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想要上天么?

    盛诗缘还第一次见到李不凡这种神色,使得皱眉问道:“什么事?”

    “那个……你先答应我,你帮我,我才告诉你。”

    盛诗缘愈发疑惑了:“别吞吞吐吐的,我能帮就帮你。”

    李不凡轻咳一声:“内急,我要去卫生间。”

    “那就去啊,我又不能帮你去!”

    “我腿疼!”

    盛诗缘谨慎的上下打量一番李不凡,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口道:“我扶你去吧。”

    “谢谢老婆,你对我真好。”李不凡目中带着一丝狡黠,然后起身下地,搂着盛诗缘的肩膀,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对方那柔弱的肩膀上,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体香,李不凡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盛诗缘皱了皱眉:“你没有骨头么,就往我身上压,不知道你沉的跟头猪一样么?”

    “我老婆是钢铁女强人,我就是重的跟猪一样,我老婆也能扶得动我。”李不凡却是贱兮兮的一笑,出奇的没有怼回去。

    这让盛诗缘有些纳闷,这个混蛋,从来就没有在嘴巴上吃亏的时候,今天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到了卫生间门口,盛诗缘转过身子,淡淡道:“好了,你自己扶墙进去吧。”

    “你不帮我了?”李不凡有些不乐意了。

    盛诗缘皱了皱眉,浑然不觉,已经进了李不凡的坑了。

    “我都扶你到这了,你还想要我怎么帮你?”

    李不凡举了举双手,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我手也疼啊。你看看这包的,跟粽子似得,你让我自己怎么解决?”

    “你这意思,是让我帮你了?”盛诗缘先是一愣,接着脸颊腾的就红了起来,更是恼羞成怒道:“混蛋,流氓,这个时候你还调戏我!”

    李不凡苦逼兮兮的道:“你不帮就算了,也犯不着骂我啊。”

    “算了,我还是找别人帮忙吧,伊莎贝尔这个备胎绝对没问题,她要是听说我找她帮忙,一定屁颠屁颠的就过来了。”李不凡忽然苦恼的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能让这个女疯子占这么大的便宜,万一趁我受伤,再给我推倒那就糟了!”

    “我还是找小烟花吧,毕竟她那么爱我。”

    此刻盛诗缘的脸色,早就成了铁青色了。

    这个混蛋,实在是太气人了,我才是你老婆,你竟然在我面前提起别的女人,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最可气的是,盛诗缘完全没有理由阻止,毕竟是自己不帮忙的。但是你就不能找个男人来帮忙么?!

    李不凡全当没看到盛诗缘的脸色:“老婆,你不帮我也成,我理解你,害羞嘛,不难为你。那你帮我给小烟花打个电话呗,这总不难为你了吧。”

    盛诗缘的脸,当即就黑了,你还是人么,竟然让我帮你给你的小三打电话?

    你脑子怎么想的?!

    想要上天么?

    “滚!”

    “打个电话而已,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啊?”

    “我不近人情,那你去找你近人情的小烟花去!”

    “找就找!”李不凡这边话声刚落,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没等二人说什么呢,门就被推开了,接着花含烟一脸疑惑的走了进来。觉察到古怪而压抑的气氛,便站在门口向里看了过来。

    而当看到二人时,顿时愣住了,尤其是见到李不凡腿上和手上都缠着绷带,目中立刻充满了担忧之色,冲到了李不凡近前,声音难掩怒气:“凡哥,这是谁干的?”

    “你怎么会受伤?怎么可能受伤呢?”说话间,花含烟更是看向了盛诗缘,目光中带着质问。

    这让盛诗缘非常不爽,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见到花含烟的这眼神,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般。

    “你看我干什么?谁让你闯进来大吵大闹的?不知道病人需要静养么?”

    不等花含烟说话,李不凡立刻笑道:“快,小烟花,帮我一个忙,我要憋不住了。”

    “怎么了?”

    “内急!”说话间,李不凡扬了扬双手,更是无比嘚瑟的看了眼盛诗缘,你不是不帮么,有的是人帮我,看吧,及时雨我的小烟花来了,气死你!

    花含烟古怪的看了眼盛诗缘,隐隐猜到了什么,使得脸上立刻露出颇为古怪的神色,但动作却是亲昵的扶着李不凡去了卫生间。

    见到二人将门关上,盛诗缘有瞬间失去了理智,恨不得一把火将这对狗男女烧死在里面!

    啊……!

    太气人了!

    气死了!

    怎么什么狗血事都能让自己摊上呢?!

    “啊……好爽啊!”

    “啊……好舒服啊!”

    就在盛诗缘气的要爆炸的时候,卫生间里面,还传来了李不凡由衷的感叹。

    这让盛诗缘忍无可忍,拿起水杯,砸向了卫生间的门。

    可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那水杯不偏不倚的就砸在了李不凡的鼻子上。

    李不凡能躲开么?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可是他就是不想躲啊!

    “靠……盛诗缘你要谋杀亲夫么?”被砸了个正着,李不凡的鼻子又疼又酸,眼泪都下来了:“你还我老婆呢,对我这么恶毒,你就不能学学小烟花么?”

    “李不凡,你是想存心气死我吧?”

    “你自己好好寻思寻思,怪我么?嘶……”李不凡疼的嘴角直抽搐。

    花含烟一边扶着李不凡,一边道:“凡哥先上床,我去叫医生给你上点药。”

    “不用上药,我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躺在了床上,李不凡就跟小孩撒娇似得,拉着花含烟的手不肯放。

    这让花含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凡哥,你别闹了,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陪你了,有盛总在,她会好好照顾你的。”

    花含烟终究是不想参与到两口子的矛盾中。

    可是,李不凡却是不放:“你看她,不帮我放水也就算了,还拿杯子砸我……御内无方,这说出去都丢人啊。”

    “我饿了,你喂我吃饭。”

    花含烟无奈,只能拿起餐盒,夹了一个生煎,喂李不凡。

    李不凡边吃边看着盛诗缘:“老婆,你看看小烟花,任劳任怨,毫无怨言不说,还这么温柔。人家还是大姐大呢,一点架子都没有。”

    “你再看看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贤妻良母的样子呢?”

    盛诗缘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这个混蛋,不气人能死么?!

    不过这个花含烟也是的,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