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给自己气死了

    孟楠直接傻眼了,他说什么也没想到,盛诗缘不仅嫁人了,还嫁给了李不凡。之前的准备,让他志在必得,可如今看来,自己就特么跟一个小丑似得,用拙劣的演技,表演出让人耻笑的节目。

    使得他急怒攻心,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脸色也从涨红,转为病态般的苍白。

    孟凡金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本以为今天能让这个盛诗缘嫁入孟家,却是被对方一家直接当众打脸。

    无比狠辣!

    也无比疼痛!

    但是,纵横东洲省一辈子的孟凡金,哪能轻易忍下。

    使得他冷哼开口:“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

    “盛诗缘,我还真是低估你了,一边跟我孙子签了合同,但却是在暗中,做好了过河拆桥的准备。”孟凡金冷笑连连:“高,实在是高!”

    孟凡金随即看向下方,沉声道:“大家也都看到了,合同的日期,和他们结婚的日子,相差不过两天而已。另外,盛诗缘既然和李不凡结了婚,为什么不公布?”

    “这就说明,盛诗缘想在今天之事结束后,利用完李不凡这个挡箭牌,便再次一脚给他踹了。过河拆桥嘛,能玩一次,也能玩两次。”孟凡金大有深意的看了眼李不凡,明显有挑拨离间的意思。

    既然撕破脸了,既然得不到盛诗缘这个孙媳妇了,孟凡金不介意将对方的名声搞臭!

    毕竟,孟家的脸,不是那么好打的!

    谁打,谁就要付出代价!

    “为了掏空我孙子的公司,你盛诗缘才是真正的煞费苦……”

    不等孟凡金说完,李不凡冷笑道:“少特么在这里混淆是非,孟楠为什么签下这份合同,还不是因为他生活不检点,感染了绝症,为了让老子给他治病,才求着我老婆签的合同。”

    孟楠就跟被踩到了尾巴一般:“我感染绝症?我感染什么绝症了?你有证据么?”

    李不凡早就看到大红了,对着大红招手道:“来,他要证据,咱就把证据拿给他看!”

    大红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立刻走上高台,将手里的病例,摆在了摄影机前。

    不用说话,众人就看了个清楚明白。

    HIV!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

    “参加了神医会诊的人,都知道,孟楠找过神医询问过。”李不凡微笑开口:“大家也都知道,神医和我是老相识,我也略懂医术,恰好能治疗孟楠的病。”

    “当初孟楠为了死马当活马医,跪着求我给他开方子治病,我才让他签下这份合同的。压根就没有我老婆什么事,甚至也可以说,是我逼着我老婆拟定的这份合同。”

    “想要欺负我老婆,我就要他付出代价!”李不凡忽然转头,看向孟楠:“孟楠,你胆子可真大啊,为了打我老婆的主意,还叫人偷拍相片,在网上制造出和她的绯闻,你特么的真够阴损的了!”

    孟楠被气的摇摇欲坠,呼吸急促道:“说话要讲证据,否则我会告你诬蔑!”

    “你要证据,我就给你。我不仅有物证,还有人证。”李不凡再次冲着下方一招手:“带上来。”

    刺青和几个小弟,立刻带着三个黑西装上了高台,然后道:“这么多人在呢,你们要是敢说一句假话,我就给你们送去局子里喝茶去!”

    三个黑西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三人是东方市开私家侦探的,经常搞偷拍,和多家媒体都有往来。

    使得他们说出实情后,与他们有过合作的媒体,都相信了。

    孟楠又一次傻眼了,心神也乱了,直接破口大骂道:“你们三个杂碎,老子给你们钱是办事的,不是让你们出卖我的。你们给我等着,我要让你们全家都为你们陪葬!”

    李不凡点了根烟,戏谑笑道:“孟楠,只怕你没那个机会了,知道为什么么?”

    “因为你活不过一分钟了。”李不凡淡淡一笑,充满了自信。

    “真是大言不惭,我还活不过一分……”话没说完,孟楠脸色大变,目中带着极为震撼的神色,接着便再次口喷鲜血,更是双手抓着心口,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

    众人见到这一幕,都跟见了鬼似得,无比惊讶。

    而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孟楠噗通一声,仰面倒地,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孟楠的父母,立刻扑了过去,痛哭起来。

    孟凡金则是猛地看向李不凡,近乎咆哮道:“你个杂种,对我孙子做了什么?”

    “大家都看到了,我什么也没做啊。”李不凡无辜的耸了耸肩。

    “你什么也没做,为什么孟楠会死?”

    李不凡嗤笑出声:“还能为啥,当然是你孙子作孽太多,偷鸡不成蚀把米,活活把自己给气死了呗!”

    “你……你个挨千刀的小杂种,我和你拼了!”孟凡金神色狰狞而疯狂的扑向李不凡。

    然而就在这时,赶到现场的邢红春一声厉喝:“住手!”

    这一声厉喝,中气十足,使得孟凡金不由得转头看去。

    “老邢?!”孟凡金表情一呆:“你怎么来了?”

    邢红春在体制内的身份,即便是孟凡金,也要忌惮三分。

    “我来这里,是调查几个案子。带上你们孟家人,跟我走一趟吧。”邢红春面无表情道。

    孟凡金忽然想到了刘家覆灭的那天,使得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案子?什么案子?跟我们有关系么?”

    “现在,是我的孙子,被人害死了,你要带,也是带他走!”孟凡金转头指向李不凡。

    邢红春并不认识李不凡,当即皱起眉头,可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对方开口了。

    “邢红春是吧,我叫李不凡,你收到的那封邮件,也是我叫人发给你的。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当着大家伙的面,将你收到的信息,都公布出去,这样……”李不凡看向孟凡金等人,咧嘴一笑:“他们就不会负隅顽抗了。”

    人的名树的影!

    虽然没见过李不凡,但是这个名字,邢红春可是听过的。

    那可是跟燕京女魔头关系非常好的存在。他可还记得,上次,就是因为李不凡被抓,惹得燕京那位女魔头大闹市局,给他打电话兴师问罪来着。

    面对这样一个身份神秘的人,他……不能得罪!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