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王八蛋,你耍我!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白落梅没有说。那

    就是白清寅也打听到了,燕无情来到了东洲省,他来这里一是为了公事,其次,还要找到燕无情。

    挂了电话之后,李不凡坐在了病床前,看着蒋胜男那肩膀上,被缠的厚厚的砂带,心里颇不是滋味。

    自己身上被缠的绷带已经够多了的了,可跟蒋胜男相比,还是差得远了。如

    果不是因为自己,蒋胜男也不会受到这么重的伤。也幸好花含烟去的及时,把蒋胜男送来了医院。否

    则的话,以自己刚刚的那种状态,绝对无法顾得上蒋胜男,那么她的下场,就只能是失血过多而亡了。在

    医院待到下午三四点,蒋胜男也没有要醒的意思。李不凡便叫来了护士,把自己的电话号给她了,让她务必在蒋胜男醒了之后,通知自己一声。

    然后,李不凡打算去趟4s店,提一辆路虎。毕竟,盛诗缘的那辆路虎被他给弄的报废了,一旦被对方知道的话,那绝对会数落自己。

    最好的办法就是,搞一辆一个型号的车,然后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可在走到楼下,路过一面镜子时,李不凡看到了自己破衣喽嗖的凄惨样子。如果就这样去4s店的话,绝对会被鄙视。

    还是先去买一套衣服吧。

    这样想着,李不凡便打车去了商场。可

    就在这时,却是迎面碰上了从里面出来的盛诗缘和单秀文以及张妈。这三人,拎着各种服装袋子,一看就是来购物的。

    李不凡一愣,这三个女人怎么跑出来逛商场了,最要命的是,这要是被她们看到自己这狼狈的样子,那就糟了!使

    得李不凡转身就要走,还是被眼尖的盛诗缘给看到了。“

    李不凡,你给我站住!”说话间,盛诗缘快步走向李不凡,然后来到他身前,上下打量间,柳眉紧紧的皱了起来。

    张妈和单秀文也不可思议的看着李不凡,后者更是问道:“不凡,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是啊姑爷,你看你浑身缠着绷带,伤成这个样子,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呢?”

    盛诗缘虽然没说什么,但目光犀利的盯着李不凡,充满了审视之意。而

    李不凡之前还不知道该怎么跟盛诗缘说,听到张妈的话之后,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无奈的轻叹口气道:“一言难尽,被人偷袭了。我不想让你们担心,就没通知你们。”

    “姑爷,你都受伤了,就该在医院里好好待着才是,怎么跑这里来了?”李

    不凡抖了抖身上的破衣服,苦笑道:“买身新衣服。”李

    不凡这个样子,还是挺有回头率的。使得盛诗缘冷哼一声:“一天不打架你都难受是吧。回家我再收拾你!”“

    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车!”

    李不凡道:“干嘛去?”

    “去医院!”盛诗缘瞪了一眼李不凡,这个混蛋,都受伤了还自己出来买衣服,我这个老婆是摆设么?!也

    不知道通知自己一声,这要是被熟人看到,还以为自己多刻薄,多冷漠呢!“

    可是……”“

    你的衣服,我叫张妈去给你买!”随

    后,李不凡被盛诗缘送去了医院。张妈则是又去了商场,给李不凡买衣服去了。至于单秀文,则是回家去取一些日常用品了。之

    前在包扎的时候,李不凡就办了住院手续,病房就在蒋胜男的隔壁。到了医院,李不凡进了病房,直接躺在了病床上,嘴里哼哼唧唧的,显得很是痛苦。

    盛诗缘看着对方这样子,双手抱胸,冷哼道:“少给我装蒜!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装了,你看我浑身都包扎的,全是伤口,可疼了!”“

    疼你还到处乱跑!”盛诗缘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李不凡的借口:“尤其是见到我,就跟见到鬼似得,跑的那么快!”李

    不凡嘿嘿干笑两声:“老婆,哪有像你这样的,把自己比喻成鬼。”“

    还不是被你给气的!”盛诗缘坐在病床前,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李

    不凡轻咳一声:“岛国人的奸计被识破,派人来杀我了呗。”“

    是杀手么?很厉害么?”盛诗缘目中隐隐带着担心。

    “厉害啊,不然我能受伤么。”盛

    诗缘沉吟片刻,道:“那他们应该还会再来人吧。你现在都受伤了,如果再来人的话,不就糟了么!”

    “对了,蒋胜男呢?她不是也会功夫么,把她叫来,也能预防万一。”

    看着盛诗缘那紧张的样子,李不凡心里暖洋洋的,忍不住升起了逗弄之心:“她为了救我,也受伤了。”

    “什么?她不是武痴么?你们两个联手都受伤了,那等岛国再来人的话,你不是完了么?!”李

    不凡面露愁容,重重的叹了口气:“可不是么。一旦岛国再来人的话,我怕是就要废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能有什么办法。这次派来的人都这么厉害了,下次再来人,我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盛

    诗缘忽然目光一亮:“你不是在警局有认识人么,可以叫他们派人来保护你一段时间啊。”

    “岛国来的人,都会功夫,警察就算拿枪,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李不凡说着,又叹了口气。

    盛诗缘有些不死心的问道:“那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么?”

    “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他们来了,我跟他们拼命。”李不凡看了眼盛诗缘:“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我怕是活不长了。”“

    但我这辈子,该经历不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也或够本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说

    话间,李不凡坐起身子,一脸严肃凝重的看着盛诗缘,更是紧紧地拉住了对方的手:“老婆,咱俩夫妻一场,让你还没享受到鱼水之欢就守寡,我于心不忍。不如,咱俩今晚就圆房吧。”盛

    诗缘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抽回了手,接着猛地在李不凡的脸上抽了一下子:“王八蛋,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耍我是不是?!”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