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你好像女唐僧

    “不敢。”白落雪被白战枫这充满杀机的话吓得缩了缩脖子,虽然害怕,但依旧胆战心惊的道:“少爷误会了,我就是看不惯李不凡这嚣张霸道的样子。尤其是他在少爷你面前,还敢这么放肆,简直就是该死!”

    白战枫轻哼一声:“他也狂妄不了多久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是他的死期!”

    经过今天的交手,让白战枫觉得,李不凡活着,对自己的生命都有了威胁,而且,他无法接受,同龄人的实力高于他,使得他愈发迫切,想要弄死李不凡。

    话声落下,白战枫起身去了角落无人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了自己爷爷白凤祥的电话。

    而白凤祥,正是逍遥派拍在前五的高手。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个颇为和蔼的声音,但隐隐的却是带着一抹杀机:“小枫,你去东方市也有段时间了,查清了你三爷爷失踪的原因了么?”

    “爷爷,基本已经确定,三爷爷是被一个叫李不凡的青年杀死的。他也是个古武高手,就在刚刚,我和他有简单的交手,元叔说,即便是我们二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白战枫面对自己的爷爷,还是有些收敛,老实的回道。

    “李不凡……这个名字,怎么如此耳熟?”

    “爷爷,你忘了么,十年前被三爷爷杀死的小杂种,叫李凡尘,和这个李不凡的名字,的确有些像。”白战枫解释了一句,随后继续开口道:“不过,那个小杂种都已经死了,这个家伙我也调查过,很是神秘,摸不透他的来历和师承。爷爷,你什么时候能来给三爷爷报仇,我都已经等不及了。”

    白凤祥沉吟片刻,缓缓问道:“李不凡……李凡尘……小枫,你看这个叫李不凡的和当年那个杂种有相像之处么?”

    “像?没觉得像,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见了他第一眼,就特别烦躁,恨不得将他一剑斩杀!”接着,白战枫再次问道:“爷爷,你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

    “我目前还有些事要处理,并不在国内,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过去。小枫,在我去之前,你不要和他正面交锋了,但若是能打探出他的背景来历,那就最好。”白凤祥再次叮嘱道:“但是,这要在你生命没有危险的前提下,懂么?”

    ……

    路上,囡囡一脸别扭,那神情就跟吃了一只苍蝇似得。

    李不凡觉得好笑,忍不住开口打趣道:“小丫头,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小跟班,能成为你家小姐的入幕之宾很意外啊?”

    “哼,算你还有自知之明!”囡囡拿出棒棒糖,噘着小嘴,气鼓鼓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说真的,我也很意外。”李不凡一脸认真道:“不过,我意外的是,你家小姐竟然死皮赖脸的要见我。唉,这人太帅,就是烦恼啊。”

    囡囡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不凡,瞪大了双眼:“你……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竟然敢这么说我家小姐,你……”

    “你激动什么,哥说的是不是实话?是不是我拒绝了,你家小姐一再请求要见我的?”

    囡囡瞪着李不凡:“你你……你这个讨厌鬼,你太讨厌了!”

    “可你家小姐喜欢我。”

    “你这是自作多情!”

    囡囡要被李不凡气疯了,她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惹人厌的讨厌鬼!

    当李不凡来到木屋附近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目光随意的扫了两眼,接着,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却是依旧大踏步的进入了木屋。

    木屋摆设很简单,一张休息的床,还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

    此刻椅子上正坐着一个轻纱遮面,身穿汉香长裙的女人,脊背笔直,长发如瀑,只是坐在那里,看不到脸,也会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李不凡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坐在了乐仙的对面。

    乐仙不以为意,轻轻的摘下脸上的轻纱,动作大方而又自然,好似面对多年至交老友一般,接着便露出了一张美的无可挑剔,足以称之为国色天香的脸来。气质犹如高山雪莲,冰清玉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超凡脱俗的灵气。

    美女!

    而且还是一个有气质的极品美女!

    饶是李不凡这个见惯了各种极品美女的人,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这个乐仙,当真是个天仙似的人物。不由得,便多看了两眼。

    那囡囡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么?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囡囡,不得无礼。去泡两杯清茶来。”乐仙哪怕是训斥,那声音也充满了温柔,说不出的动听。

    囡囡气鼓鼓的瞪了一眼李不凡,这才转身离开。

    随即,乐仙微微一笑,两颊浮现出让人目眩神迷的酒窝:“我叫叶伊人,多谢先生赏脸,能够和我促膝长谈。”

    李不凡有些无语的道:“你别跟我文绉绉的,我浑身不舒坦。还有,我叫李不凡,你别先生先生的了,搞得我就像七老八十似得。”

    叶伊人歉意一笑:“先……李先生别见怪,实在是我古书看的多了,不自觉就如此开口……”

    “行了,别说这些废话了,你把我叫过来,到底想说什么?”李不凡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对方虽然是美女,但是,他也没有过于客气,因为他在这木屋附近,感觉到了杀机,难保不是这个叶伊人不坏好心。

    这叶伊人的性格,好像非常好,哪怕李不凡态度如此不耐,也依旧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伊人只是觉得,能在茫茫人海,芸芸众生中有幸遇到知音,心存感激,不胜欢喜……”

    李不凡满头黑线,这女人怎么跟西门雅风似得,就会掉书袋子,还能不能正常说话了?

    “你觉得我是你知音,可我觉得,你是我的唐僧呢,还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女唐僧!”李不凡实在忍受不了,苦着一张脸道:“大姐,你有什么话,痛快的说不成么,至于在这掉书袋子折磨我么?”

    叶伊人没想到自己给李不凡的印象会如此差,有些哀婉的轻叹口气:“伊人自小孤苦,虽然现在有些声名,但也是颠沛流离于世。今日我在先生笛声中,也听到了与我相似的际遇,以为在世间找到知己。”

    “既然先生如此说了,伊人也不会强留。”叶伊人惋惜中,还带着一丝洒脱:“不过,还是请先生喝下一杯清茶再走,也不至于伊人怠慢了先生。”

    说话间,囡囡端着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放下之后,直接给李不凡倒了一杯:“你不是要走么,那就快点喝了这杯茶。”

    李不凡接过了茶,目中厉芒一闪,挑眉看向囡囡,仿佛要看透对方内心。

    囡囡在李不凡那犀利的目光下,眼神有些闪躲,神情不自然的催促道:“看我干什么,快喝啊,凉了就不好喝了。”

    “好,那就如你们所愿。”李不凡大有深意的看了二人一眼,仰头把茶就喝了下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