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她没来?

    这一幕,立刻将众人惊了个呆!

    这什么情况,穆老竟然叫这个农民工小先生,还抱拳躬身,这个农民工,到底是什么人?

    尤其是赵子迪和关统,全部都瞪大了双眼,更是不可置信的道:“穆老,你……真是你邀请他来的?可他……”

    “我的话,还不够明白么?”穆老不苟言笑的样子,威严十足:“小先生是我尊贵的客人,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李不凡咧嘴一笑:“穆老,早知道这里尽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就该给我一张请帖,也就不用浪费口舌了。”

    穆老歉意一笑:“是我的疏忽,小先生见谅。”

    “如果小先生心里不痛快,我这就收回他们的请帖,让他们离开会诊。”

    嘶!

    听到穆老的这句话,众人立刻倒吸口气,脸色纷纷大变。

    他们手中的请帖,可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得到的,算上搭的人情,价值远远超出二百万。

    使得众人立刻纷纷开口,给李不凡道歉,甚至有不少人,都埋怨的看着赵子迪和关统,开口指责他们。

    关统和赵子迪,说什么也没想到,李不凡这个看起来跟农民工一样的小子,竟然真的会是穆老邀请进来的。

    “穆老,我们也是为了会诊着想,不要收走我们的请帖。”

    李不凡看二人急的满脸通红,轻笑道:“想要留在这里,就再交两百万,就当为神医慈善机构多做点贡献了。”

    二人心里这个苦涩,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他们还是跟着穆老,老老实实的交了二百万。

    见到这一幕,围观的人,全部都心有余悸的离开了。姜欣和张涛等人,则是暗暗心惊,这个李不凡,到底是什么人,连穆老都要这么维护他,讨好他?

    在天盛集团是李少,在星灿是大股东,如今就连名满国际的神医弟子,都要叫他一声小先生!

    姜欣目光充满探寻的看着李不凡,真不知道这个看着普通的男人,到底还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身份?这让她对李不凡的兴趣更浓了。

    使得姜欣灵机一动,忽然拉着楚楚的手,极为亲密的道:“楚楚,我们要过去化妆了,你陪我们一起去吧,你可是天盛的御用模特,在着装上也能帮助我们一些。”

    楚楚虽然不想去,但也不好拒绝,便将目光落在了李不凡的身上,一切都让他来做决定。

    李不凡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姜欣,准没好事,刚要拒绝,他便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的女人。

    这女人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眉眼藏有英气,顾盼之间风情万种。身上更是散发着强势霸道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

    那姣好的容颜,虽然美的无可挑剔,可却带着点点憔悴,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疼。

    李不凡咧嘴一笑,这个小烟花,哪怕累到憔悴,却依旧不减她的霸道之态。

    “你先去吧,一会我找你。”李不凡扫了一眼姜欣等人,叮嘱道:“如果有人欺负你,记得告诉我。”

    楚楚点了点头,便和姜欣等人离开了。

    也是此刻,花含烟来到了近前,眉眼带笑眸中含情的看着李不凡。

    “小烟花,你都瘦了。”李不凡心疼之下,不无埋怨道:“陆倾城也是的,这都多少天了,人也没安排过来。等回头我催催她。”

    花含烟却是置若罔闻的四下看了看,然后挑眉问道:“她没来?”

    “谁?”

    “盛诗缘。”

    “好好的,问她干嘛。”

    “这么说,她没来了。”花含烟话声落下,踮起脚尖,搂着李不凡便亲了过去。

    充满相思的一吻,依旧带着她的霸道和热烈。

    直到呼吸不畅,花含烟才结束这一吻,凑在李不凡的耳边,低声呢喃:“我想你。”

    李不凡的心,立刻就被融化了,恨不得立刻找个没人的地方,将这个霸道的女人压在身下。

    “那今晚有时间么?”

    花含烟暧昧一笑,点了点头:“前两日招了一个能力出众的助理,我带了两天,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就算我两天不去,也没什么问题。所以,这两日我会好好宠幸宠幸你。”

    “就是不知道,凡哥你能不能承受住?”

    李不凡咧嘴一笑:“看来上次我惩罚你的还不够重啊,竟然还敢怀疑我的能力。”

    “你难道没听说过,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么?”花含烟咬了咬唇,充满挑逗的道:“不过,我倒希望,自己能成为第一个被耕坏的地。”

    李不凡没想到这个小烟花,越来越奔放了啊,他有种直觉,如果再继续说下去的话,一定会出事。

    使得李不凡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对了小烟花,你怎么来这了?如果身体不舒服,你跟我说就行了啊。”

    花含烟轻叹口气:“神医难得来一次,我本来想带情情来的。可她……你也知道,她性子清冷,不喜欢这种场合,更不喜欢和我同行。”

    “她身体不好?”

    “我只是想尽我能力,让她过的更好。”

    李不凡轻叹口气,刚要安慰两句什么,忽然听到一旁有几个女人低声议论着。

    “你们有没有看到门口的那辆黑色宾利,那可是天盛集团总裁,盛诗缘的座驾。”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都能来,人家近千亿身价的人,当然能来了。”

    “你说错了,我们能来,她却进不来。我听说,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即便花大价钱也没买到请帖,只能可怜巴巴的守在外面了。”

    “活该,让她傲娇高冷,平时一副谁都不放在眼中的样子,这下遭到报应了吧!”

    这几个女人,一脸幸灾乐祸。没办法,盛诗缘是东方市最具传奇色彩的女性,难免遭人嫉妒。如今听说了这件事,自然免不了有些人在背后议论诋毁。

    花含烟一惊:“她们说的是真的么?”

    “嗯。”李不凡点了点头:“蔡德坤仗着自己老子是局长,利用请帖,逼迫盛诗缘嫁给他。”

    “那他这不是撬你墙角呢么?”花含烟冷笑道:“凡哥,要不要我做了他?”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