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酒楼密谈(下)

    小赵王爷沉默了,他必须承认柳寒所虑不假,如果柳寒不战而退,将来别人会怎么看他!怎么看瀚海商社!所以,他不能退,只能打下去。『㈧㈠中文Ω『Δ网Ww』W.8⒈Zw.COM

    可这要打下去,结果就难说了;柳寒修为很高,可底蕴不足;王许田三家,现在无法找到能与柳寒相的高手,但底蕴丰厚,下品宗师上品武师,可以拿出一大批,所以,双方都有所顾忌,都不敢轻易出手。

    从开战到现在,王许田动数次进攻,都遭到惨败,而柳寒攻虽不足,守却绰绰有余,连胜两场,小败一场,可就这场小败,却让王许田暗暗心惊,柳府的几个武师护卫居然能挡住两个初品宗师的攻击,这让王许田大为震惊。

    房间里有些沉默,俩人默默的喝酒,一坛酒很快见底,柳寒又要了一坛御酒,这御酒听起来好听,其实单以酒论,还不如柳林和女儿红,但小赵王爷既然开了头,柳寒顺着就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柳寒笑了笑打破沉默道:“小王爷无须担心。”

    小赵王爷白了他一眼:“谁替你担心,你堂堂一个上品宗师,就算长生宗也只能出动太上宗主才有把握将你留下,王许田,有人留得下你吗?!”

    柳寒摇摇头:“这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咱们大晋能人多了,山林野地间,隐藏着多少遁世高人,柳某真要如此想,迟早得横尸街头。”

    柳寒心中忽然涌起一丝不安,今天小赵王爷的举止让人意外,如果说最初还只是商议落实合作在赵国经商,但现在细细想来,此举也有些勉强。

    难道.....

    柳寒眼中警觉之色大起,神识进一步放开,向左右两边的雅间探查,两边房间内很安静,没有元气波动,但房间内显然有人,从呼吸判断,这几个人都有修为,不过,左边房间里有俩人呼吸较杂,可以断定没什么修为,更重要的是,两边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说话,这让人有些奇怪。

    内息悄悄贯注全身,左手把玩着酒杯,右手拿着一双筷子,含笑看着小赵王爷,小赵王爷依旧浓眉紧锁,似乎很是为难。

    柳寒现在越看不懂小赵王爷了,忽然觉着自己是不是小看了这位小王爷,这些皇族子弟从小就生活在明争暗斗中,若真是纨绔不堪,岂能在遥远的帝都将赵国控制在手中。

    “王许两家,在冀州底蕴深厚,柳兄若要与他们正面对抗,可要小心了。”小赵王爷关切的提醒道,随即又好意问道:“接下来柳兄打算如何做呢?”

    柳寒笑了笑,好整以暇的说道:“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手指缝隙的百毒丸滑进嘴里,这百毒丸可解世间百毒,乃七品丹药,他还炼不出来,是清虚宗时,青灵所送。

    小赵王爷轻轻叹口气,沉默一会说:“唉,真是麻烦,柳兄,要我帮忙吗?我手下还有几个好手,虽然没上宗师,武师上品修为还是有的。”

    “多谢小王爷,”柳寒心说我哪敢要你的人,他们真来了,是帮我还是帮王许两家:“暂时还不需要,”忽然柳寒灵机一动,故意在叹口气,迟疑下说:“其实,我不太明白,王家为什么一定要漕运?小王爷有所不知,我和王家三爷见过面,我告诉过这位王三爷,将黄河以北的水道让给他,这个利益已经很大了,可他依旧不满意,一定要漕运,这就没得谈,说句实话,我也打听过王家,王家现在至关紧要的恐怕是下一代家主之争,王家二爷在前段时间损失惨重,估计这世子之位难了,现在换上了王三爷,嘿嘿,看上去是委以重任,可我怎么得知王家那位老祖宗更看重七爷呢?”

    “七爷?!”小赵王爷很是意外,柳寒点点头,小赵王爷看着柳寒,忽然摇摇头:“柳兄啊柳兄,你的消息恐怕有误,七爷乃老祖宗的弟弟。”

    “兄终弟及,有何不可,”柳寒淡淡的说,小赵王爷依旧摇头:“话不能这样说,七爷淡泊名利,一向没有担任王家事物,相反无论二爷三爷还是五爷,都长期为家族事物分忧出力,家主之位理当在他们之中选择,难不成柳兄有确切的情报?”

    柳寒噗嗤一笑,抿了口酒,才不屑的说:“这家主之位,并非皇位,也不是王位,大晋律从未有过明确规定,传给谁,还不是家主的一句话,我只是怀疑,没有什么确切的情报。”

    “这种怀疑恐怕经不起推敲。”小赵王爷满脸狐疑的摇头,王家下一代家主之争在冀州不算什么秘密,尽管王家已经快十年没有进入帝都高层,可依旧是冀州的一件大事,不单单是千年世家的威名,还有更现实的利害,王家子孙和门生在冀州和冀州各郡县各藩国,还有青州幽州,甚至到兖州和徐州任职,是冀州官场的重要力量。

    柳寒冷笑两声:“我家老祖宗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从得到的消息中,那位七爷在目前家主的争夺中,比三爷要靠前,甚至五爷都比这位三爷靠前。”

    “嗯?柳兄何出此言?”小赵王爷纳闷的问道,柳寒笑了下,没有回答,小赵王爷提起酒壶给他倒了杯酒,然后继续问:“柳兄,赵国就在冀州,国内给我的信中都说的是三爷五爷,俩人不相伯仲,你是从何得出此言?”

