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雷纳的精明

    简单几句话,俩人心里都有谱了,柳寒起身:“雷兄,沈兄,先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聊,这里虽然简陋,但很安全,今晚我就在前院,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若有什么急事,我会立刻告诉你们。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雷纳没有挽留,起身相送,待柳寒出去后,他才重重叹口气,沈晨还是迷迷糊糊的,好像明白了点,可又什么都不明白,看看沉默的雷纳,他张张嘴想问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雷纳默默的坐下,沉默的看着油灯跳跃的火焰,沈晨对他很了解,知道他正在思考,想想今天的惨重损失,风雨楼未来的走向,他也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俩人就这样默默的坐着,过了一会,雷纳抬头看到他坐着,先是怔了下,然后似乎才想起这是在那,轻轻叹口气:“先休息吧,明天再说。”

    沈晨摇摇头:“我想回去看看。”

    雷纳想了想摇摇头:“如果家里还在,那他们现在已经藏起来了;如果不在了,那里肯定有埋伏,沈兄,今后一段时间内,我们会非常困难,每一点力量,我们都要珍惜。”

    沈晨沉默下来,过了会,他忽然想起:“石峰、屈老三他们呢?他们怎么办?”

    “他们,我倒不担心,邵兄会处理好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应该转入地下。”雷纳有些疲惫,今天拼杀一天,保护他的护卫一个个倒下,巫简拖住祁观后,蔡青保护着他往外冲,路上遇到三股敌人,其中两股不过普通敌人,很快便被杀散,可最后一股非常顽强,其中也有武师修为的高手,蔡青林泉便是在这个时候战死的,要不是柳寒赶到,他和吕亮都难以逃脱,而他也亲眼见到柳寒高绝的修为,几个修为不弱的武师都没挡住他的一击,眨眼间便被干掉。雷纳这才明白老黄为何建议他们拉住柳寒,引瀚海商社为外援。

    轻轻叹口气,雷纳低声问沈晨是怎么摆脱泣血刀的,沈晨将经过告诉了他,雷纳眉宇间的讶异更深。

    “你觉着他与萧楼主的修为谁深?”

    沈晨愣了下,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雷纳的神情平静,眼中却有点焦虑,沈晨忽然明白了,雷纳这是在考虑万一萧雨没能冲出去,毕竟这次对方的重点便是他,派来对付他们的都是这样强,对付萧雨的岂不是更强。

    沈晨略微想,摇摇头:“看不出来,他出手太快了,不过,他给了我一粒丹药,我觉着这是粒四品,甚至是五品丹药。”

    雷纳有些惊讶:“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他是丹武双修,或者说,他的手下有上品丹师。”沈晨的声音同样低,宗师的修为令人恐怖,若要偷听,他们根本不知道。

    雷纳更加惊讶,他没有修为,可也知道丹师的重要,他次感到,老黄没有将柳寒的实力完全告诉他。可转念一想,老黄也不可能将柳寒的真正实力透露给他们。

    十年心血,一朝尽毁!

    雷纳忍不住长叹,当年他们决意为邵阳复仇,为此不惜投身江湖,大事刚有一丝曙光,....,一时不慎,竟落入圈套,十年心血,一朝尽毁!可惜,可惜啊!

    “军师,我不太明白?”沈晨踌躇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不懂,”雷纳低低的叹道:“今天的事是宫里策划,三江会和门阀世家负责具体执行,剿灭咱们风雨楼,可咱们风雨楼要负责漕运,风雨楼没了,漕运怎么办?宫里势必要重新找个人来负责,找谁呢?门阀世家,宫里对他们不放心,所以,宫里选择了柳寒。”

    说到这里,雷纳重重叹口气:“宫里那位公公精明啊,柳寒在漕运上已经投入数万银子,已经参与了漕运,接手漕运,顺理成章。”

    沈晨先是点点头,可随即又摇头:“可宫里凭什么断定他们有这样的实力,可以与那些门阀世家对抗呢?”

    雷纳点点头,以手支头,盯着油灯上那点跳跃的火星,幽幽的说:“在柳寒呢,我倾向于事先他不知道,倒不是因为他救了我们,而是,青衿,青衿今天与江塔同游,以他对青衿的宠爱,定不会让青衿如此冒险,另外,....”

    雷纳停了下,决定暂时不将老黄这条线说出来,倒不是不相信沈晨,而是今后这条线条更重要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雷纳相信,老黄尽管没答应参加,可要知道了这事,一定会通知他。

    “宫里要他接手,他不敢不接,为什么呢?还是漕运,明天,朝廷一定会给我风雨楼定个罪名,瀚海商社与我们合作,买船组建船队,以前是宫里的意思,可现在,却给宫里提供了给瀚海商社定罪的机会,这是柳寒不愿告诉我们的,我可以肯定宫里已经派人找过他了,当然,柳寒在漕运上已经投入了几万两银子,如果不能接手漕运,这几万两银子就算打了水漂,这柳寒倒是说了实话。”

    “不过,柳寒也是个厉害角色,”雷纳接着解释道:“他立刻意识到,我风雨楼倒下后,门阀世家,还有三江会,他们会对漕运坐视不管吗?绝对不会,这么大一块肥肉,谁都想要。柳寒怎么办?此人了不得,修为高深,反应敏捷,应对准确!”

