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在宫里

    萧雨进了柳府的消息在帝都地下世界迅传播,在很短的时间里便传遍了整个帝都,也传进了宫里,林公公还是在那间小院里,靠在椅子上洒着温暖的阳光,听着小麦子的报告。八一中文W一W一W.81ZW.COM

    “干爹,这柳寒的胆挺肥呀!居然就大模大样的将萧雨接进府里了。”

    “怎么,你想治他的罪?”林公公眯缝着眼,看着对面树枝上绽开的一个小绿蕾,嫩嫩的叶片刚刚舒张开,被晚霞映上了一层胭脂般的红。

    “儿子哪敢,”小麦子嘿嘿笑道:“儿子可不敢干扰老祖宗和干爹的布局。”

    “小猴子!”林公公笑骂道,仰头靠在躺椅上,小麦子赶紧将茶捧上,林公公也不起来就着小麦子手上喝了一口。

    “这几天看,这柳寒不简单呀,”林公公喃喃的说道:“小麦子,你说杀掉史平的人会不会就是柳寒呢?”

    “柳寒?”小麦子将茶杯放在茶几上,略微想了想说:“不会吧,即便他有上品宗师修为,可史平也不弱,有中品宗师的修为,情报上说,他们交手时间很短,王家的人就晚了一会功夫,史平就已经死了,对方人也不见了,也就是说,史平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柳寒应该没这么强吧。”

    “可如果不是柳寒,那又是谁呢?”林公公晃悠悠的问道。

    小麦子苦笑下,舔着脸说:“干爹难为我,我那知道,要不是魔门,要不是....,儿子实在不知道。”

    林公公无声的笑了,可他的眼里也同样是迷惑不解,小麦子的解释没错,柳寒如果仅仅是上品宗师的话,根本无法在这么短时间内收拾了史平,可若不是柳寒,那又是谁呢?从修为上看,只能是大宗师,可这段时间,没听说那个大宗师出现在帝都啊,难道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大宗师,难道那家伙到帝都来了?

    可内卫没有报告啊!

    宫里也没有感觉到啊!

    大宗师在帝都一旦施展修为,绝对瞒不过宫里大宗师的感觉。八一小说网w一w说w.81zw.com

    可接到史平死亡的详细经过后,他立刻便断定不是宗师干的,至少是大宗师,于是他去询问留守宫里的灵蓝真人,灵蓝真人告诉他,他在现场感受到一丝元气的波动,但不能确定是大宗师还是法器所为。

    这两者差异很大,若是前者,究竟是那个大宗师到了帝都,来的目的是什么?对朝廷有没有威胁?

    朝廷就必须插手追查,必要时,就得将桥真人从陈国调回。

    可若是后者,问题就小多了,但依旧不能小视。

    先此人怎么会有法器?法器使用是有次数限制的,这点天下人都知道,那么此人为何会用在史平身上?他会不会是某个隐世仙门中人?

    所以,不管是谁,朝廷都要查,可问题是怎么查?

    帝都内的内卫已经悄悄行动起来,盯着这段时间进入帝都的那些强者,但林公公期待的现却始终没出现。

    小麦子显然是知道这个情况,他小心的观察下林公公的脸色,见没什么大碍,然后才放下心来。

    “干爹,儿子心想,这萧雨是魔门中人,出手的会不会是魔门中的高手?”

    林公公没有开口,小麦子又小心的观察下,才继续说下去:“这魔门虽然分裂了,可毕竟实力深厚,背后还有云笈殿支持,万一是云笈殿的内堂弟子。”

    说到这里,小麦子停下了,他知道自己说错了,从云笈殿出来的内堂弟子便是隐世仙门中人,他们在江湖中露面,更要在朝廷登记,受朝廷管辖。

    “内堂弟子可不是想出来便出来的,”林公公悠悠的说:“最近几十年里,魔门数次生死大战,被赶到并州边荒之地,你看见有内堂弟子出现吗?没有,魔门分裂,互相之间争斗不休,你见到内堂弟子出现吗?都没有,风雨楼不过魔门弟子组建的一个江湖组织,萧雨不过是魔门中一个修为稍高的弟子罢了,内堂弟子为何要出面?”

    小麦子点头称是,随即又为难的问:“如果不是魔门,那又会是谁呢?”

    “谁说了不是魔门中人?”

    “啊!”小麦子不解的叫出声来:“干爹刚才不是说了。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刚才说了不是云笈殿内堂弟子吗?”

    小麦子想了想,刚才还真没说就不是云笈殿内堂弟子,可那话....

