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拍卖会(上)

    腊月十六是休沐日,帝都各官衙几乎都放假,除了少数值班的小吏,其他官员都在家休假,正好恰逢新年和元节,帝都人都在忙碌的准备着,大街和周围乡间,车水马龙,满载着各种东西,京兆尹奉命清理城市,大批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乞丐被驱逐出城,帝都变得清爽了许多。

    或许是万安们被驱逐出城了,百漪园门口没有了唱莲花落的,柳寒早早的便到百漪园,最后一次检查了场地和服装,秋三娘一直陪着他。

    院子里的姑娘们兴奋不已,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一边试着服装,一边唧唧喳喳的议论着,今天的演出的服装全是柳寒订作的,包括旗袍,连衣裙,等前世很普通的样式,可在这些姑娘眼,是那样神。

    “青青,好姐姐,把这个裙子让给我吧。”

    “这个叫什么,旗袍,为什么叫旗袍呢!”

    “萍儿,我们换一下吧!这块玉佩你带着更漂亮!”

    .。

    柳寒头都大了,连忙将姑娘们叫到一起,告诉她们,所有服装和要展示的珠宝不能变。

    “你们每个人都穿的服装和配饰都是我安排的,私下里不能换,每个人都必须穿规定的服装和配饰,媛媛姑娘负责解说,如果你们私下里调换,她那会造成混乱,结果便是,顾客不知道展示的东西是什么,最终会造成整个拍卖会的失败。”

    秋三娘也在边严厉警告姑娘们,不准私下里搞小动作。

    两人同时力,姑娘们总算老实了,即便有几个不太满意的,也不敢再作小动作,老老实实的在那准备着。

    柳寒没有在前厅迎接客人,在前面迎接客人的是许远。

    让柳寒较高兴的是他的朋友很早便来了,秋戈鲁早早的便到了,俩人看着长长的t台,眼珠子都瞪大了,十分不解,柳寒给他解释了这个t台的作用,鲁兴趣大增,立刻便台走一趟,被柳寒一把拉下来。

    柳寒没有放过俩人,让俩人陪着自己,有不认识的客人便给他介绍,秋戈在帝都混了快半年,认识了不少豪门狂士,鲁则更是帝都豪门的熟客,所有帝都豪门都为他打开大门。

    随着来宾逐渐增多,柳寒见识了帝都的各路权贵,鲁和秋戈向他详细介绍了这些权贵的家世。

    “太仆寺少卿丁轩,富甲天下,据说在汇通钱庄的存款便有百万。”

    柳寒注意到那个神情有些倨傲的年官员,这人从外面进来时,很多人向他招呼,可他多数都没理会,偶尔与人见礼,也只是随意而已。

    “太仆寺少卿,这官不大呀。”柳寒低声说。

    秋戈微微一笑“他的官是不大,那是因为他前些年丁忧,这次是重新启用,其祖是开国十六元勋之一,其父跟随齐王出击鲜卑,被封郡公,不过,这家伙这次站队却站对了,坚决支持今,朝内传闻,他要到尚书台。”

    秋戈又示意丁轩对面的那便装的老者,这老头大约五十多岁,面色红润,颌下长须飘飘,正与身边的另一个官员闲聊。

    柳寒记得这官员叫崔均,官拜少府令,封爵怀远侯,无论官职还是爵位都这丁轩强多了。

    “他们俩人是死对头,这崔均清河崔家人,也是太皇太后的堂弟,崔家乃千年世家,品士族,尊贵无。这崔均历任荆州刺史,扬州刺史,全都是肥缺,怪的是,每次他调任,接任的必定是丁轩。”

    柳寒心想,难怪富甲天下,全是肥得不能再肥的肥缺,不富对不起自己。

    “今儿有好戏看了。”秋戈笑眯眯的看着柳寒,柳寒也微微一笑。

    这时秋三娘又引进来一位气度不凡的年男人,秋戈有些讶然的低声道“怎么他也来了。”

    柳寒顾不得细问,赶紧迎去,秋三娘将年男人交给,却没有象前面那些宾客那样转身离去,而是站在边。

    “王爷,这便是柳先生。”

    “柳先生,这是延平郡王阁下。”

    柳寒心里有些纳闷,不是个王爷,还是郡王,这秋戈的神情怎么那样。

    心疑惑,神情却很高兴,冲着王爷便要请安,延平郡王一把抓住他,笑呵呵的说“柳先生高才,三篇震帝都,小王早想结交先生,可惜世事无常,今日方得机会。”

