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美女吃香蕉

    李不凡直接去了卧室,却没想到,盛诗缘也在卧室。

    此刻的她斜倚在床头,手中拿着一本时尚杂志在看着。一袭红色的丝质睡衣,衬托的肌肤,愈发水嫩白皙,即便是在安静的看书,那强大的气场,依旧显得她高不可攀。

    李不凡将牛奶放在了床头柜上,轻叹口气:“我没有想回来,是路过这里的。”

    盛诗缘没有抬头,但双手却是忍不住一抖,美眸中闪过一抹气恼,不过并没有说话。

    “其实,你不用这样折磨自己,既然懒得跟我做戏,不如我们直接去离婚,一拍两散,各自安好。”李不凡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继续道:“反正你也不希望我回来,离了婚,我就会永远消失在你面前了。”

    盛诗缘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向李不凡,冰冷问道:“你想离婚?”

    “难道你不想么?”

    “想……也不想。”盛诗缘道:“我和陆倾城还有赌注约定,一年内不会离婚。所以,即便我再想,在一年之内,我都不会和你离婚的。”

    “那你就这么折磨我?”

    “我没有限制你自由,更没有限制你去外面风流快活。”盛诗缘坐起身子,紧紧盯着李不凡:“哪怕你在公司给我惹了一出又一出的闹剧。”

    “我现在连你面都不见,我又给你惹什么闹剧了我?”李不凡有些无语,只要和这小娘们说话,对方保准会数落他的不是。

    盛诗缘冷哼一声:“头几天你和女模特伊莎贝尔的风波刚平息下来,今天你又说花总要潜规则你。”

    “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人家花总怎么可能潜规则你?”

    “我德行不好,那你跟我离婚啊!”

    “想离婚?让你那姐姐赢了我?”盛诗缘一字一顿道:“休想,我就不和你离婚!”

    李不凡一怔,这娘们怎么就喜欢和他唱反调呢?

    “行,你不离婚是吧……”李不凡咧嘴一笑,将烟头掐了,起身便躺在了盛诗缘的身边:“那老子就继续泡你,直到让你真正爱上我,我让你输给陆倾城输的心服口服!”

    “我输?做梦吧你!”盛诗缘踹了李不凡一脚:“你给我下去,这是我的床!”

    “你给我离婚手续,我就下床,要不然,等你睡着了,老子就给你扒光吃净!”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说话间,李不凡伸手掐在了盛诗缘的脸蛋上。

    盛诗缘吃痛,伸手在李不凡的耳朵上狠狠掐了起来。

    “我靠……疼!”李不凡感觉耳朵要掉了一般,这个小娘们,闹着玩下死手啊。

    他的耳朵,只有两个女人能掐,一个是安玲珑那个妖孽,一个就是陆倾城这个女魔头。如今,盛诗缘竟然也掐了起来。

    “你还知道疼呢,你整天掐我你怎么不说?”

    “我是看你可爱。”

    “可我看你就是欠掐!”

    李不凡不在的这几日,盛诗缘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失眠了。心里莫名的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仿佛原本属于她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般。

    而如今,闻着李不凡身上那独有而又熟悉的阳刚味道,心里莫名感觉非常踏实,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小手嗖然滑落,李不凡一怔,看着近在咫尺的冰山美人,此刻没了冰冷的气息,反而多了一份沉静的美,甚至嘴角还带着一抹满足的弧度,让他有些狐疑:“盛诗缘,你是不是在装睡试探我呢?”

    李不凡拍了拍对方的脸蛋。

    盛诗缘慵懒的朝着李不凡怀里拱了拱,继续沉沉的睡着。

    李不凡一怔,忽然咧嘴了乐了。

    这个外冷内热的女人啊,嘴上不留情的说着讨厌他的话,可这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李不凡搂着怀中柔弱无骨的娇躯,也睡了。

    ……

    次日一早,二人吃了饭,一同去了车库。

    李不凡忽然道:“老婆,中午一起吃个饭啊,我晚上还搂你睡。”

    “谁用你搂了,你睡觉把你那手爪子放好,别动手动脚的!”一早起来,盛诗缘要气疯了,这个混蛋,竟然将那可恶的手爪子搭在了自己的胸口!

    “明明就是你钻到我怀里的。”

    盛诗缘瞪了一眼李不凡便上了车,她现在也知道了,跟这个混蛋,是说不出什么子午卯酉的,干脆不说话,自己也能少生点气。

    李不凡开车路过七号别墅的时候,将车停了下来,下车按响了门铃。

    片刻之后,麻美木柰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得不说,这个成熟丰满的御姐,不管穿什么,都透着万种迷人风情,哪怕是一身素雅的家居装,也被穿出了性感的味道。

    “美女,你的脚好点了么?”

    “谢谢关心,已经好多了。”麻美木柰子礼貌一笑:“你一大早来,就是问这个的?”

    “我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成为美女你的入幕之宾。毕竟,我可是帮了你的。”李不凡露出一个绅士微笑:“哪怕只是喝杯咖啡,闲谈两句。”

    麻美木柰子目中闪过一抹疑惑,嘴里却是笑道:“不巧,我要去上班了。”

    李不凡失望的摇头轻叹:“你们岛国人还真是没礼貌啊,对帮助过你的人,连一杯咖啡都如此吝啬。”

    麻美木柰子有些不耐烦,但依旧微笑道:“改日我请你去外面喝。”

    “宁可去外面花钱,也不让我进去。”李不凡眉头一挑:“难道你屋里有秘密,金屋藏娇了?”

    “金屋藏娇不是你们男人才会做的事么。”麻美木柰子对于华夏文化,还是知之甚深的,连金屋藏娇的典故都知道。

    “女人也可以金屋藏娇啊。”李不凡忽然咧嘴一笑:“香蕉。”

    麻美木柰子先是一愣,随即小脸一红,但嘴上却是不落下风,一本正经的道:“还真是被你说中了,我最喜欢吃香蕉了。”

    “啧啧,美女吃香蕉,那画面一定非常刺激。”李不凡忽然语重心长道:“不过,小吃怡情,大吃伤身。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