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京兆府在行动

    原索出来便将四大总捕召集在一起商议,将他的想法和盘托出,然后问他们是否可行。八一中文W≦W≤W≦.≦81ZW.COM

    赵晾四人自然赞成,这比让大家伙每天上街巡逻要简单多了,可随后在扶持谁大家众说纷纭,各有不同,在城东区(前文有误写成了城西区)和城北区,分歧不大,城东区扶持新冒出来的青红帮,这个帮的帮主是个叫覃枪的人,不过他的副手却是前捕快房的蒲洪,蒲洪在捕快房的人缘不错,为人仗义,与大部分捕快的关系比较好,要不然当时也不会任由他过去参战。

    城北区则是另一回事,现在城北区最大的帮派便是飞鹰堂,飞鹰堂堂主名叫鹰飞,这飞鹰堂便是从他的名字中得来。这鹰飞年岁不大,还不到三十,擅使一把青峰刀,刀长三尺三,比普通的长刀还长三分,修为如何,谁也真不知道,只知道,他到帝都后,还未一败。

    在风雨楼一战中,飞鹰堂没有直接参与对风雨楼的围攻,只领取了攻击风柳街的任务,而且鹰飞还以飞鹰堂势力弱力量小为理由,让三江会出兵配合,结果在战斗中,鹰飞出工不出力,让三江会的人冲在前面,飞鹰堂的人在后面,结果三江会死伤惨重,飞鹰堂损失极小。

    风雨楼倒下后,飞鹰堂也没急于扩张,而是先观望了几天,然后才悄悄开始扩张,迅抢占了城北区最繁华的几条街,随后向四周扩张,但在十里铺之战后,飞鹰堂的扩张又停下来了。

    在飞鹰堂扩张过程中,鹰飞一直很小心的避免进入城西区,更没有染指各处码头。

    关键是城南和城东,**道馆在风雨楼一战中损失不小,但核心战力损失却不大,两大馆主只是负了点小伤,养了几天便好了,战后,**道馆在城东区飞扩张,但**道馆两大馆主修为虽高,可底子薄,风雨楼一战中又损失不少人手,扩张起来有些力不从心,萧雨未死,史平身亡,洪森师兄弟也吓了一跳,行事便不敢张扬,收敛许多,洪森师兄弟更是不敢轻易出面,只让手下弟子出手,于是城东区便陷入混战中,几股势力谁也不占优势。

    而城南区,则又是一番景象,风雨楼倒下后,三江会在城南一枝独秀,可赵晾他们心里清楚,萧雨一旦重出帝都,三江会便是第一个刀下鬼,扶持他们,倒不如另外扶持一个。

    更何况,萧雨现在躲那?帝都人都知道,可那个瀚海商社主人却象没事人一样,宫里也不开口,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但这已经便是一个态度,官场中没有傻子,所以柳府被袭之后的第二天,原索便不避嫌疑,派人到柳府附近巡查。

    独闯刘家老楼,随后史平被杀,十里铺激战,吴瀚头悬庄门。

    这桩桩件件,背后都有瀚海商社主人,上品宗师柳寒的影子。

    四大总捕头都是江湖经验及其丰富的人,谁都不愿在这个时候得罪一个上品宗师。

    “这城南该选谁?”原索见四人不开口,便有些纳闷,皱眉催问。

    赵晾看了眼对面的干瘦老头,这老头干瘪瘦削,穿着与大家一样,不过同样的服装穿在赵晾身上显得很精神,在他身上却显得邋遢,衣服皱皱的,头也系得不整齐,几根花白的头飘在外面。

    “老罗,你是怎么想的?”原索很敏锐,立刻察觉赵晾的目光,随即开口问干瘦老头。

    这老罗名叫罗十八,但京兆府衙门上到陈宣,下到普通的捕快衙役,都叫他老罗,老罗是四大总捕中资格最老的一个,也是修为最莫测的一个,在总捕头的职务上干了六七年,其间抓过无数江洋大盗,这些江洋大盗修为有高有低,最高的武师八品,最低的也有武师一二品的,可无论八品还是一二品的罪犯,都悄无声息,没见着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战,他一个人出去,然后就带着罪犯回来,不要别人帮忙,江湖上称之鬼手。

    老罗沉默的摇摇头,原索苦笑下:“我说老罗,你把话说明白,你是赞成还是反对?”

    “赞成?”老罗翻眼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赵晾三人,嘿嘿干笑两声:“三江会?苟况,嘿,大人,苟况活不了多久了,三江会也存在不了多久,城南,嘿嘿,还要乱一段时间。”

    原索倒吸口凉气,赵晾眉头微皱,没等他开口问,坐在他左手边的钱苦便皱眉问道:“老罗,此言何讲?”

