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气爆炸了!

    陆倾城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什么事?说。”盛诗缘埋头文件,头也没抬的道。

    陆倾城浅笑吟吟的坐在了盛诗缘的对面,淡淡开口道:“和李不凡离婚吧。”

    盛诗缘一怔,随即抬头,皱眉看着陆倾城:“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既然给不了小凡凡幸福,就放过他,让他去找一个能给他带来快乐的女人。”陆倾城收起笑容,无比认真的道:“毕竟,喜欢他的女人多的是,他没有必要,在你这颗歪脖树上死吊着。”

    盛诗缘咬着下唇,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把自己形容成了歪脖树?

    你眼瞎吧?!

    “这是我和李不凡两个人的事,离婚与否,也是我们两个人说了算!”

    言下之意,无非是说,你一个当大姑姐的,事儿怎么那么多,什么都要管?

    闲的吧!

    “话是这样说,但是,你知道李不凡是不是真心想跟你结婚么?他不是,他是被逼的,他早就厌倦了你们有名无实的婚姻,早就受够了你这个强势冰冷的女人。”

    “所以……他早就想离婚了,不过碍于你的颜面,没有对你说,怕给你这个东方市传奇女性之首造成打击。”陆倾城似笑非笑:“做人呢,贵在有自知之明,你还是跟他离婚吧。”

    盛诗缘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笔拍在了桌子上,冷笑道:“你让我跟他离婚,无非是想让你自己赢了我们的赌约。”

    “我告诉你,我不会跟李不凡离婚的!”

    “那如果我收回赌约呢?”

    “无效!”盛诗缘认真的道:“既然已经下了赌约,那就一定要履行。因为,最后赢得,只能是我!”

    陆倾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啧啧啧……你还真高估你自己啊。”

    “其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你现在已经对小凡凡动了心思,不然的话,为什么你这次那么生气?因为你在乎他,因为你吃醋了。”

    “没有!”盛诗缘一想到李不凡,气就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道:“我才不会喜欢那个只知道惹是生非,一天到晚,除了打架就是泡妞的混蛋!”

    “你真的不喜欢他?”

    “不喜欢!”

    “小凡凡也不喜欢你!”陆倾城似笑非笑,目中带着一抹狡黠:“你都不知道,他私底下跟我说,他早就受够你了,脸白的跟僵尸一样渗人;身材瘦的跟竹竿一样,弱不禁风;整天一副冰雕脸,跟别人欠你钱不还似的;眼睛一瞪,比母夜叉还凶;整天就会大呼小叫,颐指气使,整个一悍妇、一农村泼妇……”

    盛诗缘气的呼吸急促,脸色苍白,紧咬下唇,眼睛瞪起……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在李不凡的心中,竟然是这种泼妇夜叉的形象。

    这个混蛋,是找死么,竟然敢对外人如此说自己?!

    暴怒之下的盛诗缘,哪里还有理智可言。这也不怪她,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怕是都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在外人面前,如此形容自己,诋毁自己了。

    可还没等盛诗缘说话,陆倾城立刻指着她道:“对,就是这副样子,小凡凡说的不错,还真是形容的极为贴切啊!”

    “气死我了!”盛诗缘猛地拍案而起,火冒三丈道:“李不凡在哪,他在哪?”

    陆倾城憋着笑,撇了撇嘴:“那是你老公、你员工,我怎么知道他在哪?”

    “李不凡,你个王八蛋,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间,盛诗缘气势汹汹的朝着外面走去。

    陆倾城咧嘴一笑,目中狡黠之意更浓了:“盛诗缘,我刚才还没说完呢,小凡凡还说你内分泌紊乱,更年期提前,暴躁易怒什么的……”

    走到门口的盛诗缘,差点气的原地爆炸。

    这个混蛋,太气人了,不狠狠的收拾他一顿,他真以为自己好欺负是么?!

    使得盛诗缘猛地将门打开,朝着拍摄组的方向走了过去。

    陆倾城转着转椅,见盛诗缘气呼呼的出去了,笑意更浓,更是带着一抹得意:“小样儿,还冷战呢,老娘有的是招儿收拾你!”

    陆倾城早就发现二人的冷战了,但不管怎么问李不凡都没说,但这点事难不住她,仔细一打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而她也清楚,对付盛诗缘这种女人,软硬都不行,得有技巧。不是冷战么,那就利用李不凡激怒你,就不信你不去找他。

    ……

    时隔数日,天盛员工,再一次的见到,盛诗缘气势汹汹的直奔拍摄组去了。不用想就知道,这又是去找李不凡了。

    经过上次一事,他们在事后也了解到了实情,那是因为有个贱男人来告状。

    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

    众人无比好奇之下,议论纷纷,不停的猜测起来。

    而此刻的李不凡,正要下班离开,去酒吧喝点酒,解解闷。

    却在他门开的时候,手机传来了视频通话的提示音。

    李不凡拿出一看,是花含烟的,便转身坐在在了沙发上。

    接通后,只见花含烟泡在铁头山山顶的温泉里,那充满野性美的小脸,在雾气缭绕下,平添了一股神秘的美感。

    “凡哥,我听情情说,你和那位闹别扭了?而且还是因为战旭东?”

    因为这几天的冷战,李不凡也没心情去跟花含烟,那个张悦出现的事。

    “没有,她怎么敢跟我闹别扭呢,就我这么抢手,她爱我还来不及,还敢跟我闹别扭?”李不凡为了不让花含烟担心,一脸轻松的道:“不是爷们跟你吹,她敢跟我摆一点臭脸子,看我不休了她的!”

    花含烟莞尔一笑:“凡哥,你跟我还有在乎男人的面子么?”

    “小烟花,你这话不对啊,你爷们我可不是那种虚荣的人。主要是我魅力太大,盛诗缘那小娘们,早就被我训的服服帖帖的了,你看她平时在外面吆五喝六,摆着冰雕脸,脾气臭的跟什么似得。”

    “她在我面前……”

    “凡哥……”忽然,花含烟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