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我师父说你超凶!

    听到这话,詹姆士立刻傻眼了!“

    不……!亲爱的药王,你不能抛弃我,不能啊!”詹姆士顿时发出如丧考妣的惨叫来。

    如今,他女人没了,多年积蓄也没了,现在就指望着张建研究出雪凝膏的改版,好借此大发一笔,荣归故里,甚至还想到李不凡面前装一装呢。

    可是,一切还没等开始呢,就被李不凡的出现都给破坏了。这

    让他仿佛登山之人一样,眼看即将征服巍峨高山,登临人生巅峰,一切都唾手可得的时候,忽然被人一把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这

    种巨大的反差,让他顿时就崩溃了!

    “李不凡,你……你害得我好惨,我跟你拼了!”詹姆士彻底疯狂了,扑向李不凡,大有一种要跟他拼命的架势!王

    胖子能在燕京有这个身份,那自然也不是简单的人,如今知道这个叫李不凡的青年不好惹,便立刻挡在了他身前,更是一脚给詹姆士踹了出去。

    同时,王胖子充满威严的冷声道:“敢在我面前行凶,一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想必刚才在研究所楼下,也是你先挑拨的是非。你不要妄想今天能离开这里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你,告诉你在华夏怎么做人!”

    “药王,李先生,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收拾收拾他的。”

    李不凡扫了几眼王胖子,冷笑道:“你倒是很会做人嘛。”“

    李先生说笑了,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一定会将功补过的。”王胖子又是弯腰,又是作揖的,就差给李不凡跪下磕头了。李

    不凡拿出根烟,王胖子立刻掏出打火机给点燃了。

    “你经常到研究所楼下抓人?那有没有打人啊?”李不凡抽了一口,随意的看了眼张建。

    王胖子眼珠子转动间,开口道:“有人报警,我就只能抓了。当然,这些药王是不知情的,他在楼上搞研究,那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大事上。我就担心有人影响药王,就把人抓过来,关个一天半天的,但从来没有动过手。”

    “而且这些人,多数都是想要找药王治病的人,都是寻常老百姓,我也就吓唬吓唬,不能因为这些人,就让药王因小失大。您说是不是?”

    李不凡又抽了口烟:“嘴巴还挺能说。记住你刚才说的话,毕竟都是小老百姓,别弄这里来了,再让你吓破了胆子!”

    “是是……李先生教育的是,我一定改!”王胖子见对方有这么大的身份,却又如此关心老百姓,立刻让他好感大增,再次开口道:“李先生,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就……嘿嘿,不留您屈尊待在这里了,改天您有时间,我请您吃饭给您赔不是。”

    李不凡如何听不出来,这个胖子精明的很,这是看自己不追究,就想给自己请走呢。

    他也没再废话,指了指詹姆士:“这个外国佬,你要好好调查调查,来华夏一个多月了,指不定干了什么坏事。”詹

    姆士恨恨的看着李不凡,我都让你欺负的这样了,你怎么还不放过我?临

    走,你还要踩我一脚,是恨我不死么?!可

    是,詹姆士还是不知廉耻的追了过去,更是跪在地上,抱着李不凡的大腿:“李,我们是朋友,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我可是给了你六千万,还把自己女人送到你床上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听到这话,战凌风三人,全部都露出了鄙夷之色。不

    管什么原因,把自己女人送给别的男人当玩物,那他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使

    得王胖子看的也是颇为来气,一脚就给詹姆士踹了出去,更是叫来了人,直接给他关了起来,并恭恭敬敬的给李不凡三人,送了出去。

    甚至,王胖子还要亲自给三人送回药物研究所,却被李不凡给拒绝了。

    回去的路上,战凌风开车。李不凡和张建全部坐在后座。张

    建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可此刻,坐在李不凡的身边,依旧感觉到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让他紧绷着身体,坐都不敢坐实,更是一脸紧张忐忑的神色。李

    不凡扫了他一眼,淡淡问道:“怎么,被你师父训了?”

    一想起刚才孙尚明在电话里的话,就让张建心里更不安了:“师父骂的对,是我不好!”“

    昨晚,师父就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怠慢了师祖,不然他老人家就要扒了我的皮。”张建看着李不凡,小心翼翼的道:“师祖,你原谅我吧,我真的错了。”

    吱……!忽

    然,车子一阵晃动,接着猛地停了下来。战

    凌风转头,愣愣的看着张建还有李不凡。“

    张叔,你……你叫李兄什么?你叫他师祖?”

    “对,这是我师祖,你不能怠慢我师祖知道么。还有,我师祖喜欢低调,不准将这件事说出去。”张建随即道:“继续开车。”战

    凌风直接傻眼了,他知道李不凡牛逼,但特么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个李不凡,竟然牛逼到,整个燕京城都要攀附的药王,竟然会是他的徒孙!

    这要是说出去,那李不凡绝对会成为整个燕京城的权贵新宠!最

    主要的还是,自家老爷子,哪特么还用巴巴的去张家低三下四的联姻了,李不凡一句话,张建就得乖乖的给战无双治病了啊!也

    是这一刻,战凌风是彻底明白了,昨晚花含烟所说的‘舍近求远’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明白这些之后,战凌风心里立刻狂喜,自己这次,还真特么是压对宝了!

    只要紧紧抱着李不凡这条大腿,战家……唾手可得啊!李

    不凡见张建始终都拘谨着,更是一脸忐忑的样子,让他感觉有些好笑:“你好像很怕我?”

    “您是我师祖,我怕您也是应该的!”李

    不凡面色古怪:“我又不凶,你怕我干什么?”不

    凶?我师父说你超凶的!

    “徒孙……徒孙做错事,心虚。所以……”此刻的张建,就跟小孩子做错事,在面对老师和家长一般,手足无措。而他之所以如此怕,就是担心李不凡生气不管他了!“

    别因为所以了,说,是不是你师父跟你说,我脾气很臭,给你吓着了?”李不凡有些哭笑不得:“你说你好歹也是个人物,怎么就能让你师父给你吓成这德行呢?!”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