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羡慕不?嫉妒不?

    李不凡笑道:“没有的事,就是这段时间挺忙的。而且……缘缘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是生气,我打电话也没用,还不如回来,当面好好哄哄她,更有效果呢。”“

    我伺候小姐五六年了,虽然是个下人,但我真把小姐当自己女儿一样。她什么性格,我最了解,面冷心热,刀子嘴豆腐心,就算生气,你打个电话,她也会好受一些的。”

    张妈轻叹口气:“女人啊,一旦动了情,就希望自己的男人,时刻想着自己,做什么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我知道姑爷忙,但是再忙,也该打个电话的。”

    “你这一个电话没有,小姐她……不仅生气,她还伤心。”李

    不凡知道张妈是好心,挠了挠脑袋,一副认错的样子:“张妈,你说的我记下了,下次再出门,我会经常给缘缘打电话的。”

    “这就好,这就好。”张妈还担心李不凡听不进去自己一个下人的话,见对方态度如此好,又叮嘱道:“姑爷,我再啰嗦一句,小姐她生气归生气,但也是在乎你的一种表现。你啊,到时候给她陪个不是,好好哄哄她,她说什么,你都别往心里去。”

    李不凡点了点头:“放心吧张妈,我会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张妈,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公司了。”

    张妈点头道:“去吧姑爷,给小姐准备一束花,给她一个惊喜。我这就给夫人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晚上都回来吃饭。”

    ……

    李不凡在半路买好了一束玫瑰,然后开车去了公司。

    刚进公司,就看到了花含情从电梯里下来。

    半个多月不见,花含情看上去有些憔悴,狭长的凤目中,带着一抹忧虑,令得她那遗世独立的气质,多了一抹凄美的味道。

    见到李不凡,花含情双目一亮,立刻上前,拉着李不凡道:“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去办公室说。”“

    等会,我要……”花

    含情不容分说,皱眉道:“还等什么等,再等下去,你的小烟花或许就不是花含烟了!”

    李不凡见对方神色凝重,不像说假,便跟着对方去了她的办公室。

    门关上之后,花含情皱眉看着李不凡:“你们在燕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李不凡反问道:“你先跟我说说,小烟花她有什么危险?还有,她现在在哪?”

    “她在她的公司,看起来挺好的,但从她在燕京回来之后,就变得有些反常。”“

    哪里反常?”“

    她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回去吃的饭,虽然做的都是我喜欢吃的菜,但我不喜欢吃辣的,她是知道的,可不少菜里面,都加了辣椒。”

    花含情没理会李不凡,继续说道:“我不喜欢喝豆浆,早上都是喝鲜奶的。但她却是特意给我榨豆浆。”李

    不凡有些无语:“这就反常了?”“

    你不知道,我和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和普通人不一样。我爸爸是黑道大佬,仇家很多,从小他就教我们如何应对危险。其中一个识别危险的方法就是,在生活当中,做出反常的举动,提醒身边的人。”

    “你的意思是,小烟花在用这种反常的举动,告诉你她有危险?”

    李不凡依然绝得花含情有些小题大做,给花含烟拨了过去,然后按了免提:“小烟花,我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声音没问题,语气也正常,根本就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使得李不凡看了眼花含情,继续道:“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对了小烟花,战无双死了,死在我面前的,你不会怪我吧?”

    花含烟轻哼一声:“他是死有余辜,我怎么会怪你呢凡哥。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战家的事,有什么心理负担。”

    李不凡当然知道花含烟不会怪他,之所以提战无双,就是想试探花含烟的。毕

    竟二人和战家发生的事,东方市就没有其他人知道。见

    对方如此说,李不凡疑虑全消,闲聊两句,就挂了电话。

    然后,李不凡看向花含情:“你姐没问题,不要多想了。”

    说话间,李不凡起身,咧嘴笑道:“小姨子,如果你想我了,可以直说,不用拿你姐当幌子,毕竟你姐也是希望你和我在一起的。”见

    李不凡要走,花含情真的急了,挡在了李不凡的面前:“我说花含烟有危险,她就一定有危险,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我现在觉得你倒是挺反常的,是不是你也有危险?”李不凡轻叹口气,大概解释道:“战无双是我和小烟花在燕京认识的人,因为做了对不起你姐的事,死了。我刚才那么问,就是试探她,她的反应很正常,完全没问……”花

    含情急了:“我是她血浓于水的亲妹妹,到底是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

    我和她还是水乳交融,合为一体的亲密关系呢。你说谁更了解她?”

    “李不凡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跟你说的是关乎花含烟性命的事!”李

    不凡咧嘴一笑:“我说的也是啊,指不定哪次我俩就能无中生有的创造一个小生命了呢。”

    “羡慕不?嫉妒不?”李不凡凑近花含情:“你如果羡慕的话,我可以让你捷足先登,体验一次喜当妈的美妙感觉。”

    花含情气的胸潮起伏,紧咬下唇,恨不得把对方的嘴给缝上!

    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跟这个流氓生气,也不能让他带节奏。使得她深吸口气,目光灼灼:“这么说,你是不管花含烟的死活了?”在

    李不凡看来,花含情就是无事生非,没事闲的。他也试探过了,人家一切正常,哪里有什么事!

    “怎么可能呢,我会让她欲仙欲死,登临极乐巅峰的。”花

    含情被气的瞬间理智全无,这个臭流氓,半个多月不见,怎么比以前更下流了!使

    得花含情再也忍不了了,推着李不凡娇叱道:“你给我滚,滚出去!以后少来我办公室!”李

    不凡顺势出去,不忘调侃道:“我也没想来啊,还不是你非得死缠烂打拉着我进来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