    柳寒大有深意的笑了笑:“小王爷,西域有言,羊群中看不清羊,小王爷在羊群中,怎么看得清有多少羊呢。”

    小赵王爷呵呵干笑两声,端起酒杯,喝了两杯,柳寒却提酒壶给他添酒,小赵王爷放下酒杯,略微思索便苦笑下:“柳兄的消息真,..,真令人匪夷所思。”

    柳寒报以一笑,内息依旧缓缓流动,他没有动用那神秘老者留下的符,更没打算用那道剑符,这两道符始终在他香囊中,这香囊是天娜特意为他作的。

    四周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神识监控下,两边房间是重点,左边这间房内有六个人,两个没有修为,另外四个呼吸悠长,修为显然不低,右边也有四个人,同样修为不低,柳寒将这八人假定宗师修为。

    王许田居然动用八个宗师,而且还是在内城,这王三爷胆量够大,按照江湖和门阀世家的默契,在内城一般不动武力,因为这很容易引起宫里震怒,可今天,为了对付他,这王三爷居然要打破这个默契。

    柳寒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小赵王爷见状,忍不住皱眉:“柳兄,就算王家有家主之争,可王家的实力依旧过你很多,你就一点不担心?”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柳寒淡淡的说,伸手夹起一块牛肉,沾了点酱油,扔进嘴里,盯着小赵王爷,心说你小子就是我的人质,只要你还坐在这,他们就不可能动手,他们要动手,老子先砍了你。将牛肉咽下,他叹口气:“要论牛肉的吃法,还是西域的口味适合我,这牛肉最好要烤着吃,加点孜然,加点胡椒,那味道,小王爷没吃过吧,什么时候到我那去,我做给你。”

    小赵王爷哭笑不得,冲着柳寒直摇头:“你呀你呀,说你胆大包天,也行;说你艺高人胆大,也行!唉,说实话,我真替你担心,你没与王家打过交道,别说你了,就算我赵王府,在冀州也得看王家的眼色,别说我赵王府了,就算渤海王,也不敢得罪王家。”

    渤海王燕隽,泰定皇帝同父异母弟弟,比泰定帝小一岁,早早便封在渤海郡,不过,此王爷在朝中的风平很平庸,既没贤名,也没恶名,很老实的待在渤海郡,不过,渤海王是皇室中比较有钱的王爷,原因很简单,渤海郡是冀州最富庶的郡,渤海王国占了渤海郡的三分之一。

    “我有什么办法,漕运我不可能让出来,他们一定要,只有打下去。”柳寒说着站起来:“小王爷,时间不早了,曹内不知有什么事,我得回去听差了。”

    当说到听差时,柳寒明显感到左边房间内的气息有些波动,但也就波动了一下,很快又平静下来。

    “柳兄不着急,不着急,十一哥那,我给你解释。”小赵王爷连忙劝阻,柳寒呵呵干笑两声:“延平郡王待下温和,可我们听差的也得自觉,不能蹬鼻子上脸是不,王爷,改日我请你喝酒,百漪园,咱们不醉不归。”

    柳寒说着抱拳,转身拉开房门便走,小赵王爷长身要起来,可柳寒已经拉开门出去,他颓然坐下,轻轻叹口气,低声自言自语:“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他没有起身,依旧坐着喝酒吃菜,没一会,门又开了,王三爷悠然进来,就在柳寒的位置坐下,小赵王爷叹口气冲他微微摇头。

    “你都听见了。”小赵王爷说道,王三爷没有开口,冲外面叫了声,很快一个穿着素衣的年青人进来,拿来一个新酒杯和新碗筷,然后便迅退下。

    “小二,再来一坛女儿红吧,这御酒就是名气大,其实还不如三十年女儿红。”王三爷笑眯眯的说道。

    小赵王爷心里苦笑,今天这个局是他应王三爷之请作的,当然也不是白作,王三爷答应,今年王家在赵国的田地和各种营收,多交两成税,可小赵王爷知道,去年王家在赵国的田,就没交过税,其他产业也只是交了半成税。

    王家在赵国的田地,占了赵国的土地面积的三成,这三成土地,赵国一分银子的税都收不到,其他门阀士族合在一起,又占了三成田地,赵国本就只有一半是平原,另一半是山地,山地地薄,产量本就不丰,而平原土地肥沃,可这些土地大部分被门阀士族占据,这些土地,赵国同样收不到税,这直接导致,赵国财政困难,否则他也用不着来找柳寒,拉他作生意。

    这种情况不但赵国如此,其他王国也差不多,就算渤海国也差不多,甚至更严重,因为那边富庶,门阀士族更多,渤海王富有,那是因为渤海国靠近海边,物产丰饶,商业税好收,另外,渤海王还作点生意。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