    “咱家的意思是内堂弟子的可能性比较低,但还是不能排除,你记得下午让你整理的卷宗吗?那里面全是历朝收集的关于隐世仙门的资料,你要好好的记着,记在脑子里,别只知道到时候才去查。”

    “是,是,干爹,儿子知道了。”小麦子陪着笑,林公公的声音依旧幽幽的,象在院子里飘:“隐世仙门,云笈殿,清虚宗,神农谷,阴符门,会是谁干的呢?”

    小麦子笑道:“管他谁干的,只要还在帝都,便能将他挖出来,干爹,我看内卫没查出来,原因恐怕便是,这人已经走了,离开了帝都。”

    “此言....,有一定道理,”林公公缓缓的说,正要继续说下去,这时从外面进来个年青的太监,小麦子只是朝他看了便没再理会,那年青太监走到林公公面前跪下:“奴婢小合子见过祖宗。”

    林公公睁眼看了他一眼,眉头微皱:“怎么是你?出什么事了?”

    “回祖宗,灵蓝真人提出要出去。”小合子说道,林公公眉头依旧皱在一起,小合子赶紧补充:“真人说有几样灵药宫里没有,他等不了,要自己出去找。”

    林公公眉头依旧拧成一团,不过神情倒没那么严厉了,这个事已经说了不止一次,可那几种灵药实在太难找了,宫里翻遍了也没找到,传令各地寻找,也没找到。

    “真人打算什么时候走?”

    “真人说越快越好,他老人家说,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尽快找到这两种灵药。”小合子轻言细语,始终低着头,没有抬起来过。

    林公公没有回答,小合子也不敢抬头,小麦子则轻轻给他捏拿着肩膀,晚霞拂来,有点寒意,小麦子缩了缩肩却没有开口催促回屋。

    过了会,林公公开口问道:“其他的东西都拿到了吗?”

    “回祖宗,都拿到了。”小合子答道,语气中没有一点迟疑。

    “他最近的情绪怎么样?”

    “回祖宗,奴婢观察,有点着急。”

    “有点着急?你怎么看出来的?”

    “回祖宗,奴婢伺候久,总能感觉出来点。”小合子答道,林公公和小麦子都没察觉,他撑在地上的手微微有点抖。

    林公公沉默了会,才说:“你先回去吧,告诉真人,等桥真人回来,他就可以出去了。”

    “是,祖宗。”

    小合子这才起身,向林公公深深一礼,倒退着向后走,走到一半,林公公忽然开口问道:“我这还差两个人,你想不想过来?”

    小麦子先是愣了下,手上稍停才开始又动起来。

    小合子也愣住了,有点彷徨不知,林公公又重复了一遍:“咱家问你呢,想不想到我这来干活?”

    “干爹问你话呢,还愣在那作什么?”小麦子呵斥道,小合子好像从梦中惊醒,猛地扑到林公公面前跪下,磕头道:“多谢祖宗!”

    林公公沉默了会,才叹口气:“你先回去吧,将两位真人伺候好,会有你的机会的。”

    小合子面露失望,默默的磕了个头:“多谢祖宗!小合子一定不会让祖宗失望。”

    小合子走了,小麦子有些纳闷,笑道:“干爹,您真要将这小子调过来?”

    林公公没有答话,身体略微动了下,小麦子赶紧扶他起来,林公公边走边说:“猴小子,别拐着弯套我,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

    小麦子陪着笑,也不分辩:“干爹神目如电,儿子这点小把戏那瞒得过干爹的眼睛。”

    林公公呵呵的笑起来:“这小子也过两年不死不废,我还真将他调到内卫来。”

    小麦子不由大讶

    小合子出了院子,一阵冷风吹过,背后凉飕飕的,这才现背心居然被浸湿了,林公公说出那话时,小麦子以为机会来了,可他却感到扑面而来的杀机,让他毛骨悚然。

    他不知道那番做作瞒过林公公没有,至少他还活着,至少暂时还活着。

    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

    回到院子里,他没有直接进后院,而是象以前一样在后院门口敲响了钟,不一会,灵蓝真人出来了,小合子将林公公的话转述给他,灵蓝真人已经料到这个结局,什么也没说,便让他进去。

    有灵蓝真人在身边,院子周遭数十米都躲不过他的神识,自然不用再掩饰什么。

    到了后院,灵蓝真人将他叫到跟前,交给他一个小瓶。

    “这是最后一瓶丹药了,为师出去找药,就是为了给你炼药,你可千万别懈怠。”

    “师傅大恩,弟子没齿难忘,师傅放心,徒儿绝不敢懈怠。”小合子跪下给灵蓝真人重重的磕了个头。

    灵蓝真人略微迟疑,便含笑道:“你能如此,本座也很高兴,去练功吧。”

    小合子答应着,转身进了他的静室,双脚盘膝,五心向天,开始吞吐提拉地之间的元气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