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章 黑夜圣骑士,缠斗!(上)

    裴骄自然也敢不拿全部实力来应付这样的对手,因为这次的对手是一个没有嗅觉、触觉甚至感知的怪物,类似能移动的陶俑一样的怪物,唯一区别是再生的能力实在可怕,然而,攻击并不算没有效果,眼下,他咬牙就朝前跑了过去,巨大齿口的巨剑横着切劈下,完全是朝裴骄的脑袋位置砍了下来。

    “擦,妈的,我还没完全模仿出来啊,快,脑速快给我运作啊?楚,暂时借给我你的能力用一下?”

    直到是现在裴骄也只敢着低着头望着巨剑缓缓看下的一个动作徐徐而来,而他本身的动作是不慢,眼神叶渐进迷离,迅速从空间袋拿出高斯冲锋枪,就原地向后跳起,动作夸张,但却是在巨剑切下的瞬间避开了攻击,巨剑就重重的摔落在地,而且高斯子弹的威力也不是一般武器能媲美的,连发的三枪齐齐发射,就连续砰砰砰的声响持续响起,那陶俑身上的铠甲出现三处损坏,而那巨剑直接被子弹穿透打的碎裂不堪。

    但这样的伤口就连陶俑自身都无法伤害到,虽然明显感受到伤害的缺口在迅速附着粘合,复合的速度竟是随着损坏的程度出现相应的速度变化,而现在速度已经到了肉眼明显能感觉到的慢的一个阶段,这种层度下要是跟上去继续补枪效果也许会更明显。

    裴骄所看到的周围,忽然是三个高头大马,是一个普通人一倍多的土人也是在身边,身上附着着黑色的铠甲,还有与身后覆盖的黑色气息,那种气息实在有种很微妙的感觉,但不到这时,三个土人,手持斧头都连忙迅猛砍来。

    这三个的素质显然也不弱,有着和未开启基因锁的裴骄一较长短的实力,虽然听起来绝对没有什么了不起,但看似已经是很厉害的角色了,就连现在的裴骄要是一个不小心吃下了一斧头,或者看清了对方的实力,故意挨招也有可能一瞬间被凌迟处死,所以自然是打的异常小心还有艰辛,连放了几枪,打空了后便朝有目的性的灵活躲闪,完全利用了基因锁一二阶段没有的水准。

    这就是骑士还有圣骑士的区别?身材矮小的黑衣陶土骑士是一般的士兵,而那个巨大附着黑色气息,骑着黑豹的陶俑则是将,两者区别本质是大的相差很多了,没有什么比这时候小心迎战来的可靠,而就在纠缠的时候,那另一边绿洲队的几个资深者还有三个新人望着令人抽搐的场景心里一片凉意,眼下,身边走来了几个同样是土偶的骑士。

    三个骑士也都佩戴带着齿口的黑剑,锋利的齿口,还有那几个黑夜骑士身下的坐骑也是豹子,眼中蓄满了紫色的光辉,那豹子身上也都是土偶的构造,更可怕的是那些构造居然参入了金属,完全背面能反射光的颜色,居然是这样的构造,这样的战斗可怎么动手才是啊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是石头,又是铠甲的,莫不是工艺品还是什么?要是兵马俑可就更值钱了,你们说我说的是不是?”绿洲轮回小队新加入的王福笑嘻嘻地说,却是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和可怕。

    “我知道中华瑰宝文物。”桑塔纳笑道。

    “都别吵吵了,给我闭上嘴,准备逃?托马斯,你的禁光术应该已经能熟练使用了吧,待会儿听我的口令?”俊浩毫不犹豫的往前站了一步,手里也已挑起巴尔姆克胜利者之双手剑来。

    “可恶,为什么我非要听你的口令?”

    “少罗嗦,它们来了...”

    相对于新人们的无助,几个人资深者突然都站了起来,那个先前晕厥过去的男人坐起后,却是一下被黑夜骑士腰斩了,虽然肢体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待到脑袋迅速感受到痛苦后,已经哀声痛苦的交换了起来,那种声音相大不久便是所有人额头冒起一阵冷汗,而俊浩也已经是作出了放手一搏的姿势,因为她很有可能要一次性对付三个这样程度的对手,一个还算是勉强可以接受,两个可能受伤也倒是能解决,但如果是这样三种一起全上的程度,要他怎么也算是不太可能的做法,重伤或者不要命的攻击倒也是有可能做到的,但还是要有机会,而且机会还只有一次。

    趁着机会,那三个黑夜骑士便是飞一样的扑了过来,踩踏完僵死的尸体往这边扑了过来,俊浩已经毫不迟疑解开了基因锁,那种状态和微妙也很能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但现在完全是顾不得这一点的说法了,虽然还没有圣斗士的圣衣包裹,他挥动巴尔姆克胜利者之双手剑,轻轻挥动,一阵剑芒覆盖的绿光闪烁飞夺而过,迅速卷起一道强烈的劲风,然后是一剑来回挥斩动,金铁交加的声响不停地响起。

