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味道怎么不一样?

    此刻,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李不凡,并不知道盛诗缘的心思。否则,一旦让他听到这句话,绝对会大吃一惊,然后再趁机做点增进感情的事来。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伊莎贝尔脸上带着讨好般的坏笑,来到了近前。更是直接绕过办公桌,去了李不凡的身后,给他揉捏起肩膀来。

    “冥王,喜当爹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要不要假戏真做?”

    李不凡没好气的转过身:“做你妹!”

    “可惜我没有妹妹,不然我一定满足你。”伊莎贝尔拉着李不凡的胳膊,撒娇似得道:“好了冥王,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么。看看你老婆会是什么反应,毕竟你外面还真有别的女人,万一有一天,他们真的怀孕了,找到你老婆头上呢。”

    “你看她那样子,训起你来,超凶,哪有东方女性贤妻良母的样子。”伊莎贝尔不屑的撇了撇嘴:“要是我,我肯定就大度的接受了,才不会像她这样说你呢。”

    李不凡有些头疼,无比认真的看着伊莎贝尔:“我问你伊莎贝尔,你喜欢我么?”

    伊莎贝尔摇了摇头:“我不是喜欢你,我是爱你,我亲爱的冥王大人。”

    “那你知不知道,喜欢是占有,爱是付出,是希望对方过的幸福,就会满足。”李不凡认真道:“你看我现在,有个幸福的家庭,还有安逸的工作,远离曾经的腥风血雨,这样挺好。”

    “伊莎贝尔,你就成全我吧。”

    面对李不凡的认真,这近乎恳求的话,伊莎贝尔忽然蹲下了身子,目中仍旧带着不甘心:“冥王,不管你现在多安逸,你既然进入了地下世界,那你就是永远的冥王。”

    “你想安逸,不可能的。你想远离腥风血雨,也是不可能的。”

    “你来东方市多久,你得罪了多少人,你杀了多少人,别人不知道,你我心知肚明!”伊莎贝尔继续道:“李不凡,你是冥王,是注定要站在巅峰,受人仰望膜拜的男人,这是你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烙印。”

    “就如你名字一样,你注定平凡不了!”

    “能配得上你的女人,也不能平凡,盛诗缘她就是一个商人,花含烟就是一个小地方的土皇帝,楚楚……那丫头就更不用说了。”伊莎贝尔循循善诱,更是伸手轻抚李不凡的脸,眼中带光,眸中含情:“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你,能让你的荣光,更加耀眼!”

    李不凡目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他想逃避,但却被这个了解他的女疯子,瞬间给拉回了现实。

    他是想安逸,是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是……

    父母之仇,谁报?

    兄弟们的仇,谁报?

    那不知生死的燕清舞,谁来找?

    这些,虽然李不凡从没表露出来,可却是在他的血液里,流淌不息,更是烙印在骨子里,灵魂中。

    这辈子,他都别想摆脱。

    除非……

    将该杀之人,杀了!

    把该找之人,找到!

    如此,他才有资格,过上安逸的日子。

    盛诗缘是有钱,但她的仇人,不是有钱就能摆平的。

    花含烟是有势力,但她那点势力,跟他的仇人相比,无异于云泥之别。

    只有伊莎贝尔,这个一统美洲地下世界的女王,才能在他复仇之路上,给与他最大的帮助。

    可是……

    “出去。”李不凡淡淡开口,语气却不容拒绝:“给我出去!”

    伊莎贝尔却固执道:“冥王,老娘知道说到你的痛处了,但是……这是事实!”

    说完,伊莎贝尔起身,朝外走去。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过身,再次露出勾魂摄魄的明艳笑容:“冥王,老娘还真好奇,你是怎么从你老婆办公室跑出来的?”

    伊莎贝尔离开后,李不凡很快就收起了心思,并且,想到了一个人,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坏笑,拿起车钥匙,开车去了东方市的医院。

    ……

    与此同时,东方市的医院内,詹姆士心情极为复杂的拿出了,那用他所有身价换来的药,心里都在滴血!

    可是,在面对孙彬的时候,却是不得不露出违心的笑容:“孙先生,这就是李不凡治疗外伤的雪凝膏,相信用了他,朱先生的脸,很快就会好的。”

    孙彬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辛苦了詹姆士。”

    朱来思也听说了这个药的神奇,但他还是将信将疑,看着詹姆士问道:“你这药,怎么得来的?我可是知道的,那李不凡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嗯,这我深有体会,李不凡是我见过的嘴难缠的华夏人,也是最让人讨厌的华夏人,如果有可能,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哪怕一眼。”一说起李不凡,詹姆士就有无尽的怨念,甚至还有些咬牙切齿。

    “但是,我和我的朋友,想到了一个办法,劝说李不凡参加竞拍,这才拍卖来的。”

    孙彬笑着问道:“没少花钱吧?”

    詹姆士差一点就掉泪了,使得声音有些哽咽:“这个李不凡太狡猾,竟然现场连线神医给他讲解雪凝膏的药效,使得现场所有人都疯抢,最后……还是我搭上了所有身价,用了一个亿,才竞拍来的。”

    虽然这样说有些丢脸,但在詹姆士看来,如果能博取对方同情,给报销那么一些的话,丢脸一点也无所谓了。

    孙彬笑容有些冷,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拿着药,看向朱来思:“来思,这个药,真的很灵,躺下,让舅舅给你抹上药,很快,你就会好起来的。”

    朱添吉和孙薇也一脸兴奋,目中更是带着期待,催促朱来思躺下。

    朱来思仍然将信将疑,但还是老实的躺下了。

    孙彬打开了上面的盖子,顿时一股古怪有些刺鼻的气味,弥漫开来。

    使得孙彬立刻皱了皱眉,狐疑的看向了詹姆士。

    “这味道……怎么和那晚的不一样呢?”

    詹姆士也闻到了,更是担心有什么意外,凑了过去,仔细的闻了闻,虽然味道有些不对,但依旧让他闻到了草药特有的气味。

    “对的,没错。”詹姆士解释道:“可能是用了一次,里面的药剩的少了,才气味有些变化的吧。”

    孙彬也没有多想,直接将药倒在了手掌上,不过原本绿色的液体,颜色有些淡了,也没有之前那么粘稠了。

    不过,孙彬还是抹在了朱来思的脸上。孙彬担心只抹半张脸,会导致肤色不同,使得一口气将所有人的药,都抹了上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