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忍耐

    风雨楼并没有楼,甚至没有明显的总舵,之所以取名风雨楼,最主要的原因是风雨楼的起家地是帝都城北的北雨街和风柳街,当初这两条街是帝都有名的贫困街,这里脏乱,房屋破旧,稍微下点雨,便污水遍地,泥泞不堪,每年到严冬时,都能在街上看到冻死的流民或乞丐。

    萧雨带着他的兄弟最先占据的便是这里,没有任何人与他抢这块地方,随后在数年时间里,萧雨买下了这两条街道,重新修建了两条街道,吸引了不少商家,于是这两条街道变得热闹起来,自然也就引起其他势力的眼红,于是经过数场血腥战斗,风雨楼在敌人的血泊中坐上了帝都地下世界的座。

    萧雨的宅子便在北雨街,从外观上看,这宅子没有丝毫出奇,门口有两尊石狮子,这违反了朝廷的规制,但京兆尹衙役没有任何人敢来查,门口没有守卫,踏进大门,转过照壁,便是前院,前院并不大,有个小小的花坛,两侧还种有几株花树,看上去简单大方,不过,这里平时没什么人,平时只是在这里招待客人,有几个帮众在这里打扫。

    从前厅旁边的月亮门进去,便是中院,这里是风雨楼的核心,香堂和账房都这里,有重大事情,萧雨便在这里开香堂,处理帮务;后院则是住宅,萧雨雷纳都是住在这里。

    萧雨在城外磨蹭到城门快关时才进城,事先他让沈晨快马回城,从城里带了三辆马车出来,所有不能骑马的伤员坐车进城,而那辆受损的马车则经过紧急处理,至少在外表上看不出有受到攻击的痕迹。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推迟他们受袭的消息外传,帝都并不平静,漕帮撤出带来的动荡并没有因为萧雨让出部分利益而平息,各方依旧蠢蠢欲动,红着眼睛盯着风雨楼。

    萧雨当然不会认为遇袭的消息被彻底封锁,他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为了推迟这个消息的泄露,为追查和备战做好准备。

    当他踏入萧宅时,风雨楼在帝都的重要干部都已经等在萧宅,风雨楼的已经暗暗转入战时状态。

    “大哥!谁干的?!”

    “大哥!是不是苟老狗?”

    愤怒的叫声中,萧雨没有开口,在家的帮众群情激昂,这几年风雨楼的连续胜利,让萧雨在帮里拥有了崇高的威望,也造就了帮众的傲气,在帝都附近受到袭击,让他们感到有种受辱的感觉。

    萧雨在香堂的座坐下,看看堂中激愤的帮众,七星八将在帝都只有七人,现在有四个都在,剩下三个在军中,城卫军有两个,京兆府捕头有一个,他们是风雨楼隐在官方的力量,当然,风雨楼在官方的力量不仅仅只有他们。

    萧雨略微沉凝便开口:“立刻通知各分舵,加紧防备,每天要将当地的情况飞报总舵,不得有误,特别是彭城,要特别警惕。”

    风雨楼从几年前开始向外扩张,现在在帝都周围的十多个县城都建有分舵。

    雷纳将起草好的命令交给帮众,这些对策都是他们在路上便商议妥的,所以,萧雨回来便下达命令,不象往常那样与大家商议。

    “虎堂豹堂集中备战,但不许主动招惹任何人!”

    众人不由愣了,现在不是他们招惹谁,是有人了风雨楼,试图一举杀掉风雨楼的两大巨头。

    “鹰堂的人都撒出去!城里城外都给我盯紧点!哼,我看谁敢动。”萧雨咬牙下令道。

    “大哥!”楚飞忍不住了,他已经听出了,萧雨并没有反击的意思,这些部署都是防御性的。

    “执行吧!”萧雨冷冷的起身:“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所有赌场妓院,都要警惕,有什么事,立刻报告,不得擅自处置!”

    “大哥!军师!”楚飞急了,萧雨拍了一掌起身,厉声道:“就这样,都去吧!”

    楚飞还要说什么,被沈晨一把拉了出去,萧雨目送大家出去,雷纳轻轻叹口气,他当然支持萧雨,这本是俩人在路上便商议好的。

    俩人默不作声的回到后院,他们都住在后院,而且,俩人也都是单身,没有成婚,后院伺候的也就是萧雨雷纳收留的几个孤儿,这几个孤儿名义上都是帮众,实际上是萧雨和雷纳的弟子。

    在萧雨的房间里坐下,萧雨弟子送上茶便退出去了,他们在后院时间久了,早知道俩人的习惯,一看情形,就知道俩人要密谈。

    “去吧最近帝都的情况汇总拿来。”

    刚退到门口,便听到雷纳的吩咐,这弟子立刻跑到旁边的小院,将情况汇总拿来,随他一块过来的还有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中年人脚步沉重,显然没有什么修为。

    “邵兄,”雷纳见中年人进来,依旧坐着没有起身,不过,语气很客气:“刚才没见你,还以为你出去了。”