    “好快,这已经不是人类该有的速度了吧,没想到一个骑士就这么厉害,想象这个世界有这么多的神佛,每一个神佛都有着无法估量的实力,这可真的是很难办了啊?”俊浩连续被三个陶俑持续攻击着,虽然基因锁第一阶段增强了些反应能力,但他丝毫是无法躲避的,身后的好几个人都没有战斗能力,那些个新人咬着下嘴唇望着被土偶持续进攻的俊浩,这个男人后退了一步,胸口的位置燃烧起一股无名的火焰。

    那攻击实在是快得很,假使郎奇托马斯有戒律之光,拥有非常多的压缩时间的计算能力,但命中率现在却成了大问题,待他朝周围看了过去,接着是俊浩咬着牙,已经是一刀刺入了陶俑的肚子上,“刷”土偶的那一块部位整个都化为了尘埃,只有那些个肢体却还在死灰复燃想要恢复成原来模样,也就只好把双肩刺入脑袋上,一口气就解决了一个难缠的黑夜骑士。

    而俊浩也持续受了几次攻击也力不从心的往后躲,那攻击一次比一次迅猛,看得出刚才的攻击正是出其不意才有了准备动作,往前跳跃起来,一个跨步朝前猛突,手臂也已经震的酸麻无比,相比之下,那两个黑夜骑士的身体素质也同样出类拔萃,稍微停顿了一下,举起一把斧头和一个锤子,双管齐下,两边都同时打了过来,但俊浩已经无法躲避了,身后是一堵墙壁,已经没路可走了,而拿锤子和斧头是轮在脑袋位置的,那部位是必然死亡的一处。

    “小心!”

    “快,禁光术!”

    “那攻击没用的,我知道下场是什么,但是这个世界是无限的世界,时间点还有线都是必然也是没有后悔路可以走的,所以你要做就快做...”

    “嘶!”

    托马斯身躯微微颤抖,以及那汗毛以及散发紫色的光,光中飘出异样的气息,旋绕包裹着两个黑夜骑士,虽然看起来气体并没有直接给黑夜骑士带来任何的伤害,但能看到黑夜骑士的泥土制作的身躯在颤抖,以及是无法恢复的裂纹正在产生开来,然后是一道蓝色的光圈也在这时候忽然从两个黑夜骑士身上闪烁了一下,不过在这时,那两个黑夜骑士身上从头到脚,又是从那锤子、和斧头处迅速化为飞灰开始消失起来,不过在那锤子消失的瞬间,那还是带了点力道把俊浩给打的撞在墙壁上。

    “要你多手,我本来是可以解决它的!”

    “呼呼呼,我也不想啊?呼呼呼...”

    俊浩滚在墙壁一旁就坐了起来,一种不详的感觉突然感受而来,接着,身后一个身躯瘦弱,像是精气神被夺走了的行尸一样的,另一个已经完全没了站样,脸部在剧烈扭曲,仿佛再忍受着什么,不过那种感觉不一会儿是消失了,但看来那种伤害已经是很高了,也卒于令一般的普通人致死的伤害。

    “刚才的算谁的啊”

    “这东西没有奖励点数,可见的这已经不是生物构造。”

    “千钧一发,总算成功了!“

    几个人互相讨论了一番,刚才的那个超乎的攻击正是因果律的攻击方法,而那个人的使用者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们几个好像也看穿了这一切意外,这时候都纷纷感受到来自另一边危险感觉,那种感觉即使远处都是扑鼻而来的危险性的味道,这不所有人立即都看了过去,只不过看到的仍是一片黑暗罢了。

    “啊!”裴骄离着那几个人黑夜骑士是比较远的,然而但现在对面的黑夜圣骑士突然发力,一下子勇突进过来,刷的一下,他仿佛受到了重击一样,整个人仿佛落到了钢铁上,但好在身形猛烈策动开,已经是一个长矛刺中了腹部,伤害到了里面的肠子还有脾脏。

    “小心!”

    趁此机会,宇择突然就勇猛冲刺而来,借着刚才的机会,举起惊寂刀迅速甩落而去,黑色的长剑已经迅速瓦解开来,那裴骄捂住流血的肚子一脸惨白的蹲在地上,基因锁的状态从痛意之中反应了过来。

    但那黑夜圣骑士却没有被这样的攻击打断后感到诧异,反倒带着阵阵怒意,双眼闪起寒意的红光,这不是人类该有的眼神,也是这样身后的披风倒飞了起来,已经是在地上无视重力的跑了起来,那豹子的速度简直与真实的豹子还迅速,豹子走哪儿哪儿就阵阵出现裂纹还有地面些许的颤抖,仿佛地裂山崩一样,就这样带着巨大的杀意袭来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