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房间里面变得安静,俩人都不再理会对方,老黄慢慢的喝着茶,萧雨先是疲惫的闭上眼睛,过了会,居然睡着了,出微微的鼾声,老黄却没有离开,依旧坐在那。八一中文网W中WW文.网8文1ZW.COM

    窗棂上渐渐有了红色,萧雨的鼾声没了,他睁开眼,看到老黄,略微有点意外:“我睡了多久?”

    老黄看了眼窗外,面无表情的答道:“也不算久,就一会儿。”

    萧雨苦笑下,他已经想明白了,老黄这么快就过来见他,目的就一个让他和柳寒合作,雷纳与柳寒达成了协议,可老黄肯定认为,那个协议不够,他希望能进一步合作,甚至希望风雨楼能在某种形式上溶于柳寒的系统,成为瀚海商社的一部分。

    “你现在真是一条好狗。”

    老黄面无表情的说:“我本以为会象只蝼蚁那样死在蛮荒之地,可他救了我,以国士待我,我没有任何理由不为他着想,此人的胸襟气度,我看了这么多人,无人可及。

    在另一面,他的手段灵活,该狠的时候,决不手软,这点上,王爷都不如他,王爷是仁慈有余,手段不足,但他不是,该杀人的时候,绝不迟疑。”

    说到这里,老黄叹口气,惋惜的说:“可惜,他没有入朝的打算。”

    “你想我做什么?”萧雨反问道:“让我奉他为主?”

    “你愿意吗?”老黄嘲讽道,萧雨没有回答,老黄平静的说:“我的希望是,从现在开始,你们的行动要围绕到他来进行,不要急于行动。”

    “急于行动?我现在还能行动吗?”萧雨自嘲的苦笑,老黄不以为然的说:“你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你不知道,我家东主是丹武双修,只要还有口气,便能救活你。楚飞前几天刚到时,他的伤比你还重,现在都快下地走路了。对了,你该服了我家东主的丹药了吧。”

    萧雨没有反驳,在老黄过来之前,他便试了试运气疗伤,现一直无法催动的内气开始可以缓缓运行了,断裂的经脉在药力催动下,也正在缓缓愈合,暗中比较,柳寒的丹药比师门给的,效力要强上三四品。八一小说网W一W说W八.八81ZW.COM

    “他是丹师几品?”萧雨的语气中有几分动容,也有几分期盼。

    “我不清楚,”老黄平静的说:“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不了解,不管是宗师还是丹师。”停顿一下,他又问:“魔门内有丹师吗?”

    萧雨条件似的张嘴便要回答,忽然看到老黄的神情,老黄的目光陡然变得明亮了几分,他忽然明白了,老黄开始考察他了,更恰当的说,已经开始看他的态度了,这将决定今后柳寒对风雨楼的态度。

    “门内是不是有丹师,我不知道,”萧雨郑重的说:“不过,我猜测有,因为每个离开师门的弟子都有丹药,而且,当年我在门内修炼时,每月都有帮助提高修炼度的丹药赐下。”

    “那就是有了。”老黄说道,萧雨又摇头说:“可当我跨入宗师境界后,师门便再没送来丹药了,不过,疗伤的丹药还有。”

    老黄明白其中含义,魔门有丹师,但丹师的品级较低,辅助练功的丹药只对宗师以下有效,想明白这个,他不禁对柳寒感到庆幸,搭上清虚宗,仅仅从丹药上,便值了。

    萧雨始终看着老黄的表情,老黄的表情就像块石头一样,冷峻僵硬,不过,萧雨还是从老黄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变化,这点变化一闪即过,这让他不由大为惊讶,难道柳寒居然还有促进修为的丹药。

    这个消息要传出去,将会震惊江湖。

    无数宗师被困在下品,能突破到中品的少之又少,突破到上品的,那就更少了。

    原因很简单,宗师修炼需要大量的天地元气,现在的天地元气不足,只能靠丹药辅助,可要炼出这样的丹药,除了修为精深的丹师外,还需要天才地宝,而元气的稀少,导致天材地宝也大量减少,所以,这样的丹药也渐渐成了传说,只要出现在江湖,势必引起众多高手的争夺,带来一遍腥风血雨。八一中文w小w小w.一8小1一z八w.com

    “黄师爷,你说要我配合柳寒的行动,我想知道柳寒有什么行动,我都该怎么配合?”萧雨控制下情绪问道。

    “把风雨楼交给我家东主指挥。”老黄的回答很简单,萧雨眉头微拧:“交给他指挥?什么意思?我当傀儡?”