    “这是明摆着的事,”老罗说道:“无论柳寒还是萧雨,都不允许苟况活下去,他还活得下去?”

    原索先是点头,随后又摇头,他还是没听明白,坐在原索下的总捕头陈彦也插话问:“萧雨固然要杀苟况,柳寒干嘛要对付他?”

    “干嘛?为了漕运。”老罗淡淡的说:“柳寒此人很谨慎,可他明知冀州方面对漕运势在必得,依旧强力对抗,甚至不惜借助风雨楼残部的力量,为什么?更怪异的是,宫里对此却视而不见,这说明什么?大人,诸位,这事,没那么简单。”

    老罗没明说,可结论却很明显,原索一下便明白,赵晾三人也明白过来,三人佩服的看着老罗,毕竟是破案好手,擅长从蛛丝马迹中找出线索,一下将眼前的谜团给解开了。

    原索叹口气,很是苦恼:“既然宫里要柳寒接掌漕运,咱们也拦不住,可这...,要不,干脆让柳寒把这城南管起来。”

    “如果他愿意的话,倒不是不可以,”老罗说道:“我怕他不愿意。”

    “不愿意?城南虽说没城东繁华,可收益却不小。”赵晾不信的摇头。

    老罗眨巴下眼睛,没有反驳,钱苦试探着说:“要不大人,找人去问问,就算他不愿意,蒲洪应该不会反对吧。”

    原索一直在看老罗,老罗却闭上嘴,什么话都不说,原索叹口气:“这样吧,赵总捕头,你去找蒲洪,这柳寒....,钱...”

    “大人,柳寒可不简单,”老罗忽然插话道,打断了原索:“他现在是禁军队正,大小也算个官,而且,三篇震帝都,在士林中名气不小,与延平郡王,小赵王爷,尚书台秋大将军的儿子,还有中书监的薛泌薛大人交情不小。”原索立刻改口:“老罗,干脆这样,你随我一块去见见这柳寒。”

    老罗没有推辞,原索站起来:“钱总捕头,上城西,把城西的那些江湖亡命,全部抓起来,陈总捕头,你上城北,告诉鹰飞,我给他三天时间,三天内让城北区安静下来,否则,飞鹰堂便给我滚出帝都!”

    原索气势十足,陈彦和钱苦领命而去,赵晾也随着他们出去,很快院子里传来招呼,在捕快房休息的捕快都被俩人叫起来,原索和老罗出来,在衙门外上车,这马车是衙门的公务马车,平时养在衙门边的马厩里。

    老罗本没准备进车内,原索将他叫进去,让车夫独自驾车。

    马车摇晃着离开衙门,老罗在车内盘膝而坐,身子佝偻,两眼闭上,似乎在养神。

    原索待马车出了两条街后,才开口问道:“老罗,刚才有些话你没全,现在这车上就我们俩人,把刚才没说的话,都说出来。”

    老罗依旧没睁眼:“咱们衙门里什么人都有,有些话自然不好说得那么明,大人,有些话,好说不好听啊。”

    原索苦笑下,衙门里什么人都有,这话太简单直接了,京兆府,由于其重要地位,衙门里那派的人都有,陈宣长期担任京兆尹,在衙门内的亲信不少,包括他原索;可即便如此,也无法将其他派系的人全赶出去,不说别的部门,就算捕快房,下面几十个捕头,四大总捕头,究竟算不算自己人,除了眼前这老罗,其他人都拿不稳。

    对这老罗,原索很了解,别看一副糟老头的样,可实际上精明无比,那双浑浊的眼睛,实际敏锐毒辣。

    “好听不好听,我都要听,这些年,咱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原索语气中有些无奈,可依旧保持着尊敬。

    “陈大人这次恐怕危险了。”老罗开口便让原索一惊,他紧盯着老头,似乎在问什么,老罗却没接着往下讲,语气一转:“这柳寒是个精明的人,你看他到帝都才多久,珠宝店,布庄,染坊,我家老婆子买过他的布,比起他染坊的布要好,不管怎么洗,都没掉色;老实说,就凭这两样,他完全不用冒险与萧雨合作,弄什么船运商社,当然,可以说,商人本性,可你看,青红帮背后明显是他在掌控,蒲洪带人抢下了城内五大码头,还有城外的四大码头,码头脚夫全部被他收编,组成了一个搬运社,他给码头的脚夫定了一套规矩,今年靠岸的船,下货费比去年涨了一成半,这一成半全归脚夫所有,另外,他还从惯例中拿出半成份子,也给了脚夫,同时,与脚夫签订协议,脚夫若在上下货期间负伤,由社里负责出治疗费。”

    原索闻言不由摇头,这样的条件,大概全天下都没有,这些脚夫不归心才见鬼了。

    可陈宣陈大人怎么会危险了呢?

    原索很急切的想知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