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逍遥派,白凤荣

    “为什么会是他?

    !”

    此刻的李不凡,心里面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也难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本来这个残月是杨逍遥,是叶伊人的老爹,都已经够让他自责的。

    可现在,这个杨逍遥,不仅是叶伊人的爹,还是杨化宇的叔叔,这要是让杨化宇知道,自己杀了他叔叔的话,不知道会是何种心情!等李不凡回过神的时候,视频已经播放完了。

    但后面的内容,李不凡并没有听到,使得他又重新播了一遍。

    这个视频,简单来说就是杨豪的自白。

    后面的内容大概意思是,这个任务极为艰巨,就是得到富神宫的天机图,潜伏了两三年后,他终于得知了天机图被藏在哪了,偷偷去拿的时候,就遇到了同为富神宫杀手的叶温柔。

    二人也因此结缘,更是知道叶温柔背后也有个势力,使得杨豪一时间面临两难的选择。

    要么成全爱人,把天机图交给对方要么自私一些,将天机图交给国家。

    但这样做的话,叶温柔就会因为任务失败而死。

    使得二人都想牺牲自己,成全对方,所以事情就僵持住了。

    也是这个时候,叶温柔怀孕,无法继续留在富神宫,于是二人便满世界逃亡。

    最后在叶温柔要生产的时候,逃到了华夏。

    本来杨豪想将天机图交给国家,然后请求国家保护叶温柔的。

    可是富神宫找到了二人,叶温柔早产生下了叶伊人,但却死了。

    杨豪抱着女儿,逃了出来。

    使得杨豪伤心之下,也顾不上任务不任务了,将女儿交托给了福利院之后,便去找富神宫的人报仇。

    而这段视频,正是杨豪在打算去报仇之前,录制下来的。

    他想过,如果死了,他要用一种方式,告诉国家,他并不是背叛,而是情不由己。

    但若是报仇成功,那么他就会毁了这段视频,然后把天机图交给国家。

    而他之所以没有在报仇之前交出天机图,就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后手。

    也是因此,他才会在报仇失败的情况下,被川岛圣雄折磨的满身伤疤而没死。

    因为他始终都没有交出天机图。

    但这一切,在富神宫抓到了叶伊人,看到了叶伊人的长相后,便将她和杨豪做了亲子鉴定,在发现二人又血缘关系后,以此来威胁杨豪。

    杨豪这才在无奈之下,交出了天机图,不过是假的。

    后面的事,李不凡都是听血神说的,毕竟他也是富神宫的高层。

    在听了杨豪的遭遇后,李不凡心情非常沉重,他不知道为什么,杨家的男人感情遭遇都如此坎坷,命运也都如此多舛。

    想到不久前龙老提起杨豪时说的话,李不凡觉得有必要让对方看到这段视频,于是拷贝了一份,发给了陆锦明。

    然后又打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

    李不凡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叶伊人的下落。

    使得他拿出手机,联系了影子,发给了对方一张叶伊人的相片,将他找一找这个女人。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不凡跟血神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并在离开前,警告对方不准杀人喝人血。

    血神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开口道:“我叫弗兰克斯坦,不叫血神。”

    李不凡挥了下手:“知道了弗兰,你现在自由了。”

    李不凡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天运酒楼,去找杨化宇了,顺便看看沙沙的伤势。

    杨化宇见到他很高兴,更是兴奋的说起了沙沙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唯独曾经留下的烧伤疤痕还在。

    于是,李不凡给白清寅打了电话,叫对方邮过来几瓶雪凝膏。

    而在这期间,李不凡的内心,一直都挺受煎熬的。

    想跟杨化宇说一下找到了他的叔叔,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使得李不凡待了一会便走了。

    ……几天后,逍遥派的大殿之内,正有几个老者坐在椅子上。

    其中一个老者,正是前几天出现在东洲省的周福。

    而在他的对面,则是坐着一个没有左耳的男人。

    这男人看起来六十岁左右,非常胖,穿着一个敞怀的长褂,眼睛不大,张着一张笑面,看起来就跟弥勒佛似得,非常喜庆和善。

    不过,他的手中却是拿着一杆烟袋锅,时不时的吧嗒两口,令得大殿之内,弥漫着咽气的同时,还有一股如同花香一般的气味。

    “周师兄,大驾光临,真是让我派蓬荜生辉啊!”

    烟袋男笑呵呵的道,还客气的指着桌子上的茶杯道:“这是我派特有的逍遥茶,是珍藏了八年的熟茶,味道很醇厚,尝尝。”

    周福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问道:“凤荣贤弟,我就有话直说了,这次来是有要事要面见白掌门。

    烦请凤荣贤弟通报一声。”

    “掌门在闭关,暂时不见客,还请周师兄担待一二。”

    白凤荣笑呵呵的道,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但里面却是有精芒闪烁,抽了口烟袋锅,笑道:“周师兄有什么事,也可以跟我说,我会转达给我们掌门的。”

    周福沉吟片刻,然后把李不凡的存在说了出来,最后还强调道:“我曾经见过贵派的传承至宝开天剑,所以我敢肯定,这个叫李不凡的年轻人,手中的剑,就是宝剑开天。”

    “而他也姓李,年岁也很是相当,甚至眉眼与李天行有几分相像。

    所以我怀疑,此子就是李天行的独子李凡尘!”

    白凤荣吧嗒着烟袋,没有出声。

    使得周福深吸口气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此子身手不俗,具备了古武宗师的实力,加上还有宝剑在身,很是了得。

    倘若他真的是当年的李凡尘,过不了多久,此子就会回来为他父母寻仇。”

    “所以,凤荣贤弟,对于此子,你们务必千万留心,宁可杀错,也莫放过!”

    白凤荣陈有片刻,问道:“周师兄可曾亲眼见过此子?

    是否有跟他交过手?”

    “不曾见过,也未曾交手。”

    周福道:“毕竟,我曾和那臭老道打过赌,不再动手杀人,否则我定然会帮助贵派解决这个后患!”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