    “王爷谬赞,我大晋人才济济,小子不过侥幸得名,其实名不副实。”柳寒赶紧客气几句,王爷毫无顾忌的大笑,拉着柳寒的手更舍不得放。

    王爷的笑声惊动了正在闲聊的众人,众人纷纷起身向王爷见礼,王爷随意的冲他们点点头,抓着柳寒的手却没放,给柳寒一点怪异的感觉。

    “柳先生最近可有什么大作,拿出来让孤王拜读一下。”王爷边走边问。

    “最近俗事忙碌,倒是作了几,王爷要看,拍卖结束后,我让人送来。”柳寒作个请的姿势,顺势将手从王爷的手抽出来,王爷眼不引人注意的怔了下,神情依旧保持温和的微笑“王爷今天来,柳某感激不尽,王爷请这边坐。”

    “你们也来了。”王爷扭头看着秋戈和鲁,秋戈神情微微有点不自然的过来见礼,王爷温和的说“听说你和柳先生交好,也不给我引荐,真是不应该。”

    延平郡王谈吐温和,没有一点架子,让人如沐春风。

    柳寒总觉着有点怪异,让他不想留在这里,便告声欠,王爷也没挽留,只是将秋戈留了下来。

    柳寒和鲁出来,到了门口,柳寒扭头看看,王爷正和秋戈说话,他眉头微皱,正要开口问,鲁却冲他摇摇头,柳寒只好将疑问憋在心里。

    宾客6续前来,让柳寒有点意外的是,素衣门的两个姑娘也来了,不过这两个姑娘不是自己前来的,而是和一个年青人一块进来,秋三娘介绍说那年青人是漕帮的少帮主方杰。

    柳寒注意的看了下,方杰皮肤略黑,身材硕长,举手投足之间,很是爽直。

    “怎么啦?看直眼了!”

    柳寒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萧雨到了,他没好气的说“你怎么才到。”

    “我到那么早干嘛,不是给你添麻烦吗!”萧雨耸耸肩随意的抱拳,他和方杰的穿着差不多,都是劲装,与他同来的便是当初一块到漕帮吊唁的虎贲卫军官宋讷。

    “柳兄,我只是来看看热闹,你不用管我了,忙你自己的吧。”

    柳寒知道俩人的意思,特别是萧雨,自己是他的伏兵,因此不愿在大庭广众下显得与自己的关系过于亲密。

    “俩人请吧。”柳寒也顺势而为,将俩人送进去。

    时间渐渐过去,柳寒现个问题,今天过来的人穿劲装的人不少,他不由暗自皱眉,这些人显然是江湖人,他记得在他审核的宾客名单,没有这么多江湖人,只有萧雨和漕帮。

    “这有什么,这些人是我请的。”秋三娘低声说道,柳寒不由气结,他忘记吩咐秋三娘了,她根本不知道这其的问题,而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趁机为百漪园打名头,为开春到来的花魁大赛造势。

    叹口气,由她去吧,反正已经来了,总不能将人家赶出去。

    时间到。

    几声轻轻的音符响起,仿佛自九天之飘落的珠玉,落在白玉的玉盘,又象有个小人在琴弦跳舞,一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媛媛穿着白色锦缎的旗袍,旗袍绣着大朵的牡丹,红色的花瓣娇艳欲滴,黄色的花蕊颤巍巍的,似乎有风在吹动,两只彩蝶正靠在花蕊。

    媛媛穿着高跟鞋,走着一字步,在台前停下,琴声恰到好处的停下,媛媛先扫视下全场,然后才轻启朱唇“瀚海珠宝拍卖会现在开始,今天给各位来宾展示的是的珠宝都是来自西域和凉州,所有珠宝在各位来宾的小册子都有介绍,各位贵宾可以对着小册子仔细审视.。。”

    站在这么多权贵面前,媛媛开始还有些紧张,说过一段话后,渐渐的稳定下来,后面的规则介绍得很详细,有来宾问话,她的回答也很有条理。

    “现在展示开始。”

    随着这句话琴声再度响起,青青先第一个出场,她穿着黑色抹胸拖地长裙,云鬓高耸,露出修长白皙的颈部,玉胸紧束勾勒出深深的事业线,裸露的双臂松松的挽着条白色的轻纱,轻步缓行,恍若云仙子。

    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傻了,不管是权贵还是江湖豪客,那见过这个,目光立刻便被牢牢抓住,没有丝毫移动。

    “唉,柳兄,我真的服了你,卖个珠宝,你都能玩出这么多花样。”

    秋戈悄没声的溜到柳寒身边,他们俩恐怕是在场人唯二保持清醒的人。

    柳寒有些紧张,老实说,在设计这些服装时,他很担心,这个时代能不能接受,会不会受到那些卫道士的抨击?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现在展示的是梦幻天使项链,这串项链是由八颗西域圣山的极品红珍珠和二十四颗西域圣湖极品白珍珠,挂坠是由蓝田绿翡翠雕制,..”

    媛媛的语平缓,下面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可柳寒却觉着他们看的不是项链而是青青这个人。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