    说到这里,雷纳精神微振,沈晨却在纳闷,雷纳怎么突然称赞起柳寒来,而且评价如此之高。

    雷纳喝了口水,茶水稍稍有点凉,不过,他却没在意,放下杯子接着说:“在柳寒来说,他无法抗拒宫里的要求,可要独立对付门阀世家,他也感到吃力,所以,他要趁乱先削弱对方的力量,所以,他才潜入战场,杀掉一些人,这是最好的策略,可若仅仅如此,那还不够可怕,更重要的是,他将我们救出来了。”

    雷纳目光闪闪,颓势顿消,刚才在脑海中的那些隐隐约约的东西,渐渐变得明晰,说话的声音也略微增大:“我风雨楼呀在帝都十年,根基稳固,即便今天我们全部死了,下面依旧还有很多风雨楼兄弟,另外,我们在朝里还有部分力量,这些力量散落了,如果将这些力量整合起来,那就能极大增强他对抗世家门阀的力量,当然,如果能救出我或萧雨,特别是萧雨,如果我们俩人救出一个,由我们出面整合风雨楼的残存力量,那对那些门阀世家的威胁更大,而且,他还向我们展现了诚意,这对他今后掌控漕运,甚至,接手部分风雨楼的地盘,都有很大帮助。”

    沈晨这下全懂了,随即一种情绪在心里悄然升起,他有些不满的说:“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雷纳摇摇头:“不能这样看,这是现实,我们暂时退出帝都,或者说,主要力量暂时退出地下,已是必然,他不去抢,别人也会去抢,况且,我看柳寒对那些赌场青楼恐怕没什么意思,但他对那几个码头一定有意,我估计,他一定会去抢码头。”“他会不会成功呢?”雷纳自设一问,沈晨神情稍缓,雷纳低头思索着,很快便抬头看着沈晨肯定的点下头:“他一定能抢到,原因嘛,宫里支持他,或者说,是宫里要他接手漕运,既然要他接手漕运,就一定会对他有所承诺,或者说,对他有所支持,以他的实力,加上宫里的支持,抢下这几个码头,问题不大,现在有我们的支持,那更是事半功倍。”

    沈晨很是无奈,楼里兄弟牺牲多少,才抢下这几个码头,这还没几天,就得转给别人,心里实在不甘。

    “哼哼,都在打好算盘,不过嘛,”雷纳冷笑两声:“沈兄,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哦。”沈晨精神一振,期待的看着雷纳,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深知这位军师神鬼莫测之能,就说今天这个局面,要不是他的几个决断,损失恐怕会更大。

    雷纳肯定的点点头,正要开口,忽然院子里又有动静,这次好像是有人翻墙跃进来,沈晨精神紧张,立刻要吹熄油灯。

    “是我!”

    这两个字的声音不大,沈晨不知为什么,闪身到窗口,院子里黑乎乎的,看不清,从角落出来个黑衣人,就象柳寒一样,这人浑身上下全是黑色,站在那不动的话,就像融化在黑暗之中。

    那人朝这边看了眼,沈晨下意识的缩了下,可那人没有过来,而是转身向前面的房间走去。

    “应该是柳寒的人。”沈晨低声说道,雷纳淡淡的说:“此地偏僻隐秘,不是他的人不可能找到。”

    沈晨走回来,雷纳看着窗外的夜,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浓,沈晨看着他忍不住叹口气,知道他在担心萧雨。

    柳寒既然接到他们,那么那人多半是在萧雨突围的范围内游走,如果萧雨突出来,也应该是到这里来。

    “楼主吉人自有天护。”沈晨安慰他说,可这话连他自己都安慰不了。

    他们还不知道萧雨在突围时,已经被内卫小刀偷袭负伤,追他而去的高手便有十几个,若不是这十几个高手被引走,他们突围之路会更难,恐怕支持不到柳寒出手。

    雷纳看着那扇门,非常希望柳寒推门进来,告诉他,萧雨已经平安突围,可那扇门始终没动,院子里也安安静静的。

    沈晨见状便小声问道:“军师,你说咱们的机会?咱们什么机会?”

    雷纳回过神来,无声的叹口气:“知道柳寒的目的,我们便可以减少损失,咱们可以让柳寒出面,收拢一些楼中兄弟,另外,让柳寒将城东区拿下,咱们再派些人进去,如此,咱们在帝都城内也就能保留了部分力量。”

    一个帮会,不单单是人多势众,更主要的是财源,有了财源才能支持帮会扩张。

    “如果这样,那还算不错,可..,那柳寒愿意吗?”沈晨问道,雷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有什么不愿意的,沈兄,你看吧,说不定,明天,他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