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与死神赛跑

    第461章与死神赛跑

    苏占托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才睡三四个小时,又要到处奔波,身体能好才怪。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让人钦佩了。

    不过,对于冯天策的关心他还是很欣慰,便笑着点点头说道:“灾情不解除,哪有闲的时候?先不休息了,咱们这就上山去看看。”

    附近村庄的农田,冯天策都支援了抽水设备抗旱,他自己这边的村庄肯定也不能落下。所以苏占托决定直接去山上看看,这样也可以节省时间。

    “好的,我这就安排。”

    冯天策知道苏占托最关心什么,所以也不废话,当即招来了张有才让他安排全地形车以及司机。

    这时,苏占托的助理才走过来给冯天策介绍了苏占托的随行人员。冯天策和他们挨个握手打招呼,一圈走下来,他记忆最深刻的当属那个叫萨梧的县长。

    “冯董,车辆和司机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请部长先生和各位上车吧。”

    几分钟以后,十二辆配备好司机的全地形车就到了村口。齐修远走过来笑着邀请大家上车。

    苏占托和他的随行人员,都好奇的多看几眼全地形车。这种车辆,一般民用的都不多见,更何况这种奔驰外销型军品呢?

    “走,听人家的,都上车。冯先生,你和我乘坐一辆车。”

    苏占托大手一挥,率先上了一辆车。他刚坐下,就笑着招手,示意冯天策和他同乘一辆车。

    冯天策赶紧走过去坐在了苏占托的身边,众人也纷纷上车。齐修远和张有才、乔木森等人也都各自选择不同的车辆坐上去,他们将陪同大家一起上山。

    全地形车在山林小道上行驶,如履平地,倒免去了一行人爬山的辛劳。

    苏占托笑着说道:“你现在也算是鸟枪换炮了啊......我第一次到你这里来,可是徒步进入丛林的。”

    “必备的工具、设备还是要添置的,提高了各项工作的效率,也等于是节约了成本。”

    冯天策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便不再言语。此时的苏占托,已经把目光都投入到了山林之中。

    从进入冯氏木业的林场开始,苏占托的眼睛里面就只有满目的青翠。时间已经逼近夏季,天气越来越炎热。但是乘坐全地形车行驶在绿树成荫的林间,还能感受到丝丝的清凉之意。

    一路看过来,野花野草,灌木树木,几乎都是枝繁叶茂。这里,看不到干裂的土地,也看不到枯黄的枝叶,有的只是勃勃的生机。

    十二辆全地形车,一直行驶到A16区才停下来。

    苏占托拒绝了助理的搀扶,自己跳下了车。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冯氏木业的林场,特别是冯天策承包的十万公顷林地,是不存在所谓的旱情的。

    在A16区,他甚至还看到了潺潺的溪流。尽管溪流很小,水量也不大,但在这个干旱的季节,看到它就像是看见了希望。

    “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占托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冯天策。按理说,他应该高兴才对,毕竟他最关心的西南山脉情况良好。但正因为情况好的大大出乎了他自己预料,反而让他深受刺激。

    “咳咳,这个我们前一段时间也组织了大量人手和设备,进行了抽水灌溉。不过,山林里的水源并没有因为这次干旱而出现大面积的干涸......这算是运气好?”

    冯天策笑着回应道。这事儿无论怎么解释都不对,还不如不解释。森林有它自己的自然法则,多说无益。

    这时萨梧县长笑着接了句:“应该是菩萨在保佑你......”

    苏占托闻言皱了皱眉,盯着萨梧看了好一会才说道:“冯先生善行无数,功德无量,菩萨自会保佑他。但你想过没有,森林本来就有涵养水源的功能。大旱之后溪水不断流,说明人家的环境保护工作做的好。”

    萨梧本来也就是说了一句恭维的话,谁知道苏占托不爱听,他站在一边讪讪一笑,有点不自在。

    “哈哈,苏占托先生说得好!萨梧县长说的也对......要我说,还是豆蔻山脉自有灵性,是一座宝山啊!”

