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布局

    第二天,老黄按照惯常的时间起床,简单的梳洗后,便坐在院子里吃早餐,进入春天后,他一改缩在屋里吃饭的习惯,只要不下雨便在院子里吃饭,一边享受食物,一边享受阳光。Δ㈧㈠中文Ω网Ww*W.┡8⒈Zw.COM

    春天的阳光是温暖的,但早晨依旧带着点寒意,可老黄喜欢这点寒意,可以让他更快清醒。

    从院子外摇摇摆摆进来个戴着面具的人,老黄只是看了一眼便判断是柳寒,满柳府只有柳寒会一大早穿禁军制服。

    老黄没有理会,依旧吃自己的早饭。柳寒在他对面坐下,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一大清早戴着个鬼面具做什么。”老黄皱眉说道。

    “你把我面具摘了。”

    老黄皱眉没有理会,柳寒又说道:“你把面具替我摘了。”

    老黄还是没理会,依旧自己吃自己的,柳寒叹口气,自己将面具摘下来,老黄只是抬眼看了眼,筷子伸向爽口斋的榨菜,半途,筷子停住了。

    面具下并不是柳寒,而是一个陌生的青年汉子,除了眼神,熟悉的眼神告诉他,面前这人是谁。

    陌生青年微微一笑,伸手又揭下一张面具,这次出现的是一个黄脸汉子,这汉子颌下居然还有短短的胡须;没等老黄作出反应,柳寒又摘下一张面具,这次出现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肤色黝黑,额头上居然还有几尾皱纹。

    “你这是何意?”老黄纳闷的看着他,柳寒将最后一张面具揭开,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

    老黄心念电转,讶异的说道:“你这,...,你这,你的意思是....”

    柳寒点点头:“对,我就是那个意思,姓张的揭开面具,可面具下的那张脸就真的是他的脸?!”

    老黄停顿半响,长长舒口气,然后微微点头:“你说得不错。”

    “所以,他的疑点不能解除。”柳寒神情坚决,目光中戴着丝兴奋。

    老黄沉默了会,终于点点头,随后便问:“那你打算怎么作呢?”

    这下柳寒沉默了,百工坊消失了,可柳寒感觉,他还在帝都,只是不知躲在那个角落,正悄悄的盯着他。

    柳寒的情绪低落下去,老黄叹口气:“我还是那句话,不变应万变,守株待兔,在这个过程中,咱们必须变得强大。”

    柳寒微微点头,老黄略微沉凝:“昨晚我又想了想,我们还是该出击一次,针对王许田,不管是谁,咱们这样,可以骄敌之心。”

    “那具体做什么呢?”柳寒反问道,老黄淡淡的说:“还是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守住这个宗旨,怎么作都行,”说到这里,他脸色一板:“另外就是,以后少碰点女人,大事未成,就沉溺女色。”

    柳寒不由苦笑,但他不得不承认,老黄的提醒是对的,他必须作出反应,很显然,对方想让他认为是王许田三家作的,那他就当王许田作的,再说了,宫里也默许了他对王许田的反击。

    漕运快开始了,千里漕运,防不胜防,必须在开始前,尽量消耗对方的力量,让其知难而退。

    但该从何处入手呢?

    “你看看这个。”老黄说着起身,进去取出一份卷宗放在柳寒面前,柳寒翻开后,不由愣了下,抬头看着老黄:“这东西是那来的?”

    “我让宫里提供的。”老黄答道,伸筷夹了条榨菜,柳寒忍不住摇头,老黄微微皱眉,作势放下筷子,柳寒叹口气:“宫里这是用我作刀,消耗王许田,可王许田树大根深,想要一下解决,很难,这过程中稍微出点什么意外,我们就是牺牲品。”

    老黄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判断,柳寒叹口气,继续看手里的资料,这份资料是内卫对王许两家内部关系的判断,特别是王家,情报比上次提供的更家详细也更隐秘。

    看过资料后,柳寒沉凝片刻,又摇摇头,将卷宗放下,起身说道:“我上度支曹了,嘿,这位王三爷,嘿嘿,有点意思。”

    老黄微微点头,示意大脑袋将卷宗收起来,有个情况他没有告诉柳寒,他以柳寒之名向内卫要的是王许田丁四家的情报,可宫里最后只给了三家,少了丁轩,这其中的含义非常清楚。

    度鸟落下,大脑袋很快过去,不一会,拿着一个小纸条过来,老黄起身进屋,很快便将内容翻译撰写下来,这是幽州来的消息,幽州分店报告,塞外大漠上的胡族有异常动静,有几个部落在集结兵力,有西进的可能。

    他叹口气,将这条消息放进后面的卷宗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塞外大漠上风云聚会,一场大战就要展开,这场动乱对瀚海商社的影响不小,并州雍州的商队已经暂停出塞,并州分店提出,将部分业务转向内部,老黄回函同意了。

