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风雨楼的威风

    秋戈依旧带着几分玩笑,看着万安的神情有几分怜悯,在场的外人,唯有他最清楚柳寒的实力,这几个乞丐来捣乱,那不是找死吗?不过,他依然有几分好,想看看柳寒倒底怎么处理。

    柳寒看着万安,万安迎着他的目光,神情痞赖,那意思很明显,你来打我啊!

    柳寒笑了笑,径直走到他面前,抱拳大声道“这位兄弟,柳某到帝都不久,不知可有得罪的地方?”

    万安没有答话,这很明显,不能答。

    “柳某过往可曾与阁下有仇?!”

    万安还是不答,柳寒神情渐渐严肃,厉声道“我们既无仇又无怨!阁下今日总要有个说法。”

    万安还是不答,周围的乞丐们象没看见他们似的,依旧叫着恭喜财,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柳寒心无奈,这几个乞丐居然油盐不进,逼着他动手,再看四周出现几个衙役,漠然的看着这边,显然他们在等待。

    柳寒伸手抓起一把铜钱在手心搓揉,铜钱寒冷如冰,在他手心里却渐渐变热,再张开手掌,几枚铜钱已经融为一块,万安神情大变。

    “别人可以收拾你,你觉着我是不是也同样可以做到?我给你.。。”

    正说着,许远忽然叫道“漕帮舵主沈易送匾额一块!”

    柳寒回头见一壮汉正让人将一块红绸遮着的匾额交给柳松,柳寒赶紧过去抱拳“多谢!多谢!请里面喝茶!”

    “鄙帮正逢多事之际,沈某不多留,柳先生客气了。”沈易抱拳回礼,看着万安朗声答道,放下拳头,沈易低声问“这是怎么啦?”

    “一点小事。”柳寒淡淡的说,沈易笑了笑,缓步走到万安面前,低头看看两簸箕铜钱和托盘的银锭,漫不经心的说道“柳先生好涵养,也别太贪心了,该收手便收了吧。”

    “沈爷,您是漕帮的英雄好汉,吃的是水饭,咱们要饭的,不过讨个喜钱。”万安不冷不热的答道。

    沈易有些惊讶,脸色随即阴沉下来,心顿时怒火烧,连这垃圾样的无名鼠辈,都敢当面拒绝他,当面羞辱漕帮,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沈易冷笑两声连说两声好,转身便走。

    万安得意洋洋,乞丐们的叫声霎时变得更高。

    “妈的!这小兔崽子是什么东西,沈爷,干脆教训教训他!”沈万身后的一个青年壮汉忿忿不满的说道。

    “沈爷,干脆你下令,对这样的东西,我一个人便够了!”

    沈易带着的两个手下愤愤不平,沈易先是沉默不语,只是脚下加快,过了会才忍不住说“我们和姓柳的没有什么交情,今天来是刘师爷的安排,我们现在主要对手是落马湖的水贼,这些叫花子不过是小贼,没必要。”

    沈易铩羽而归,柳寒很是惊讶,脸色更加阴沉,掉头进屋,低声吩咐柳铁,过了会,柳铁将柳罡带来,这柳罡便是田罡,田罡败给厉岩后,被田融丢在百漪园,柳寒把他带回家,给他治好伤,他便留在了柳府,改名柳罡,而田家他已经回不去了。

    “老爷。”柳罡的神情略微有些激动,他知道前面出事了,柳寒叫他来肯定有所吩咐。

    “待会你去换身衣服,然后从后面绕出去,等在人群外面,看我的手势动手,明白吗?”

    “明白!”柳罡有些犹豫,柳寒看着他说“我不是田融,我的护卫都是有什么话直说,用不着藏着掖着。”

    “是老爷,”柳罡再没犹豫,要说在柳府在田家舒服多了,没有那么多规矩,也没有那么多等级,平时训练修炼,大家都一视同仁,没有因为他后来便受到轻视,当然一些无形的东西还是存在,如功劳。

    “老爷,我在帝都待的时间不短,这些花子,除了内城外,外城各处都有,花子多了便划分地盘,”柳罡将这些花子的情况简单介绍一番“其实,对付他们很简单,只要找几个衙役出面便行了。”

    柳罡微微摇头,柳铁解释说“晚了,外面有几个衙役,不过他们好像正等着我们动手。”

    “如果是这样,这些花子必定是受人指使,”柳罡肯定的说“对方多半是冲老爷来的,如果是这样,府里的人便不能出面。”

    “所以我叫你出面。”柳寒说道。

    “我也不是很合适,”柳罡思索着说“老爷,我怀疑,我只是怀疑,这事可能是我的旧主,田融指使的。”

    “田融?”柳寒有些惊,他都快忘记这人了,柳罡却说是他指使的。

    “对,”柳罡点下头“老爷对田融不了解,我跟了他七八年了,对他很了解,他的性格,简单的说便是睚眦必报,老爷前次在百漪园扫了他的面子,以他的性格必定要报复。”

    柳寒仔细回想下自己到帝都这段时间的作为,在帝都他很谨慎,姑臧长安谨慎多了,虽然遇几次风波,可他都没出面,出面的是小赵王爷和薛泌,唯一一次是在百漪园以十万两银子砸退田融。

    “不管他是谁,我们可以慢慢查,现在要把外面这事解决了。”

    “老爷,我明白,我的意思是,如果是田融的话,他肯定派有人在外面看着,若认出我,恐怕会给老爷带来麻烦。”停顿下,柳罡又补充道“我的命是老爷救的,老爷有吩咐,我万死不辞!”

