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夜袭(上)

    左兰进去后便再没出来,柳寒和秋戈相对无言,柳寒给秋戈泡了杯茶,俩人相对无言,各怀心事。八一中文网Wくw★W√.81くzW.CoM

    “掌柜的,若是说和不成,你打算怎么办?”秋戈终于开口了,不过却不是他最想问的,因而显得有气无力。

    “公子是贵人,哪知我等小民的生活,”柳寒淡淡的说,他刻意收敛和改变了一些小动作,毕竟,他与秋戈交往太多,他淡淡的说:“不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嘛,不瞒公子,在下也练过几年,也走过江湖。”

    秋戈长叹一声:“侠义武犯禁,最好还是上告官府。”

    柳寒淡淡苦笑,没有说话,这样的事,官府是没办法处理的,官府最多也就是处理那姓吴的,可五鬼能善罢甘休?最后倒霉的还是小老百姓自己。

    秋戈走了,他终于没有提出那个要求,柳寒也松口气,至少在这点上,秋戈还是把持住了,至少没坠秋家的名声。

    左兰一直在里面,没有再出来,药熬好后,便端进去喂了两女。

    有凤来仪被捣毁的消息传得很快,附近的老客户都知道了,今天没有客人上门,柳寒也落得清净。

    午饭时,范举没有回来,柳寒再度检查了两女的伤势,张梅的精神更好了点,挣扎着想要下地,柳寒坚决不许,他让左兰在外面盯着,自己帮助张梅疗伤。

    经过两个时辰的运气疗伤,张梅的伤势好了五成,可以下地走动了,随后,柳寒又给俞美喂了粒续命丹,然后帮她运气疗伤,俞美一直盯着他看,神情中有丝羞怯。

    “以后,你可以自己试着运气,少阳经还有两处不通,你休息两天,然后我再给你疏通。”

    俞美轻轻的嗯了声,柳寒将被子给她掖好,转身出去了。

    天色渐晚,范举和几个人回来了,范嫂早就作好饭,端到前面店里,范举给柳寒介绍说都是他在城卫军中的兄弟,柳寒一眼便认出了柳刀,柳刀看到柳寒先是愣了下,仔细辨认后,却又释然,不过是相貌相同之人。

    “这位是沈刀,”范举介绍柳刀道,然后又指着柳刀身边的青年汉子说:“这位是我本家范守,这位是鱼同,这位是古膺,都是我的好朋友。”

    “诸位兄弟,柳某之事,劳烦诸位了,谢就不说了,今后咱们就是兄弟。”柳寒抱拳致谢,众人纷纷抱拳相应。

    没有喝酒众人的兴致却不减,沈刀依旧还是那样活跃,三两句话便将气氛带到活跃,这些军官议论纷纷,柳寒边与他们聊天,边暗中观察,范守显得沉稳,说话不多,鱼同则比较精悍,古膺则较冷漠。

    吃过饭,众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各自选择地方,盘膝而坐,静静的调息,而范举则出去了。

    柳寒也与大家一样,盘膝调息。

    一副大战来临前的样子。

    柳寒倒是无所谓,他只是做做样子,暗地里细细观察几人的修为,化名沈刀的柳刀的功力在里面算是最深的,他的修为已经踏入武师阶层,有武师四品;其次便是范守,从呼吸看,他也踏入了武师阶层,但好像也在压制修为,让外人看只有武士七八品的样子。再过了便是古膺,有些冷傲的古膺修为在武士巅峰,感觉就要突破了;修为最低的居然是鱼同,他只有武士中品的样。

    如果这些人都是兄弟会中人,兄弟会的实力不可小觑,会中真正高手不会屈身俯就城卫军,而且,看起来,范举的修为也应该踏入武师阶层了。

    没过多久,范举回来了,他又带回来一个中年汉子,那汉子看上去有些憨厚,柳寒认出来了,那人以前见过,当时跟在那个姓夏的旁边。

    “柳兄,这是我朋友,叫巨鼐,”范举介绍说,巨鼐向柳寒拱手,柳寒也回礼:“辛苦巨兄了。”

    巨鼐憨憨的笑了笑,没有多话,范举将众人招呼过来,说道:“他们都在总舵,五鬼和其他人都在。”

    “他们的总舵在那?”柳寒问道。

    其他人温言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柳寒开始还有点纳闷,随即便明白了,在五鬼的地盘上,居然不知道五鬼的总舵在那,是有些奇怪。

    范举却理解,柳寒经常不在家,那管五鬼,恐怕连每月收保护费的是谁都不清楚。

    “五鬼的总舵在福茂货栈,前院作生意,后院是总舵,那地方稍微宽点。”范举解释说。

    柳寒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范举看着他,等了一会,便说:“我和沈兄从正面进去,古老弟鱼老弟与柳兄从后面进去,范兄弟你们三人胡同这边进去。”

