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两小

    这样的事,柳寒都要和老黄商议,老黄的动作却慢,每次都要考虑几天才回答,而他没回答之前,柳寒绝不行动。

    “可行,柳铁不行。”老黄稳稳的答道,马上又补充一句:“武师以上的都不行。”

    柳寒愣了下,柳铁不去,这也是他的考虑,今后,他需要一个可以修为精深的心腹手下居中行走,在西域时,柳铁已经暗地里独自执行过多次任务。

    不过,柳铁的问题是机变不足,修为还需进一步提升,最好能迈入宗师境界。

    可为何武师以上都不行呢?

    “为什么?”

    老黄喝口茶才缓缓说道:“城卫军中武师以上的军官不多,武师进去多半引人注意,对他反而不好,嗯,我认为最好是挑几个武士顶峰的人,然后在短时间内跨入武师境界。”

    柳寒沉凝片刻点点头,老黄又说:“另外,低层军官更容易接触到士兵,一进去便居高位,反而与士兵远了,所以刚进去时,最好从下面干起。”

    “三十六铁卫你都知道,你看看谁合适?”柳寒又问,老黄呵呵笑了笑,没有开口,柳寒叹口气:“你这人啊,我可不是皇帝,没那套帝王心术。”

    老黄噗嗤一笑:“你就别穷摆了,你可没皇帝的命,我不说是因为你心里有数,说句实话,在用人上,我真不如你,不u过,就这点来说,你是个当宰相的料。”

    “宰相?”柳寒眉头皱起来,感到很不舒服,老黄眯缝起眼睛来:“怎么?宰相还不知足,非要当皇上?”

    “皇上?皇上这份工作不好。”柳寒摇头叹道,老黄乐了,柳寒摇头晃脑的说:“你看啊,干活干得好,都可以获得升职,你看县令可以升为郡守,郡守可以升为刺史,士兵可以升为伍长,只有皇帝,没法升。而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经商可以挣钱,皇帝呢,要是只会挣钱,天下百姓就苦,就得在史书上留下骂名;最后一条,不管什么人都有几个三朋四友,可皇帝没有,皇帝只有臣子,而且每个臣子都得防着,跟防贼似的。”

    老黄哈哈大笑,指着柳寒笑骂道:“你这张嘴啊,能把白的说成黑的,能把珍珠说成鱼目。”

    柳寒耸耸肩叹道:“鱼目便是鱼目,珍珠便是珍珠,凡事有利也有弊,可叹的是,世人只知其利而忘其害。”

    “这话有理,”老黄点头叹道:“可叹世人能看透的又有几人。”

    “好了,咱们也别感慨了,”柳寒调侃道:“三十六铁卫,全部都是武士以上修为,不过呢,我看还是派几个武师修为的进去,这样吧,柳信爱带兵,柳刀爱交朋友,柳病会动脑,柳聪会藏拙,就让他们四个去吧,不过,都要改名。”

    老黄闻言皱起眉头,这柳信和柳刀是武士修为,柳病和柳聪却是武师初品修为,但柳信正在城外协助柳云训练私兵,柳信是个喜欢带兵的人,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兵法,他总是认为修为再高也挡不住军队一击,有了武士修为,战场上可以自保便行了,柳寒一说派人到城卫军中,脑中浮起的第一个人选便是这柳信。

    可其他三人却让老黄很是意外,柳刀有些莽撞,喜欢喝酒,但人很直率,没什么心眼,所以,三十六铁卫里朋友最多,与护卫队的队员关系最好,柳病并非有病,看上去瘦弱,还有点憨厚,可实际上,这家伙非常精明,柳聪却是性格坚韧,甚至有点古板。

    把这四个人派进城卫军,这柳寒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就这样定了,”柳寒一旦下决心,便不再犹豫,老黄点点头,柳寒又说:“让他们自己到城卫军应征,哦,对了,城卫军要保人,咱们还得找几个保人,这事你安排吧。”

    老黄点头答应,柳寒起身要走,忽然想起来:“对了,让虎哥过来。”

    老黄微微怔了下,冲外面吩咐了一句,大脑袋在外面应了声,老黄没有问为什么要叫虎哥,他知道柳寒要说的话,不问便会告诉他,若他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俩人合作多年,彼此都很清楚。

    柳寒又将自己给薛泌的出的两个主意详细告诉了老黄,老黄听了后,便问:“你是一定要进禁军?”

    柳寒点点头,老黄眉头微皱:“若漕帮有事怎么办?”

    柳寒现在有两个身份,柳府这边还没什么,这是公开身份,可柳漠却是个假身份,漕帮方震不会这样简单的让他在帝都悠闲,将来多半有任务交给他,到时候,他怎么处理?