    冯天策站出来打了一个圆场,苏占托轻轻颔首,萨梧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丛林深处的情况和这里一样吗?如果丛林深处的溪流也没有断流,那么整个西南山脉算是保住了。呼......”

    苏占托忽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现在才发现之前自己身上的压力是多么的大。

    把眼前这十万公顷原始森林承包给冯天策,实际上苏占托在背后起了很关键的作用。他所承担的风险是隐形的看不见的,但又确确实实的存在。这是他的一个软肋,但也没办法,他需要冯天策的资金支持,从而发展壮大基金会和豆蔻山脉自然保护基地......

    所幸,苏占托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他很很欣慰的看了一眼冯天策,同时还不忘瞪了一眼萨梧县长。

    说起来,萨梧这个县长从旱情加剧以来,还是第一次来到西南山脉。这倒不是他不尽职尽责,而是当僧王也很明确的站在了冯天策的背后,所有人包括萨梧在内,做什么事情都有点缚手缚脚的感觉。

    所以他才让乔木森传话,想和冯天策见上一面,顺便看看这里的灾情。只可惜,还没成行苏占托就前来视察了。

    虽说苏占托不是他的直属上官,但给这样一位大佬留下不好的印象,终归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冯天策在一旁冷眼旁观,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苏占托先生,西南山脉的旱情算是已经遏制住了。这一方面是靠着大家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得到了部里和县里大力的支持。萨梧县长早就说要来林场看看,只不过当时我正在中央山脉帮助保护基地进行抗旱工作,倒是辜负了人家的好意......”

    冯天策对于萨梧县长既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恶感,但他同样不介意顺便拉人家一把。

    苏占托笑笑,明白冯天策的意思,便没有再继续为难萨梧。

    萨梧此时不好说什么,但却通过眼神向冯天策释放了善意,表示自己领了他的情。

    “再往前走走,我还想多看看。”

    苏占托的心情不错,这么长时间以来,今天是唯一有好消息的一天。

    冯天策想了想,就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山坳营地。这一带不光是风景如画,水源充足,还有着天下闻名的野生幽灵兰。就当是让他们放松一下吧。

    守卫幽灵兰的士兵看见车队就走了过来,冯天策和助理去和他们交涉。而苏占托的卫兵自然是接管了此地的警戒。

    冯天策瞅机会,拿出卫星电话通知了洪烈和叶琳娜。苏占托看起来虽然很兴奋,但满身的疲惫藏都藏不住。他让洪烈把运输直升机派过来,等这边完事了,就可以让苏占托乘机离开,直接去保护基地视察。

    “苏占托先生,各位,这就是野生的幽灵兰。”

    在木屋前休息了一会儿,冯天策就领着一行人来到了树林里。他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幽灵兰,便退到了后面,任由这些人在那里驻足观赏。

    “这就是幽灵兰啊!咱们国家唯一一处野生的幽灵兰,太珍贵了。”

    “啧啧,真漂亮,拍张照片吧......”

    所有人都惊喜异常,见冯天策不反对,不少人都凑近了和幽灵兰合影。

    苏占托也静静的观赏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冯天策的跟前。他这些天劳累过度,再加上今天的心情大起大落,感到身体有点不舒服。

    “苏占托先生,这一片野生的幽灵兰保护的很好。这里不光是有士兵守卫,保护基地的植物学家也经常来这里做研究......”

