然是远亲,这个李不凡,怎么还能说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他就是个流氓,无赖,痞子。”盛诗缘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咬牙切齿的道:“不然的话,花姐那个地头蛇怎么会看上他,还不是二人臭味相投!”花

    含情的脸色立刻古怪起来,什么叫臭味相投?李

    不凡那个混蛋,能跟我姐比么?!

    “一定是李不凡勾搭的花姐,这个混蛋,都结了婚,还搞婚外恋不说,最可恶的是,竟然还在公司玩潜规则。”花含情越说越来气:“缘缘,你还不知道呢吧,拍摄组新晋女神楚楚,多单纯的一个小姑娘,被他花言巧语哄骗的着了魔一样,整天出双入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才是两口子呢。”

    这下子,轮到盛诗缘脸色难看了。花含情怎么知道李不凡结婚的?而

    这个混蛋,真的跟公司的模特搅和在一起了?

    “缘缘,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盛

    诗缘轻咳一声,解释道:“他结婚的事,家里有意隐瞒的。我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家里隐瞒,他可没隐瞒,拍摄组的人都知道他结婚了。”花含情有些酸溜溜的道:“而且,他还说是他那神秘老婆不让说的。这么惧内,有能耐别搞婚外恋啊!“

    “最可恶的是,他还给自己找借口,说什么和老婆没感情,完全就是被逼无奈才结婚的。”

    花含情虽然是设计部总监,但拍摄组也归她管,自然也听模特们说起过这件事。盛

    诗缘双拳紧握,如果不是花含情的话,她还不知道,这个混蛋,一方面口口声声说想要和自己洞房,另一方面,还在外面说和自己没感情。

    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忽然,花含情想到什么一般,问道:“缘缘,这个李不凡,是不是为了躲避他那个老婆,才来投奔你的?”“

    他老婆是不是很凶、很丑、很胖的一个母夜叉?”花含情道:“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躲到这里上班呢。”这

    一刻,盛诗缘真想反问花含情:我凶么、我丑么、我胖么?我是母夜叉么?!

    “好了情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盛诗缘有些不悦道:“关于李不凡结婚的事,以后不要再说了。”花

    含情有些狐疑,我不过是说他老婆,又没有说你,你干嘛这么激动?

    难不成,他老婆是你什么亲戚?花

    含情也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盛诗缘又一次的长长叹了口气,被李不凡气的肝疼不说,还要头疼蔡德坤会不会在外面造谣,说自己是石女。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