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月夜奇遇

    出了丁府,迎面吹来一阵河风,彭余禁不住打个寒战,忽然察觉身边的康浚也同样打了个寒战,俩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魂未定和迷惑不解。?(?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大人!”

    柳寒正要上马,闻言回过头来,不解的看着彭余,彭余迟疑下躬身致歉:“刚才属下疏忽....”

    “与你们无关,那家伙有宗师二品修为,以你们的修为无法察觉,就算察觉,也挡不住。”柳寒说着踩蹬上马,看着俩人说:“上马,咱们回衙,其他兄弟恐怕也该回来了。”

    彭余康浚俩人急忙上马,彭余追上柳寒,一脸仰慕的问道:“大人,他们说.....”

    “他们说什么,你们听着就行了,犯不着四处宣扬。”柳寒淡淡的说道,彭余心中一紧,连忙大营,康浚在后面也听见了,他没说什么,只是在彭余看他时点点头。

    三人回到度支曹向延平郡王交令,度支曹内既平静又有几分紧张,柳寒见没他什么事便溜到厢房,不出他所料,士兵都已经回来了,毕竟,今天大朝会,所有官员都在城内,柳寒又问了下,都没遇上什么麻烦。

    柳寒满意的点点头,抬头看着众人说道:“你们是我柳寒的兵,在外面都给老子把腰杆挺直了,咱们不惹事,可也不怕事,谁他娘的软蛋,就别在老子麾下当兵,滚他娘的!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谁他娘的软蛋,滚他娘的!”众人哄笑着答道。

    柳寒满意的笑了,然后将几个什长叫来,让程甲带队回营房,今晚给士兵们加餐,说着拿出张银票交给程甲,程甲看也没看便揣进怀里,众人喜笑颜开的向柳寒致谢。

    “嘿嘿,这段时间,弟兄们饭菜要开好,这段时间够咱们忙的。”柳寒笑道,程甲谄媚的笑道:“瞧大人说的,在这忙活,还有赏金,到大街上去,不一样是忙活吗。对了,大人,知道吗,咱们中侯也在欠债名单上。”

    柳寒点点头,他耸耸肩:“谁欠钱,不是咱们能管的,咱们就送个信,中侯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不会怪罪咱们的,至于,他还不还,咱们也管不了。”

    说到这里,他提高声音,既是对程甲,也是对其他人:“做人呢,最重要的是本分,我们作我们本分内的事,守住自己的本分,那就什么都不怕!你们说是不是?!”

    “是!”众人齐声答道,待声音落后,程甲谄媚的补充道:“大人说得好,跟着大人,咱们心里有底。”

    “少胡拍马屁,回去后,让弟兄们不要出门,这段时间老实点,明白吗!”

    “明白!”

    “大人放心,回去我就把门关了,谁也不准出去。”程甲说道。

    程甲带人回去了,柳寒却没有走,而是在度支曹内巡查了一番,延平郡王将度支曹的安全交给了他,他不得不担点责任。

    走了一圈下来,他对曹内的安全布置不以为然,原因很简单,如果安全上有什么,绝不会是大规模的进宫,只会是高手偷袭,董亮的部署应付小规模的正面进攻可以,可若是对上江湖高手,可以说一点效果都没有。

    柳寒没有改动董亮的部署,因为这根本没用,以董亮和他那班士兵的修为,根本不是那些江湖人的对手。

    董亮也明白警卫的重要,也全副披挂带着士兵巡逻,他有些担心柳寒会说什么,可最终柳寒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这让他稍稍放心。

    夜色降临,度支曹内很是安静,除了巡逻的士兵外,再没其他人影。

    柳寒坐在屋顶,仰头看着满天繁星,默默思索,今天在丁府,他是故意为之,丁轩不管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不管提出什么补偿,都不重要,丁轩在风雨楼事件不过从属地位,王许田三家停战,他便停战;三家若不停战,丁轩想停也停不下来。

    千年世家的傲慢和荣耀,让丁轩不可能出卖三家,他若出卖三家,恐怕身边的两个宗师高手马上便会离去,丁轩立时会受到整个士族阶层的鄙视,再无法在帝都立足。

    引诱,激怒丁轩,可以从中判断,三家下一步的行动方向,没成想,丁轩透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三家果然要对漕运下手。