    邵兄冲俩人点下头,也没等他们开口便坐下了,他穿着灰色棉袍,棉袍有些陈旧,他的神情有些疲倦,两只眼睛有些浑浊,颌下有一撮短短的胡须。

    “沈晨回来后,我便在看最近几天的情况汇总,”这时有人送上茶杯,茶杯热气腾腾的,这邵兄没等那小弟子放下便伸手接过来,捧在手里轻轻吸口气,才又径直说道:“萧兄,雷兄,我觉着这事不对。”

    萧雨和雷纳交换个眼色,没有接话,这邵兄本名叫邵俨,出身寒门,是雷纳的好友,也是雷纳引荐给邵阳郡王的,不过,他刚加入邵阳郡王幕府,邵阳郡王便被捕了,整个王府灰飞烟灭,他作为邵阳郡王的幕僚也被捕了,但同样由于颍川书院同学的保护,而且他也确实加入邵阳幕府时间短,这才留下一条命。

    朝廷对邵阳郡王谋反一案的处置很严厉,邵阳郡王的核心下属几乎全部被杀被流放,没有杀的,象雷纳邵俨这样的,全部全部永不征辟,也就是永远不能入朝为官。

    萧雨与雷纳建立风雨楼后,雷纳偶然遇上潦倒之极的邵俨,便将他引入风雨楼,成为风雨楼的另一个核心智囊,对外,他也是风雨楼的账房先生,对内,他则是副军师。

    “我查了最近十天的情况汇总,还有鹰堂,以及禁军,京兆府的动向,没有任何异常,”邵俨眉头微蹙,神情疑惑。

    萧雨闻言再度和雷纳交换个眼神,雷纳问道:“苟旷有动作吗?”

    苟旷是帝都城南布衣堂的堂主,布衣堂同样是帝都地下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这两年在城南大肆扩张,萧雨集中力量对付漕帮,出于团结的目的,对布衣堂处处忍让,甚至有时还暗地里出手帮忙,等方震退出帝都后,萧雨才现,这布衣堂已经成了帝都城内的第二大帮会,城南的大部分区域都被他占领了,而且还向城西和城东扩张,在前段时间向风雨楼难,要求风雨楼让出部分利益,便是这布衣堂领头,萧雨虽然接受了,可风雨楼上下却对布衣堂深为不满,而布衣堂也觉着到手的利益太少,双方关系渐渐紧张起来,所以,这次遇袭,楚飞他们便迅断定布衣堂是背后主使者。

    “没有,他前些天跑到龙窟山去了,说是什么要静修。”邵俨说道,萧雨闻言不由皱眉,苟俨的修为已到武师九品,跑龙窟山静修,难道他的修为要突破了?如果是这样,那布衣堂的实力便要再上一个台阶。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可能是苟旷。”萧雨低声说道,语气中有丝失,从内心里,他希望是布衣堂,这样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灭了布衣堂,可要不是,这就麻烦了。

    “也就是说,苟旷这段时间不在帝都。”雷纳说道,目光却盯着邵俨,邵俨没有丝毫犹豫,肯定的点点头,雷纳虽然有心理准备,却也忍不住皱起眉头,感到事情麻烦了。

    “那会是谁呢?”萧雨喃喃的问道,雷纳喝了口水,没有答话,房间里暂时陷入沉默,邵俨反问道:“如果不是布衣堂,那么他们究竟为什么要刺杀雷兄,他们要达到什么目的?若说刺杀萧兄,我还容易理解。”

    ****同样是强者为尊,刺杀萧雨,可以沉重打击风雨咯,甚至可以将风雨楼连根拔起,可刺杀雷纳便不同了,不错,他是风雨楼军师,可他没有修为,在地下这个世界中,他的力量等于零,杀他,除了激起风雨楼的愤怒和凶狠报复外,得不到任何好处。

    “这也是我疑虑的地方,”雷纳叹道,在路上,他和萧雨讨论过背后的那个主使者,分析来分析去,俩人都觉着迷惑不解,不错,他们可能不知道萧雨意外回来,中途与雷纳相遇,于是俩人同车而行,这导致对方错误估计雷纳身边的力量,导致功败垂成。

    可俩人越想越觉着不对,邵俨的问题,雷纳最后也想到了,所以,他觉着对方可能不是冲他来的,可能是冲萧雨来的,可萧雨一句话便将他的推断推翻了。

    “就这几个角色,他们杀得了我?那白衣人一看我在,立刻退走,这还是杀我?”

    雷纳只得承认,对方是冲自己来的,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杀他?

    “算了,以后再慢慢看吧,”萧雨歪倒身子,两眼望着屋顶:“对了,邵兄,最近几天,帝都有什么事没有?”

    邵旷闻言苦笑到:“这几天的事可不少,城卫军扩军,我派了十二个兄弟去应征,全都被征召入军,对了,还有件大事,咱们的那位盟友,柳寒柳大掌柜,加入禁军了,成了禁军中的队正。”

    “啊!”萧雨翻身坐起,惊讶之极的望着邵旷,邵旷苦笑下,将情况汇总翻到一页,交给萧雨看,萧雨迅看过,上面的记载很简单。

    “六日,朝廷征辟柳寒,入禁军,授队正。”

    萧雨禁不住叫出声来:“这家伙在做什么?!加入禁军,还队正!他是不是疯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