    度鸟不时落下,大脑袋连续送来三份情报,老黄一一翻译誊写,这几乎是每天的功课,这几份情报内容很多,甚至包括该地的某些商品的价格,快到中午时,大脑袋又送来了份情报。

    老黄将情报看过后,略微沉凝,便让将柳铜叫进来。

    “你现在立刻到柳松那去,凉州老王掌柜的商队到了,护卫队里有七个人,”老黄说着将名单递给柳铜,柳铜接过来:“这七个人,你将他们交给柳动,告诉柳动,将他们和长安并州来的人安置在一起,另外想办法测试下他们的能耐。”

    柳铜听后,什么都没问,应了声后,转身便走。

    柳寒对扩充人手不是很上心,老黄一踏上大晋领土便留心着,还在凉州时便交代了老王掌柜,不过,他的交代很清楚,要求很高,除了修为在武士以上,身份来历还必须清楚,对其交代的来历,要想办法查证。

    大晋不禁武,甚至还鼓励民众习武,江湖上习武的好汉挺多,可真正的高手却少,老王掌柜忙活了一年多,才招到七个,老王掌柜的信中,这七人中有五个武士,两个下品武师。

    在漕运之争开始后,老黄便感到此事没那么容易解决,便密令凉州长安并州分店秘密招人,这三家分店都要走塞外大漠,塞外商队中,亡命徒不少,瀚海商社在这些塞外商队中的信誉很好,老黄相信瀚海商社要人的消息传出去,怎么也能招到几个好手。

    漕运快开始了,老黄没有将希望放在外人身上,自从十多年前那事之后,他再也不敢这样了,于是传下密令,让各分店抽调新加入的好手到帝都。

    长安和并州的好手已经到了,长安来了十二个,并州来了八个,这二十人中,武师修为的有六个,剩下十四个都是武士修为。他们都是秘密随商队到帝都的,老黄下令让柳动安置在城外的庄园里。

    轻轻叹口气,现在就启用这批人,将来隐患不少,这些人的来历还没查清楚,其中有没有有心人派进来的,天知道。

    老黄起身双手略微活动,端起茶杯出来,中午的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乎乎的。

    “去请萧雨过来,就说我请他吃饭。”老黄吩咐道,大脑袋应了声便转身出去,不一会,萧雨施施然走进来,他也一点不客气,进来便在老黄对面坐下。

    “黄师爷,今儿又想起什么来着。”萧雨说着伸手提过酒壶,给自己倒上酒。

    老黄喝口酒,夹起粒花生扔进嘴里,几声清脆的咯嘣声后,香味满嘴,喝上一口酒,享受温暖的阳光。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计划?”萧雨又问。

    “师门或朋友,一个都没来?”老黄忽然开口问道,

    萧雨微怔,略微沉默,便点头:“前些年交的朋友,来了两个,至于师门,我是指望不上。”

    “他们的修为与你相比如何?”

    “虽然赶不上我,但也不比沈晨低。”萧雨答道,老黄微微皱眉,萧雨略微一想便明白:“应该有武师八品和七品上。”

    老黄略微想想便说:“王许两家在帝都已经表现出的实力便有四个宗师,还没算上田家和丁家,老弟,你说我紧张不紧张。”

    萧雨闻言沉默下来,过了会才叹口气,俩人都很清楚,漕运开始,便是度支曹将全面展开追缴欠款,柳寒无暇分身,漕运这边便只能靠他们了。

    “你的伤势呢?”老黄又问,萧雨这次点点头:“已经恢复八成。”

    老黄又想了想,断然说道:“漕运还有二十天左右开始,彭城传来的消息,已经有几艘粮船在彭城靠岸,何东那边也已经集结了五十多条船,何东,我很担心他,几十条船集结,如果,王家那位老祖宗在帝都故布疑兵,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暗地里却轻兵突击,袭击落马水寨,釜底抽薪。”

    “对于这点,我也提醒过何东,”萧雨神情凝重的点点头,何东现在就集结了几十条船,对方若轻兵突袭,一举烧毁这些船,却没触及漕粮,朝廷要找人背罪,恐怕柳寒难以全身而退。

    “骄兵必败。”老黄淡淡的说:“我已经传书雷纳,让柳铁潜往彭城,你和沈晨今晚秘密前往彭城,城外已经准备好快马,至于具体怎么走,你们自己决定,不过,我希望你们五到七天内,赶到彭城,三天以后,我们的人将6续赶往彭城。”

    萧雨呵呵一笑:“好!我已经闲得蛋疼!早想活动活动了。”

    “对了,如果遇上王家五爷,不要下杀手,最多只能给他点轻伤,还有,突袭落马水寨不能没有黄沙帮,。”老黄有深意的说道,萧雨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哦,师爷有什么高招?”

    “那有什么高招,一山不容二虎,可王家这个宅子里,居然还有三只虎。”老黄慢悠悠的说道。

    萧雨哈哈大笑,抓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大笑而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