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似曾相识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柳寒自嘲的笑了笑又坐下,很快,虎哥进来了。八一中文w网w说w.小81zw.com

    “今儿,我看见那人,”虎哥有点激动:“那人是个白胡子老头。”

    柳寒心里不由一阵激动,白胡子老头!稳定下情绪,对老黄说道:“现在得麻烦你了,虎哥,你给黄师爷说说,那人长什么样?”

    老黄正答应,虎哥却为难的说道:“主子,我没看清。”

    柳寒没听懂,略微意外的盯着他。

    “主子说过,那里面的人修为很高,所以,我们监控距离都比较远,今天是偶然,我那条胡同的经过,恰好遇上那人从外面回来,在门口下车,我正好撞上,但不敢多看,只是看到侧面。”

    柳寒有些泄气,老黄琴棋书画都会点,如果虎哥真看到了,便可以画出来,可惜,现在也不行。

    但这依旧是个好消息,能看到那个院子的人,就是一大成功。

    虎哥接着报告,除了那个白胡子老头外,另外还有一个年青人,这年青人也同样没看到正脸,不过可以感觉到,那年青人在二十左右。

    “我们盯了他们十几天,他们就没出来过,平时的饭菜都是有人给他们送进去,他们自己是不出来买东西的,给他们送东西的人是隔壁的一个女人,那女人,我们也查了,在帝都住了十几年了,男人也是帝都人,家里比较穷,平时便靠给人做工,女人靠给人洗洗涮涮挣钱,这女人也不是每天都送,是两天送一次,同时从那家拿一些衣服回去洗,但衣服比较少,我们盯了十几天,她拿回去的衣服只有三次。”

    “女人送的东西都有那些?”柳寒又问道,虎哥想了想摇头说:“用篮子装着的,看不出来,好像什么都有。”

    “有肉吗?”柳寒干脆直接问,虎哥想了想摇摇头:“看不出来。八一中文WW文W八.网8网1Z八W网.网C中O中M”

    柳寒有些失望,虎哥又补充说:“厉岩去过两次,每次大约两个时辰。”

    “还是没走门?”老黄插话问道,虎哥点点头:“在那巷子深处有个废弃的院子,我在那个院子里留了两个人,他们亲眼看见的。”

    柳寒想起来了,巷子深处是有个废弃的小院子,小院子的房屋倒塌了,整个院子破烂不堪,不过,对乞儿来说倒是个不错的栖身之所,而且不容易引起那高手的怀疑。

    “他们是从城外回来的。”虎哥又补充道:“我看到他们车轮上的泥了。”

    “城外!”柳寒先是微怔,眉头慢慢皱起来,虎哥看着他,心里有几分得意,柳寒冲他点点头:“干得不错,不过,一定要小心,这人是高手中的高手,你要露了一点痕迹,就死定了。”

    虎哥点点头,他扬头说:“他既然是从城外回来的,多半还会到城外,我想到城外去等着,说不定有可能遇上。”

    “你还记得那辆马车?”柳寒问道,虎哥肯定的点点头,老黄忽然开口问:“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虎哥愣了下,随即摇摇头,老黄点点头,柳寒心念一动:“暂时不要去城外,注意下他什么时候出去,然后立刻回来报告。”

    虎哥答应后出去了,老黄给大脑袋使个眼色,大脑袋明白,跟着出去了,到院子里,拉着虎哥到边上说话去了。

    待俩人出去后,老黄看着柳寒问道:“有把握吗?”

    “年龄应该差不多,再加上....”柳寒思索着缓缓说道,按理这点信息不够,可厉岩,修为高深,年龄,几下综合起来:“六分吧。”

    老黄沉默下来,从柳寒描述中,他很清楚这个敌人的强大和凶狠,危险性甚至过了宫里。

    “我建议你不要轻易采取动作,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这老者便是总教头,可背后那个人还没露面。八一中文w网w一w.8说1zw.com”老黄缓缓的提醒道,柳寒无声的吁口气,半响才苦笑下答道:“我不会拿鸡蛋撞石头。”

    顿了下,他又说:“十年时间过去了,总教头恐怕已经跨过那道门槛了,唉。”

    这声叹息十分复杂,有期待也有仇恨还有几分困惑不解,那个院子居然有灵气,恐怕就是总教头留在那的原因,这样的好地方居然被他占了。

    “还是说说银子吧。”柳寒重新回到案几边:“实在挤不出来,就去找赛义姆,贷款,五万银子吧。”

    “够吗?”老黄淡淡的问,柳寒苦笑下:“不够也没法,这笔生意算是亏了,得想个招,好合好散,咱们得止损。”

    “止损?干嘛要止损!”老黄淡淡的说道:“秦王的目标可不仅仅雍州。”

    “难不成他还想当皇帝!”柳寒语带讽刺,老黄也同样报以冷笑:“皇帝虽然不想,尚书令不也一样位高权重吗!”

