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盛诗缘找楚楚谈话

    第二天一早,盛诗缘刚来到公司,就叫秘书王晓卉,将楚楚叫到了办公室。盛

    诗缘站在玻璃窗前,神色清冷,初升的骄阳,在她脸上度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使得她看起来,高贵而又典雅。配上那冰冷而又强大的气场,宛若君临天下的女王,俯瞰着脚下的东方市。风

    华绝代!颠

    倒众生!

    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总裁,楚楚显得紧张中,又带着一丝拘谨,怯怯的道:“总裁,您叫我。”盛

    诗缘微微转头,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楚楚。精

    致的五官化着淡妆,犹如出水芙蓉一般,散发着青春朝气。一身水蓝色束腰裙,白色凉靴,如同江南水乡的女子,婉约而又楚楚动人。尤

    其是此刻,那明亮有神的双眼,带着一丝无辜,饶是盛诗缘这个女人,心里都有了一种我见犹怜之感。

    盛诗缘忽然微微一笑:“别紧张,过来坐。”

    说话间,盛诗缘朝着沙发走了过去。

    楚楚听话的走了过去,见盛诗缘落座,这才坐下。

    “模特做的还习惯么?”盛诗缘问道。

    楚楚点了点头:“谢谢总裁关心,都挺好的。如果我哪做的不好,同事们也都非常照顾我。”“

    那就好。”盛诗缘不着痕迹道:“我就担心你阅历浅,人又单纯善良,被某些图谋不轨的人给欺负了。”

    “总裁说笑了,拍摄组的人都非常好。”

    “我是认真的。”盛诗缘轻叹口气:“你这么漂亮,我怕再有类似洪涛之流的猥琐小人,用尽各种办法接近你,从而对你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楚楚虽然单纯,但并不傻,仔细一思索,就听出来了盛诗缘的弦外之音。“

    盛总,您怕是多虑了,凡哥他不是那种人。”

    “你既然知道我说的是他,那就说明,在你潜意识里,他有给你带来伤害的可能。”盛诗缘一眨不眨的看着楚楚,目光犀利,仿佛能看到对方的心里。

    楚楚心头莫名一疼,但随即秀气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迎视着盛诗缘的目光,想也不想道:“在爱情里面,谁都有被伤害的可能,我有,凡哥也有。而正因为有爱,才会受到伤害。”盛

    诗缘一怔,没想到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竟然在自己强大的气场下,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你怎么就知道李不凡是爱你的?你了解他么?你知道他的过去么?你能接受的了他一身的臭毛病么?”盛诗缘轻哼一声:“他就是个风流无度,下流无耻,粗俗暴躁的混蛋!”“

    你和这个混蛋谈情说爱,傻丫头,吃亏的迟早是你!”

    虽然盛诗缘是好心,但若是让李不凡听了这番评价,怕是会立刻给盛诗缘按在地上,打一顿屁板子。

    楚楚忽然笑了:“盛总,冒昧的问下,你没有谈过恋爱吧?”盛

    诗缘一愣,茫然的摇了摇头。“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如果他心里有你,看你的眼神,是温柔的,是宠溺的,是恨不得将全世界都给你的。”楚楚继续道:“我在凡哥的眼睛里,能看到这些。”“

    还有,凡哥根本就不是你说的这种人。他温和有礼,为人随和,风流却不下流,多情却并不滥情。虽然有时候会动粗,会骂人,但那才是一个男人的真性情!”盛

    诗缘紧紧的皱着眉,她没想到,这个混蛋在楚楚的心里,都要达到完美的境地了。使得她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力感,还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使得盛诗缘脸色一沉,转而问道:“那他结婚了,你知道么?”

    “我知道。凡哥从来没有隐瞒我,而我也不在乎。”

    “可他的妻子会在乎。”“

    凡哥说了,他们夫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感情。”楚楚的神色,忽然变得暗淡起来:“如果凡哥的妻子找上我,我会退出,不让凡哥难做。”

    这一刻,盛诗缘有种说出事实的冲动:我就是你凡哥的妻子!我非常在乎!

    不过,盛诗缘当然不可能说出口的。她转而再次问道:“那如果李不凡和他妻子离婚了,你会嫁给他么?”

    “他若娶,我就嫁。”

    盛诗缘心中的无力感和暴躁情绪更浓,这个混蛋,到底给这个小姑娘灌了什么迷魂汤?怎

    么对他这么痴情,这么死心塌地呢?!

    盛诗缘也知道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便无奈的挥挥手:“好了楚楚,希望你不要忘记今天的话。回去工作吧。”

    ……李

    不凡来到拍摄组就没看到楚楚,询问之下,才得知楚楚还没来。正要打电话呢,就见到楚楚过来了。

    “楚楚,怎么才来?”“

    我刚到公司楼下,就被总裁叫去了。”“

    盛诗缘?”李不凡眉头一挑,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小娘们叫你干嘛去了?”见

    楚楚欲言又止,李不凡道:“来我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李不凡立刻问道:“盛诗缘那小娘们有没有为难你?”楚

    楚摇了摇头:“没有,盛总人很好的,就是问我现在工作习不习惯。”

    “没有说我坏话?”楚

    楚哪会说谎,立刻低下了头。

    李不凡冷笑:“就知道这小娘们叫你,准没好事!”

    “她都跟你说什么了?”李不凡都能想象出盛诗缘一副很了解他的样子,然后把他数落的一文不值:“是不是把我描述的十恶不赦,是个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流氓?”

    “她说我不了解你,和你在一起,会受伤害。”“

    那你怎么说的?”

    “我相信凡哥不是那种人。而且,就算被伤害,我也不会有怨言,爱情,本来就是没有定数的。”李

    不凡搂着楚楚,忽然有些不忍心吃掉这个单纯善良的姑娘了。…

    …

    一晃,便到了下午。

    因为盛诗缘担心蔡德坤蓄意造谣,便时不时的盯着网络新闻。生怕上面出现自己是石女的帖子之类的。

    不过,让她安心的是,并没有这类谣言。反而还看到了卫生局发布的公告,说是下午三点穆老会亲临卫生局,就神医会诊一事,召开记者招待会。

    而内容正是关于请帖一事,时间则是下午三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