    漕运,这才是柳寒的弱点。

    从彭城到帝都,数百上千里漕运,难以处处设防,船队的护卫也不好作。

    柳寒无法将主力调去保护船队,除非他不要城内柳府了。柳寒不由猜测,上次袭击柳府是故意为之,目的便是警告,让他不敢将主力调出城。

    高手作战,走一步看三步,如果这是吴瀚的布局,那就幸亏杀掉了他,如果不是,这新来主持大局的家伙,还真是个棘手的人。

    妈的,看着黑黝黝的宫城,柳寒心里暗骂,都是里面的王八蛋搞出来的事。

    自到帝都,看上去似乎事事顺利,商社办得红红火火,自己也声名鹊起,可实际上呢,他始终在外围晃荡,根本没有进入帝都,甚至没有进入大晋的主流社会,相反,自己每向主流社会迈出一步,都是步步杀机,布下几颗棋子,现在都还在成长阶段,能长成什么样,只有天知道。

    风雨楼一事,算是自己回到大晋最大的考验,将自己的部分底牌掀出来,可谁也想不到,这并不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夜色渐浓,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洒在屋顶,柳寒感到有些无聊,干脆躺在屋顶,让身躯沐浴在月光下,看着满天的星光,忽然有种莫名的感悟,内息不由自主的缓缓流转起来。

    他连忙坐起来,盘膝而坐,让内息自然而然的转动,自己并不主动引导,看看倒底能生什么。

    内息正要运转,他忽然生出个念头,压制住内息,让它安静的待在丹田内,用意念感受空气中的元气,可惜过了很久,依旧没有感悟到元气的流动,他没有灰心,也不着急,依旧满满的寻觅着,感悟着,就像自己从未修炼过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涌泉穴丝丝凉,柳寒心念一动,连忙将精神集中到涌泉穴,可很快这丝凉气便消失了,他失望的撤去注意,重新恢复到原来那种状态,神游物外,若有若无,不一会,那丝凉气又来了。

    于是,柳寒再度将注意力集中过去,准备引导那股凉气,可没想到,那股凉气很快又消失了。

    柳寒失望的又散去注意力,再次神游物外,不知过了多久,那股凉气又进来了。

    这次,柳寒没敢在去引导,依旧保持状态,让那凉气自己运行,自己只在边上观察,凉气进入体内,慢慢的沿着足少阴心经向上,可这股凉气越往上走越弱,到达阴谷附近后,便渐渐消散。

    连续数次如此,柳寒感到迷惑不解。

    这丝凉气是什么性质的凉气,能不能融进内息中,他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的元气,可这凉气是从何而来呢?如果按照青灵所言,修行修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元气,这凉气是属于那种元气呢?

    他有点不明白,曾经无数次在这样的月光下,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凉气,当初他被迫躲进山里,在深山老林孤独的生活了半年,无数次在月光下修炼,在晨曦普露时修炼,在烈日下修炼,可从未没有类似的凉气或热气侵入。

    凉气随着他的精神关注程度,时断时续,他试图调动内息去迎接,可每当内息靠近那细若游丝的凉气时,凉气便消散得无影无踪,连续数次如此,他不得不放弃。

    沉凝片刻,他慢慢运行膻中五行真元迎向那丝凉气,五行真元向下流动,在经过阴谷时,柳寒心念一动,生生将真元压缩,抽出一丝,沿着足少阴心经向下游去,这一次凉气没有消散,相反却钻入五行真元中。

    柳寒心中大喜,没成想,这情绪一波动,涌泉穴的凉气再度消失。

    可即便如此,柳寒也难抑兴奋,如果此法有用,那对紫府的修炼大有助益,至少不会象现在这样,卡在六层上不能动弹。

    再度收敛心神,重复刚才的动作,柳寒又缓缓启动五行真元,这一次从紫府出来便开始控制,他只抽出一丝真元在经脉中流动,沿着刚才的路径,越过阴谷向下流动,迎上那丝毫凉气,凉气被真元裹胁,初始还保持独立,慢慢的便融入五行真元中。

    柳寒强烈压制内心的兴奋,仔细观察融入了凉气的真元有什么变化,开始还没察觉有什么变化,慢慢的融入五行真元的凉气越来越多,真元还真生起变化来了。

    柳寒最初修炼这五行真元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在西域那神迷山谷修炼有成后,真元一直比较平和,可自从开始从火晶中吸取火属性灵气后,他的真元受到影响,开始变得有些灼热,从清虚宗得到的那块水晶,他舍不得用,只在实在难以压制真元在紫府的狂暴,才拿水晶吸取其中的水灵气,以平衡体内越来越多的火灵气,可即便这样,这水晶也快用光了,这逼得他不敢再吸取火晶灵气。

    现在若这凉气是水属性元气,那对他的帮助有多大,怎么形容也不过。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