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都是大鱼!

    花含烟好奇道:“凡哥,你懂古董?”

    “还行吧,看运气。”

    听到李不凡这模棱两可的话,周倩嘟了嘟嘴,刚要说什么,忽然又憋了回去。

    而此刻,她的眼圈,还有些发红呢。心里更是恨透了这俩人,还碰运气,最好把三千万都赔了,欠下一屁股债才好呢!

    战淼淼心里也有些不屑,古董这玩意,可是非常有讲究的,如果单单靠运气的话,呵呵,即便有金山银山,也能让你赔个老底儿朝天的!

    就在这时,战凌风还有张悦他们也将车停在了附近。在进入环城路的时候,他们故意放慢速度,等了一会李不凡。

    此刻见李不凡来了这里,也都明白了他的意图,这是想捡漏!

    下了车,张悦狐疑的看着李不凡:“你懂古董?”

    李不凡嘿嘿一笑:“爷们不是跟你吹,就没有我不懂的。”

    周倩和战淼淼集体翻了个白眼,刚才是谁说的,要看运气。现在人多了,你要面子了,就开始大吹大擂了?

    你那么爱吹牛逼,你咋不上天呢?!

    而李不凡越是这样说,张悦就越是怀疑。

    “你懂?我看你能懂多少!别到时候,把手里的三千万都赔进去,我可不会再给你机会这么轻松的赢钱了!”

    不止他不信,衙内军还有战家小辈,都极度怀疑。

    你高尔夫厉害,赛马厉害,就不信你在古董上面,还能那么厉害。

    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十全十美,样样精通的人呢!

    战凌风轻笑道:“李兄,这古董可不能靠运气,不然的话,很容易一败涂地的。”

    李不凡似笑非笑的看着战凌风,这个家伙,看起来是劝自己,但多半已经看出来了,自己没有把握,怎么可能来这地方呢。

    明摆着,这是又在向自己示好呢。

    “那如果我赔了,你愿意资助我几千万玩玩么?”

    战凌风一怔,没想到李不凡竟然会问他这个问题。

    一时间,战家小辈,还有衙内军全部都看向了他。

    这些人明显和李不凡不对付,如果战凌风同意资助李不凡的话,那就会得罪这些人。如果拒绝,那就会得罪李不凡这个极有可能是潜力股的存在。

    战凌风忽然有些后悔,一句话,就把自己架在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我相信李兄,一定能够旗开得胜,用不到我资助。”战凌风沉吟片刻,话语依旧是滴水不漏,两方面都没得罪。

    在张悦等人听来,这就是嘲讽;在李不凡听来,这是恭维。不得不说,这个战凌风,也的确是个人物!

    李不凡如何看不出来,对方现在还是持观望态度,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微微一笑,搂着花含烟转身朝古家园里面走了进去。

    此刻的张悦这几个衙内军心里冷笑不已,赢了三千万能怎样,到了这里,还不是得吐出来。

    使得众人冷笑间,也跟了上去。

    这古家园非常庞大,有地摊儿,也有门市,更高级一点则是独栋阁楼。

    字画和各种瓷器最多,其它古物件也是琳琅满目,看的人眼花缭乱。

    如果没有一定的辨识能力,在这里绝对会赔吐血!

    而来这里的人也是三教九流不等。

    李不凡这一行人声势还是比较浩大的,毕竟跟在他身边的,不是俊男就是美女,要么就是气质不俗,天生带着一股富家贵族的气息。

    使得他们一走进来,立刻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那些地摊上的小摊小贩,他们常年混迹在这里,早就练就了一双毒辣无比的眼睛,使得顿时就看出来了,这几个人,都特么是大鱼!

    而且还是肥的流油的那种,这要是宰一刀,十年不开张都够本了。

    使得这些小贩立马卖力的吆喝起来。

    “几位爷想要淘点东西,可千万不要错过,我这都是祖传下来的,这鼻烟壶那是康熙年间的宝贝!”

    “这位小哥,我一看你就是有品味的人,气宇轩昂,丰神玉朗,绝对是识货的主儿,来小摊瞧瞧,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摊贩看着战凌风道。

    战凌风微微一笑,指着李不凡道:“他才是识货的主儿,我们其他人都是陪衬。”

    这些人里也就李不凡穿的最不起眼,使得小摊们还以为他只不过是个随从一般的人,却没想到这个才特么是正主儿啊。

    使得小摊们转而又去恭维起李不凡来了。

    李不凡却是置若罔闻,搂着花含烟缓缓向前,目光中时而有精芒闪过。

    这些小摊上的东西,虽然看起来都有些年头,跟古董一样,但是这都逃不过李不凡的火眼金睛,瞬间就看出来了是作假做旧的东西。

    果然,漏,不是那么好捡的。

    使得李不凡没有搭理这些小贩,晃晃悠悠的去了一个看起来高档一些的阁楼中。

    里面古色古香的,燃着熏香,放着古典音乐,让人一进去就有一种身心宁静之感。

    里面摆放着的玉器书画等古玩,琳琅满目,便是连张悦这几个衙内军都被吸引住了,更不用说普通人进了这里会是何等的震撼了。

    此刻,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正戴着手套仔细观赏手中的一件色彩艳丽夺目的瓷器。

    而在他面前站着一个青年,正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高老板,我这个彩瓷怎样,是不是真的宋代官窑,能值多少钱?”

    高老板沉吟片刻,不急不慢的道:“瓷器的价格有几个决定因素,朝代只是其中之一,因此不能单纯的以朝代来评定。瓷器的朝代、窑口、做工、保存完好程度、传承是否有序、背后的文化内涵共同决定了瓷器的价格。”

    “且不说你这个瓷器的文化传承背景,单论做工和保存都是上佳之品。不过……”

    那青年听到老板的话,频频点头,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让他立刻双眼放光,但就在最后这个‘不过’的时候,让他瞬间变脸,更为紧张起来:“不过什么?”

    “不过你这个彩瓷表面图案出现了十数种颜色,色彩缤纷,华丽多姿,虽然显示出了工匠精湛的工艺技术和烧瓷技巧,绘画功力等等艺术才华……不得不说,这仿造的也算是天衣无缝了,但是这也仅仅是能唬住你这种不懂瓷器,而又偏偏想收藏的藏家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