    “这倒是件难事,先不管这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柳寒叹口气,老黄却摇摇头:“要以防意外,看来你是看好薛泌,要助他扳倒潘链。”

    “不是我要助他扳倒潘链,而是潘链必倒,只是现在他没意识到。”柳寒摇头说。

    老黄却依旧摇头:“宫里太后只要没事,潘链很难扳倒。”

    “皇帝要提防每个人,当今皇帝想要做事,必须有一帮与他想法相同的人,潘链显然不是,而且随着皇帝政令推行,潘链掌控尚书台,势必成为他的障碍,所以,潘链必须搬掉,这不是以谁的意志为转移的。”柳寒语气非常肯定。

    老黄没有立刻回答,眉头紧锁,显然他不赞成柳寒的判断,大晋数百年来都推行以孝治天下,皇帝虽然不是太后亲生,可毕竟是他名分上的母亲,而且他的母亲还是太后的堂姐,对潘家有天然的亲近,大晋几百年了,还没有亲手灭了母家的皇帝。

    柳寒看着老黄本想将静明公主的事说一说,可转念一想,老黄并不懂江湖中事,更不知道魔道修为是什么,于是又咽下去。过了会,虎哥进来了。

    虎哥又长高了一截,可站在那依旧有长安城的风范,柳寒扳着脸看着他,虎哥忽然感觉到了,连忙站好,柳寒摇摇头说:“你知道南城的铜驼街苦杏巷吗?”

    虎哥摇摇头,却很随意的答道:“没去过,主子,只要知道地名便行,主子要做什么,吩咐便行。”

    “好大的口气,”柳寒森然说道,虎哥连忙低下头,柳寒冷冷的说:“你的胆子很大,做事比较莽撞,可我要告诉你,这事你要不小心,恐怕连性命都得丢掉。”

    “是,主子放心,我一定小心。”虎哥声音压低了点,柳寒目光如炬,虎哥连忙大声答道:“请主子放心,我一定加以小心。”

    柳寒叹口气:“你喜欢作探子,我便让你作,可你要知道,探子的危险性很高,稍不留心,败了行藏,等待你的便是杀身之祸,这帝都能人奇士众多,连我都得小心翼翼,不敢逾雷池一步,你要胆大妄为,说不定那天便丢了性命,你可知道!”

    “是!”虎哥连忙答道,柳寒深吸口气:“你去查一下,苦杏巷都有那些人家,都姓什么,做什么营生,记住,一定要小心加小心,千万不要惹人注意,明白吗!”

    最后一句异常严厉,虎哥连忙答应,柳寒这才让他出去,老黄有些纳闷,苦杏巷,这地方怎么啦?

    虎哥出了门,看到大脑袋,大脑袋正担忧的看着他,虎哥呵呵一笑,冲他作个鬼脸,大脑袋过去低声提醒:“主子很少这样,你一定要小心,万万不可象以前那样。”

    “放心吧,我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放心吧。”虎哥笑嘻嘻的,全然没有刚才的严肃。

    大脑袋当然不放心,陪着他走到院门口,沿途再三提醒,虎哥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你在这没几个月呀,怎么变得这样婆婆妈妈的,当初我们在长安不是什么都干过,那些家伙就算身手再强,可还不是吃了咱们兄弟的憋。”

    大脑袋还要叮嘱,虎哥却一摆手:“走了,走了,你好好的跟着先生学啊,以后当个账房先生也不错。”

    这话要让老黄知道还不把鼻子气歪,大脑袋无奈的看着虎哥的背影,老黄给他规定了,没有他的同意,他是不能踏出潇湘别院一步的。

    “老黄啊,这邵阳郡王还有没有点残渣余孽,你也给我说说。”

    房间里,柳寒又问道,老黄苦笑下,摇摇头:“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稍微得力点的官员罢免的罢免,流放的流放,留下来的,多数不可信,你也别去冒险了,再说了,你要的不是改革朝政,联络他们没什么意思。对了,你要进禁军,是不是与那厉岩有关?”

    柳寒点点头,老黄见状不由叹口气,看来柳寒为了报仇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甚至不惜挑起一场大乱。

    “最近我比较闲,你也知道,闲下来我就爱瞎想,”老黄斟酌着说道:“我越想越觉着那家伙有点意思,若厉岩进了禁军,加上薛泌的关系,势必很快便会被提升,成为掌军一员,如果,常猛不死,何东常猛联手控制住落马湖,若他再有其他举措,你说,这帝都是不是就在他掌控之中。”

    “你的意思是说,他要谋反?”柳寒反问道,老黄微微一笑:“那也说不定。”

    柳寒仔细想了下,还是摇摇头,如果没有江南一行,他恐怕会赞成老黄的判断,可江南一行后,他觉着这不可能,掣肘太多,先是门阀势力太大;其次,还有各地藩王;这大晋天下看上去很乱很糟糕,府库空虚,流民四起,江山摇摇欲坠,可实际上,门阀和藩王就像两根柱子,始终支撑着这大晋江山,另外还有隐世仙门,这隐世仙门的态度也至关重要。

    大晋江山,至少,现在还是稳的。

    “皇位有坏处,可有些人就看到好处,不惜铤而走险。”老黄大有深意的说道。

    柳寒起身叹道:“不管他想做什么,反正先要找到他,其他的,都要等这个才行,妈的,老子要会读心术就好了,常猛太可惜了。”

    又和老黄谈了几句,柳寒便出来了,大脑袋依旧在烧水看书,看到柳寒出来,也没起身,依旧神情专注的盯着书本。

    柳寒出来后便到后院青衿那,倚在绣榻上听青衿弹了曲清心咒,然后抱着青衿温存了阵,待要上榻时,青衿却推辞了,让他到天娜诸女那去。

    “爷宠着奴,奴也爱爷,可姐姐们也爱爷,奴不能老是霸着爷,要不,姐妹们该如何相处。”

    青衿软语相求,柳寒只好享了阵手足之欲,然后恋恋不舍的起身,青衿说得有理,青衿进门后,他就没到过天娜她们那去,冷落了她们。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