    范举说着沾了茶水,在桌上画了个简单的地形图,福茂货栈右边有条小胡同,左边则是另外一家店。

    众人点头,柳寒看范举的修为果然是这群人中最高的,他也一点不避讳,让修为最高的沈刀和自己一块从正面杀入。

    众人开门出去,左兰在后面将门关上,非常担心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转身进去,看见张梅颤巍巍的站在正房门口,她赶紧过去。

    柳寒随着出来,巨鼐在最前面领路,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小巷里黑漆漆的,偶尔有门缝中露出灯光,只是大家都有修为在,感觉灵敏,路上的一些磕磕绊绊没造成什么麻烦,众人的度还是很快。

    到了一个入口,巨鼐停下来,众人也随着停下来,柳寒走到前面,范举向对面指了指,柳寒看对面是有家货栈,货栈的幌子还在夜风中微微飘荡,货栈旁边,有个巷口,黑漆漆的,看不清。

    “我和沈兄留下,柳兄,你带古老弟和鱼老弟绕到后面去,范兄弟,你们三人到那小巷里,柳兄,范兄,我们正面打起来,你们才进去。”

    “好。”柳寒和范守同时应道,范举抬头看看天色:“一袋烟后,我和沈兄动手。”

    柳寒点点头,也没回头便迅走进小巷,进入小巷口,而是站在那,将神识放出去,跟在身后的人也没催,小巷里很黑,大家的江湖经验都很丰富,如果对手在小巷内设了埋伏,他们从光亮处进去,会有一段不适应感,这个时候,就等于是对方的活靶子。

    柳寒其实根本没那种现象,修为到他这种程度,即便在漆黑一遍的夜里,也就比白天稍稍弱了一点,根本没妨碍。

    但,他还是在巷口停了下,装着需要适应下,神识却已经悄悄放出去了,他立刻现,这五鬼的防御真的很弱,居然在四周没有设观察点。

    或许,暴户心态吧。

    柳寒绕到后面,后面也是一条小巷,柳寒走到拐角处,忽然停下脚步,古膺和鱼同差点撞上,古膺俩人都没开口问,柳寒向巷内观望,小巷里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古膺皱眉,正要开口,柳寒转头示意不要说话,古膺和鱼同不解,却也没开口说话。

    柳寒目光向两边房舍看过去,实际上,他已经锁定了躲在墙里一株大树上的暗桩,只是,这个暗桩不好处理,距离他们大约有七八丈,而且,若是全力展开,也可以悄无声息的处理,但这势必暴露他的真实修为。

    柳寒想了想,捡起一块小石头向对面扔去,小石头出声响,柳寒迅闪入巷内,贴在墙面,古膺和鱼同也跟着他,紧贴墙面,三人慢慢向那边挪去。

    刚到院子中间,就听见里面出一声警哨,院子里一阵忙乱,紧接着响起兵刃交击声和怒吼声,随后,从侧面也传来叫声,显然范守三人也杀进去了。

    柳寒扭头冲古膺和鱼同点下头,身形陡然拔高,身体刚露出墙头,一支甩手箭便射向树丛中,古膺动作较快,已经准备向下面扑去,箭从他的面前飞过,吓了他一跳,扭头正要问,就听见树丛中一声惨叫,一个身影摔落下来。

    古膺扭头一看,背心忍不住冒出一层冷汗,他的目光敏锐,已经看到随着身影落下的弩,刚才要不是柳寒动作快,如此近的距离,即便修为高,也很难避开,再看柳寒,眼中已有感激之色。

    柳寒却没再留心他,而是注意的观察场中的情况,没有看见范举沈刀和范守三人的影子,而前面传来杀声,柳寒这才现,他们进来的地方是后花园。

    柳寒心里不由苦笑,范举的侦查未免太潦草,居然连后花园都没查到,这一点错误,导致他们的合围出现了一些差错。

    “尽快杀到....。”

    没等柳寒说完,古膺和鱼同已经跃下墙头,向房间冲去。

    黑影掉下来时出的惨叫,已经惊动了花园中的守卫,四周顿时警哨大作,数条人影从屋里跃出,迎着古膺鱼同杀来。

    柳寒依旧没动,留心观察整个战场,手里握着两粒小石子。

    从房间里杀出来四五人,而花园中还冒出来七八人,很显然,范举他们一动,五鬼便已经意识到后院可能出事,已经向后院派出了警卫。

    “嗯,应变还是很快。”柳寒看着院子点点头,心里叹息道,但随即便皱起眉头。

    这动作是不是太大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