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防不胜防的坑!

    盛诗缘抬头,柳眉一挑:“为什么?”“

    就是不想去了呗。”

    “你都答应了人家,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呢?”盛诗缘越看李不凡越是来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点信用也没有,还怎么做事?”

    李不凡贱贱的朝着盛诗缘抛了个媚眼:“我这不是怕你吃醋么。”“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李不凡一本正经道:“让老婆吃醋的事,那是万万不能做的。更何况,本身我就不想去,在家陪老婆多好啊。”盛

    诗缘白了一眼李不凡:“少给我来这套。让我吃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完,盛诗缘皱了皱眉,脸色微微一变,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转

    头看向李不凡,这个混蛋,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眼神中,还带着一抹得意。

    “老婆,原来你真的会吃醋啊。我还以为是我感觉错了呢。”

    听了李不凡的话,盛诗缘是彻底回过味来了,这个该死的混蛋,这是在给自己挖坑呢!

    真是气死个人了!“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给我出去!”

    李不凡继续笑嘻嘻的道:“老婆,你是真不想和我说话,还是害羞了,不敢面对我了?”“

    你出不出去?”

    “你先回答我啊。”

    盛诗缘气的呼吸急促,身躯微微颤抖:“让我对你吃醋,你做梦去吧!”

    “赶紧给我滚出去,该干嘛干嘛去!”

    李不凡吸了口烟,然后非常郑重的问道:“老婆,你真的不吃醋么?”“

    不吃!你就是问我一百遍,一千遍,我盛诗缘也不会吃你的醋!”

    “唉呀妈呀,那太好了!”李不凡激动的拍了一下手:“既然你不吃醋,那我就不用担心了,今晚我就在花含情家留宿了,你早点睡吧老婆,不用等我回家了。”说

    完,李不凡叼着烟,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走出去了。盛

    诗缘直接愣住了,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带着一丝茫然。但随即,茫然就逐渐的被怒火取代,这个混蛋……竟然又给自己挖坑!

    最可气的是,自己还偏偏又上当了,跳进了他的坑里!真

    是……防不胜防啊!

    “李不凡!你以为花含情会留你过夜么,你做梦去吧!”“

    还有,我才不会等你回家呢!”

    气死了!

    气死了!

    盛诗缘忽然觉得,这个混蛋不在家的时候,自己才是最舒服的。没

    有人气自己,也没有人调戏自己!可

    为什么,她会觉得空落落的,总会感觉少点什么呢?难

    道自己喜欢找虐?!而

    来到外面的李不凡,听到盛诗缘这气哼哼的话,忍不住咧嘴乐了。小

    娘们,我让你不吃醋,让你口是心非,我气死你!李

    不凡觉得,没事和盛诗缘拌拌嘴,这种夫妻间的情趣,简直是太有意思了。他

    太喜欢气盛诗缘了!

    谁让他这么喜欢盛诗缘呢!

    来到花含情的办公室,李不凡直接推门就想进去。可

    是,门竟然被反锁了。

    使得李不凡只能改推为敲了。

    “谁?”

    里面立刻传来了花含情那清冷的声音。“

    你猜啊。”“

    滚!”李

    不凡嘴角一抽,这女人是来大姨妈了么,怎么火气这么大?“

    小姨子乖乖,把门打开……”

    一听到李不凡的声音,花含情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而

    她之所以把门反锁,就是为了防止李不凡突然进去,再给她气个半死不活的。

    使得她不等李不凡说完,再次娇叱道:“我让你滚!”

    李不凡轻哼一声:“我说花含情你有病吧,不是你说让我晚上去你家的么。怎么现在还把我拒之门外了?”“

    你在耍我呢,还是怎么的?”李不凡也失去耐性了,本来他就不相信花含烟会有什么危险,使得没好气道:“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回家了。”果

    然还是这话有效果,片刻之后,门就被打开了。花

    含情一身烟色长裙,背着一个复古包,脸色冷冷的,令得她那遗世独立的美感,愈发明显和迷人。

    花含情瞪了一眼李不凡:“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

    说完,花含情便朝着电梯口走去了。李

    不凡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是想避嫌呢。

    “花总,就算咱俩不在一起走,你以为就没人说闲话了么?”李不凡慢悠悠的跟了上去:“你说你一个单身剩女没什么,我可是有有了家室的人呢,让别人说三道四,跟你不清不楚,我这损失比你的大了去了!”“

    你说,你是不是得赔偿我名誉损失啊!”

    刚进了电梯的花含情,差点一个踉跄,摔在里面。这

    个无耻之徒,你什么时候才能要点脸呢?!

    花含情气的咬牙切齿,要不是担心花含烟的安全,她是真的真的不想跟这个混蛋打交道!

    使得花含情连忙关了电梯,她才不要跟这个混蛋在一个电梯里一起离开呢。然

    而……

    等花含情从电梯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李不凡,正在前台跟前台小姐姐聊天呢。使

    得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径直走了过去。

    可是,刚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有个中老年妇女迎了过来。这

    个女人五六十岁的样子,戴着一副眼镜,穿着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子,但却戴着各种首饰,使得看起来,珠光宝气的。

    见到这个女人,花含情微微一怔。不

    等她说话,那女人便立刻笑道:“呀,这……这不是花含情么?”

    花含情点了点头,礼貌的笑道:“我是花含情,您是郭兰鸥,郭老师吧?”

    “哎呀,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呢。从你转学,一晃都五六年过去了,你也变得更漂亮了。”郭兰鸥早就来到天盛了,但她却没直接进去,毕竟她也是有心理负担的。这

    个花含情,她以前就听说了,家里也有一些神秘背景什么的,如果得罪了花含情,自己被报复,那就得不偿失了。可

    左思右想之下,欲望还是战胜了道德。不过她没有直接进去,免得引起对方的怀疑,倒不如在对方下班的时候,制造一场偶遇。

    “对了花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