    冯天策说着说着,忽然发觉不对。他一扭头,就看见苏占托脸色异常苍白,额头还有很明显的冷汗。

    “您怎么了?我扶你坐下吧。”冯天策赶紧伸手扶住苏占托,慢慢的让他坐在地下。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被人发现,最先冲过来的是苏占托的助理,紧接着是他的卫兵还有他的下属。

    冯天策让出了空间,走出来赶紧给洪烈打电话,说不管直升机有没有起飞都赶紧从保护基地带上医生和担架赶过来。

    “大家都别慌,所有人都退后,给病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这时,萨梧县长站了出来,让大家不要围在那里。病人需要良好的空气流通,都散开才是正确的做法。

    现场只留下助理和卫兵,他让苏占托平躺下,头枕在他的腿上。

    “冯先生,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赶紧开车把部长送到菩萨市去?”

    萨梧清场之后,也有点慌。他走过来问冯天策,该怎么转移苏占托。

    “先别急,我已经让保护基地的运输直升机前来接苏占托先生了。另外,其他的人员就先乘车返回吧,让他们从村里直接去保护基地。”

    冯天策不好直接安排这些人,所以他就和萨梧说了自己的想法。萨梧此时倒很干脆,直接让所有人都走。

    很快,山坳营地除了守卫幽灵兰的士兵和一个病人,就只剩下冯天策、萨梧、助理还有苏占托的四个卫兵。

    十二辆全地形车,都全部开了回去,冯天策也打算跟着直升机一起去医院。

    “飞机来了......菩萨保佑!”

    此时苏占托的情况很不好,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萨梧急的直跺脚,苏占托部长要是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他肯定没有好下场。

    由远及近的直升机机翼的轰鸣声传来,萨梧才算舒了一口气。不多时,运输直升机就降落在山坳的空地上,叶琳娜带着两名医生抬着一个担架,飞快的跑到了近前。

    “怎么会这样?冯,出了什么事情啊?”

    叶琳娜眼睛通红,像是要杀人的样子。冯天策抓住她的手,示意她安静下来。

    “叶琳娜,稍安勿躁。苏占托先生应该是积劳成疾,估计不会有大问题。赶紧,把苏占托先生抬上飞机,救人如救火啊,其他的路上再说。”

    冯天策看到两名医生已经在采取一些急救措施,心里稍微有了点底。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抢时间,和死神赛跑。

    “嗯嗯,我知道了。”

    叶琳娜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俯下身和两名医生交代了一句。医生也觉得需要尽快把苏占托先生送到医院,于是很快就把他放到了担架上。

    “走,都上飞机。萨梧县长,叶琳娜,我觉得应该直接把部长送往金边,那里的医疗条件更好,你们的意见呢?”

    两名医生和四名卫兵抬着担架稳稳地朝着直升机走去,叶琳娜和冯天策还有萨梧走在后面。

    冯天策觉得直升机即便是去菩萨市也节省不了太多的时间,还不如直接去金边。因为只有金边才有好医院和好大夫,在这一点上,菩萨市明显差的太多。

    萨梧点点头,反正他送苏占托到了医院就会跟着直升机返回,去哪里都一样。

    叶琳娜考虑了好几分钟,最后也认同了冯天策的提议。

    可是等上了飞机,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其中一名医生走过来说道:“叶琳娜博士,部长先生的情况很不好,我两人判断他可能是脑梗,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动手术。”

    叶琳娜看看冯天策,冯天策看看萨梧,三个人都慌了神。

    不过,冯天策还是马上冷静了下来。他干搓了一把脸,问道:“现在飞金边和飞菩萨市有区别吗?”

    “有!现在这种情况,每一分钟都很宝贵。能快一点就尽量快一点。”

    医生的回答很坚决。

    “好,马上起飞,目标菩萨市。”

    冯天策当机立断,也懒得再和几人商量。现在就是奔着救命去的,先救命再治病,把命抢救回来了再转院都行。

    运输直升机很快腾空而起,消失在了山坳营地的上空。

    一路有惊无险的赶到了菩萨市最大的医院,医院开启绿色通道,直接把病人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闻讯赶来的菩萨省官员陆续到达,现场有点嘈杂。苏占托的助理和萨梧忙得团团转,在应付这些人。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