    柳寒没再呛声,沉默良久:“行,你处理吧,我进城去了。”

    今天柳寒是请假出来的,现在他还在当值中,昨晚,老黄接到城外庄园的度鸟传书,很快便破译了萧雨的藏头诗,于是让人夜入内城,将消息送给柳寒,柳寒今天一大早便出来了,直接上城外的庄园,调动城外庄园的人手将萧雨接回来。

    “晚上,一级战备。”柳寒又补充了一句。

    老黄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点点头。

    对手的动向不明,躲在暗处,而柳寒现在走到明处来了,王家许家三江会也许想不到史平是死在柳寒手里,但风雨楼一战中出现的,杀了他们中不少强手的黑衣人,恐怕他们已经将他定位到柳寒身上。

    柳寒走了,院子又安静下来,外面又传来度鸟咕咕的叫声,不一会,大脑袋进来,送来一个小竹筒,老黄看过后,让大脑袋将内容誊写下来,然后归档。

    情报,其实那些具有决定性的,最隐秘的情报,是极少数的,以内卫的强大,也极少能收集那样的情报,所以,情报最主要的是平常的收集整理归纳,最关键的情报,多数是在这个基础上归纳分析出来的。

    这是个需要时间的工作。

    只有有耐心的人才会作这样的事,好在老黄便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每天从各个分店传来无数情报,这些情报多数不是什么官场,而是商品,幽州的粮食,并州的毛皮食盐铁器,江南的丝绸棉花布匹茶叶,甚至各地的猪肉价格,都往这里汇集。

    老黄让人将这些情报誊写归档,这样一个繁重的工作,柳寒从紧张的人手中抽调了十二个人归他调动指挥,大脑袋是他的第一个学生,现在普通的情报都由他誊写归档,但所有情报都要经老黄过目。

    将那些重要不重要的情报都看过后,老黄伸了个懒腰,捶捶有点麻的大腿,起身到院子里,扬头看看清朗的天空,感受了初春的阳光。

    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扭头吩咐大脑袋几句,然后便出了院子,便朝边上的院子过去,院子门口没有人,进入院子才看到两个人正在正房外,很无聊的坐在台阶上,大眼瞪小眼,看到黄师爷进来,俩人起身,动作很轻,蹑手蹑脚,看上去有点笨拙。

    老黄随意的点点头,到了门口推门进去,丁三在边上手臂略动,可还是没敢出言阻拦,只能跟在身后进去。、

    “怎么样?还好吧。”

    老黄一进屋,萧雨便知道了,听到此言,不由苦笑下。

    丁三搬来张凳子请老黄坐下,然后又端来杯茶放在边上,做完这一切便出去了。

    “很多事,你没告诉我。”萧雨说道,此刻,他的脸色虽然还比较惨白,中气却比较足了,也没那么费力了。

    老黄微微摇头,没接这话:“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柳寒不是与雷纳已经商量好了吗?”萧雨的语气中有一分嘲讽,老黄神情平静:“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萧雨沉默了,良久,才轻轻叹口气:“你呢?”

    “王爷已经死了,”老黄叹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何必还要纠缠过去的事。”

    “过去的事,”萧雨浮起一丝冷笑:“王爷的恩,我没忘,王爷的仇,我也没忘,害死王爷的人,我一个都不放!”

    “害死王爷的人,排第一便是泰定,他已经死了,排在第二的便是宫里那位公公,第三的便是当年的太尉王老太爷,下面还有无数的王爷,门阀士族,还有士林名宿,难不成你要将他们全部杀光?”老黄反问道,他的神情纹丝不动。

    “该杀的人都要杀。”萧雨冷冷的答道。

    老黄端起茶小小的喝了口,静静的看着萧雨,萧雨也同样静静的看着他,俩人就这样互相盯着,其中意味,只有俩人自己知道。

    过去,萧雨是邵阳王爷的近卫,老黄是邵阳的心腹策士,雷纳刚到不久,还没出头,谋逆案起,三人境遇不同,老黄最重,配凉州,差点死在西域,萧雨遁迹江湖,雷纳重回颍川,后来遇上萧雨,俩人携手重返帝都,暗中凝聚力量,准备为邵阳复仇。

    “你还是要干下去?”老黄轻叹道,萧雨没有回答,可目光透出了坚定。

    “柳寒对权力其实没什么兴趣,”老黄缓缓的说道:“他的实力比你想象的深,但他面临的危险,也比你想象的强大。”

    萧雨略微惊讶的的看着老黄,眼中透着迷惑不解,老黄神情依旧淡淡的:“我的意思是,你完全可以和他合作,和则两利,分则两害。”

    萧雨还是不懂,风雨楼现在的境况,有人还愿意伸手拉一把,他萧雨当然欢迎,更何况还是柳寒这样实力强大的人。

    所以,他不知道老黄这样讲是什么意思?!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