    柳寒略微思索,觉着柳罡说得不错,这事很可能便是田融干的,他到京后没有与人结怨,除了田融。如果是田融,柳罡出手便不合适。

    “老爷,我有个主意,”柳罡迟疑下看着柳寒,柳寒微微点头,柳罡又说“帝都闲汉不少,我们可以派人去收买几个,几两银子便行。”

    “来得及吗?”柳铁怀疑的问。

    柳罡微微一笑“离这不远便有,用不了半袋烟的功夫。”

    “行,你去办!”柳寒点头“不过,什么时候动手,看我的手势。”

    柳寒又叮嘱了下细节,才转身出门。店门前,万安带着乞丐们依旧在高声喧闹,周围看热闹的更多了。

    “这帝都的乞丐都无法无天了。”秋戈叹道。

    鲁璠同样摇头叹息“刁民,刁民..”

    柳寒冷冷的看着,万安很是得意,他拒绝了沈易,因为他不担心漕帮,漕帮虽然人多势众,但漕帮的力量多在水和码头,主要在城外,城内的力量并不强。

    万安挑衅的看着柳寒,那意思很明显,柳寒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怒火,看看四周的来宾,多数来宾送了贺礼便离开了,还有少数几个留下了,此刻他们都担忧的看着眼前的情形,这其便有鸣玉斋的掌柜。

    柳寒心里闪过一道疑惑,除了田融外,这会不会是鸣玉斋指使的呢?

    “唉,这帝都的叫花子便是这样,当年我们开业也遇过,这些东西赌你不敢动手,而且,这些家伙和衙门多有勾连,柳先生,小心点,咱们是商人求财不求气,..”

    鸣玉斋的掌柜很机灵,看到柳寒在看他,立刻意识到,马过来表示,柳寒知道他的意思是,这是向他表白,鸣玉斋和这事没关系。

    “多谢,多谢,没事,我能应付。”柳寒笑道,拍拍他的肩膀,鸣玉斋掌柜立刻告辞,柳寒笑嘻嘻的将他送走,再转身眼便有了股狠厉。

    “柳掌柜,在下来迟,恕罪恕罪!”

    柳寒回头转身,一条满脸胡子的彪形大汉抱拳乐呵呵的过来,身后两个精壮汉子同样抬着块匾额。

    “在下风雨楼李四,大当家的不在,吩咐我来道贺,昨晚喝多了,今儿来晚,抱歉抱歉!”

    李四的声音洪亮,半条街都能听见,万安神情巨变,乞丐们的声音一下便弱下去。

    柳寒笑呵呵的客气几句,吩咐柳松将匾额接过去,揭开红绸布揭开,很俗气的四个字,财源滚滚,不过,做工很精细,看得出来很早便准备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四瞪大眼睛,看着门口的乞丐们,又看看万安面前的铜钱和银锭,知道出了什么事,不由一怒,两步便跨到万安面前。

    “妈的!什么玩意,柳先生是我们风雨楼萧楼主的朋友,怎么着!你在这找财路,妈的!你的瞎了狗眼!”

    此刻万安的表现与刚才面对沈易时完全不同,脸色苍白,眼神都不敢与李四对视,连声分辨“李爷,李爷,小的不是不知道吗,这要知道,给小的八个胆也不敢来啊,这走,这走!”

    说着,低头看了看那铜钱和银锭,正犹豫着要不要拿走,李四冷笑道“怎么着!要我请你!”

    “不敢!不敢!”万安连连打拱,仓皇的带着乞丐们走了。

    与钱相,命更重要,即便乞丐也要顾命。

    这风雨楼和漕帮不同,漕帮算是半的话,风雨楼便是完全的,漕帮动手还要找点理由,风雨楼的好汉却不会,一挥手便能让他们这帮人灰飞烟灭。

    柳寒松了口气,这个结果是最好的,这无赖也怕真敢要他命的。

    “多谢!多谢!”柳寒露出感激的神情,顺手从怀里抽出张请帖送给李四“过几天,我在百漪园办拍卖会,这次拍卖都是我从西域带来的珠宝精品,到时还请柳当家的赏光。”

    李四哈哈一笑“一定,一定,萧大哥走时交代过,说柳先生初到帝都,若有什么为难之处,柳先生尽管吩咐,”说到这里,他靠前一步,在柳寒耳边低声说“大哥已经交代,柳先生不用见外。”

    柳寒明白了,这李四定是萧雨心腹,萧雨留他在帝都,定将他们之间的关系交代清楚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微微一笑,颌表示明白。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