    老黄一点不客气:“傀儡稍微重了点,不过嘛,比较接近,你不要感到委屈,说实话,我担心的是他不肯接受。”

    “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将风雨楼给他,他还不肯要?”萧雨有点不服气。

    老黄淡淡一笑:“怎么不相信?他和雷纳达成的协议,就可以证明,他压根就不想要风雨楼,若他真有吞并风雨楼的想法,绝不会开出这样宽松的条件,按照这个条件,他最多也就得到漕运和几个码头,漕运是宫里要他掌握的,风雨楼本就保不住,宫里现在还没给你萧雨出通缉令,你要继续坚持插手,我相信这个通缉令很快便会下来,所以,这一条上你们没吃亏,相反,我家东主承诺,城西区夺下来后便交给你们,我们不管,这上面,我们是担了风险的。”

    萧雨承认这话没错,按照这个协议,柳寒没有占风雨楼的便宜,而是风雨楼所得更多。

    风雨楼经此一战,受创甚重,风雨楼的中坚,七星八将,虎堂鹰堂损失极大,骨干损失过八成以上,只有豹堂因为留守总舵,损失较少,雷纳已经指令他们撤出帝都,分散到各地分舵。

    “柳先生说最近城里比较平静,他们就这样放过我风雨楼了?”萧雨问道。

    “他们是躲起来了,”老黄淡然一笑:“至于原因嘛,史平死了。”

    “你说谁?”尽管有伤在身,萧雨还是惊诧得差点坐起来,史平名满江湖,江湖谁人不知,就在前不久,史平还将他逼到泥塘中躲了大半晚,身上最致命的伤便是他造成的。

    “史平死了?谁干的?柳寒?”萧雨顾不得动作过大,造成伤口阵阵疼痛,连声追问。

    老黄没有承认是或不是,只是大有深意的笑了笑:“史平一死,三江会的苟况便躲起来了,中州镖局和六合道馆也关门了,全躲起来了,田家关门闭户,王家许家退到城外,估计是在等冀州的增援。”

    消灭风雨楼虎堂鹰堂主力,几大世家的损失也极为严重,对新冒出来这个对手,他们还搞不清楚,暂时退避是最好的选择。

    “宫里呢?宫里有什么动作?”萧雨又问道,要在帝都称霸,宫里不点头根本不行。

    “除了将漕运指给我们瀚海商社,其他都还在观望,”老黄说道:“我估计宫里并不希望谁独霸帝都。”

    老黄这话隐含的意思便是风雨楼此前独占帝都,引起了宫里的忌惮,所以,宫里才默许,甚至是帮助王许田等诸家门阀对风雨楼动手。

    萧雨没有反驳,其实,他和雷纳已经意识到这点,所以才让出了部分地区,作为一块骨头扔给那些狗,可没想到依旧还是未能幸免。

    “狡兔死,走狗烹。”萧雨叹道,这是前朝名将在刑场上留下的名言,他为前朝立下汗马功劳,最后却被前朝皇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掉。

    “悲哀这些没用,”老黄淡淡的说:“现在你该想的将来该如何。”

    萧雨沉默了下,露出一丝微笑:“师爷老谋深算,一向是我佩服的,将来如何,还请赐教。”

    老黄也一点不客气:“老谋深算说不上,真要有那本事,王爷...唉,算了,有个问题必须搞清楚,魔门会来增援你吗?”

    萧雨沉默了会,这个问题从清醒后,他便一直在想,可始终没有答案,于是只好叹口气:“我不清楚,魔门分裂不是一两天了,各派各有小算盘,即便展也各有不同,在帝都,我是魔门中人,可实际上,恐怕你也知道,百漪园也是魔门产业,可我们分属两派,所以,魔门在帝都倒底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还有,魔门会不会来增援,我也拿不准。”

    老黄闻言不由苦笑不已,这魔门实在太乱,他想了想问:“这样吧,向师门求援还是要作的,能派人来最好,若不能,也没办法。”

    萧雨没答话,只是沉默的微微点头,老黄又说:“我希望你伤好之后,便离开帝都,你的目标太大,你不离开,这事就没完,但无论我们还是宫里,都希望事情尽快结束,所以,你离开了帝都,我们便能腾出手来好好整理下。”

    萧雨再度沉默,老黄也不理会,继续说道:“不过,在离开之前,你得做点事,准确的说是杀几个人。”

    “王家的还是许家的?”萧雨问道,老黄摇摇头:“都有,但三江会苟况必须死,六合道馆的两兄弟也必须死,然后才是王家许家田家,嗯,我估计过上两天,宫里便该警告他们了,其实,从宫里将漕运指给我们,就说明,宫里并不希望看到他们进帝都。”

    萧雨冷冷一笑:“宫里防这些门阀世家跟防贼似的,可实际上呢,又害怕他们得很。”

    当年便是门阀世家难,才导致邵阳郡王倾覆,他们俩人都亲身经历过,对朝廷和门阀世家的关系都有几分了解,对朝廷都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当今天子在陈国推行土地改制,在扬州推行盐政革新,”萧雨叹道:“这是当年王爷想做没做成的,希望皇上能做成,以纾天下百姓之难。”

    老黄闻言,不置可否的说:“你还是安心养伤吧,马上就要逃亡江湖了,还想这些做什么!”

    萧雨感慨的叹口气,沉默半响,说道:“我接受你的安排,风雨楼全交给柳先生,他想怎么用便怎么用,要杀那些人,你拟个名单,最好将那位公公也列上。”

    萧雨的眼神中有几分狠辣,这次死的都是跟随他多年的亲信下属,他那长长的仇人名单上,又多添了几个。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