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校场抢地盘(中)

    东校场很大,柳寒粗略判断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在校场正中,有观礼高台,此刻高台上隐约有数人,台下有两堆人相向而立。?八?一中文?网?W㈠W?W.81ZW.COM

    在两堆人中间,有俩人正斗得激烈,刀光闪烁,劲气激荡,两边的人马都十分紧张。

    看看台上,台上是京兆府衙门的人,柳寒扫了一眼便认出其中的熟人,天下三大总捕头之一的夏翊;边上还有几个京兆府的捕头衙役。

    看到夏翊,柳寒心里微微有点意外,夏翊是廷尉府天下三大总捕头之一,而今天的事是京兆府的事,廷尉府这是要直接插手京兆府?

    来不及细想,柳寒很快找到范举,范举被场中拼杀吸引,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直到他到身后,范举才察觉,转头看见他,不由大为惊喜。

    柳寒扫了眼,场中正在较量的两个人都不认识,四周认识的也不多,上次灭五虎时的人也都在,沈刀范守古膺巨鼐,全都穿着便服,神情凝重的看着场中。

    柳寒看着对面,低声问道:“怎么个打法?”

    “死斗!”范举答道,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

    死斗!柳寒不由一惊,这在争地盘的较量中不常见,地下世界的地痞流氓们也是珍惜生命的主,争地盘,也少见死斗,可这一次居然是死斗!

    “对面什么来头?”柳寒看着对面的人群,对面那群人与这边最大的区别便是,他们很年青,四海帮这边大都是中年人,只有两个是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而对面的,大部分是二十六七的年青人,为的年青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双臂裸露,肤色黝黑,胳膊上肌肉鼓鼓的,充满爆炸般的力量。

    这人也正看着柳寒,柳寒来得晚,显得很突出,而且一来便到了范举身边,而范举显然在这边是个重要人物,连四海帮帮主徐明对他都是恭恭敬敬的。

    同样注意柳寒的还有正在台上观战的夏翊,夏翊看到柳寒进来,看到他走进人群找到范举,但他不认识柳寒。

    “罗兄,那是何人?”

    罗十八看见了柳寒,在五虎一案中,柳寒是重点怀疑对象,可京兆府没有找到半点线索,不得不放手。

    “此人叫柳漠,乃范举的邻居,有消息说,他是襄阳石龙的关门徒弟,石龙被朝廷诛杀后,他逃亡到大漠,以保镖为生,皇上登基后,大赦天下,他才回来,在城隍庙开了家茶楼,叫有凤来仪,”罗十八顿了下说:“修为不清楚,估计应该在武师以上。”

    夏翊微微点头,没再问下去,罗十八也没再介绍下去,五虎死后,陈宣下令彻查,罗十八主持了对案件的侦破,很轻易便查到五虎手下与有凤来仪的冲突,他很怀疑柳寒参与了其事,

    今天看到柳寒匆忙赶来,这证实了他的一个猜测,柳寒与五虎案有关。

    “砰!”

    一声巨响,场上俩人踉跄后退,罗十八只是扫了眼,夏翊连衣袍都没动一下,背着双手,神情冷淡,隐约带着一丝不屑,浑然没将场中俩人放在心上。

    “天生我才会。”范举苦笑下,柳寒愣了下,没听明白,追问道:“什么会?”

    “天生我才会。”范举重复了一遍,柳寒心里足有一百头草泥马奔过,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天生我才会?就算用什么斧头帮,独尊会,都不会让他惊讶,天生我才会,这得多大幽怨!多大的委屈!

    “这谁取的?”柳寒苦笑下问,范举摇摇头,场中俩人再度逼近,兵刃交击声再度传来,看到鱼同的身影依旧敏捷,范举松了口气,这一阵让鱼同出战,输赢都无关紧要,至关重要的是最后两场,这两场一场都不能输。

    天生我才,取自《将进酒》,天生我材必有用,柳寒做梦都没想到会被人用在这上面。

    看着对面那穿着复古的肌肉汉,肌肉汉子两眼精光直冒,左右两侧的年青人大咧咧的看着,肆无忌惮的议论着,似乎一点不担心场上的俩人。

    “那家伙叫什么?”柳寒低声问道,范举看了眼便答道:“伦,单名伦,谁也不知道他姓什么,旁边那个是这什么会的会主,叫戴诛,别看他们这样,就以为他们轻浮,这帮家伙手底下挺硬,我们和他们干过一次,我们吃了点小亏。”

    柳寒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对面的人,他对场中的拼杀也不是很在意,他只看了一眼便知道,鱼同要比他的对手稍稍高点,短时间内,很难拿下对方,若是冒险出击,说不定还会被对方抓住机会。

    鱼同显然也明白这点,所以,门户守得很严,轻易不出击,对手看上去也人高马大,手使双刀,进退之间大开大合,声势颇壮。

    沈刀不动声色,悄悄移动过来,低声与柳寒打个招呼,范守也过来,有些欣慰的说:“柳兄,你总算来了,我们还担心你赶不上。”

    “这次出去碰上点事,耽误了两天,”柳寒叹口气:“我也着急,担心赶不上,让诸位兄弟误会。”

    范守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头:“怎么会,老弟多心了。”

    正说着,场中局面一变,鱼同开始反击了,抓住对手内气不继,强力反击,连劈三刀,一刀比一刀凶,一刀比一刀快,柳寒范举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

    双刀汉子左支右绌,连退数步,鱼同大喝一声,刀光暴涨,双刀汉子闪避不及,血光飞起,双刀汉子闷哼一声,连退数步,鱼同毫不迟疑,上前三步,刀势一变,变得刚猛无匹,一刀比一刀更重,双刀汉子鲜血直冒,霎时间便浸透了衣衫。

    可无论伦还是戴诛,都没叫停,鱼同一刀接一刀,没有丝毫花招,就这样直直的砍下来,双刀汉子只能硬架,他不是不想退几步,缓口气,而是没办法退后,他无法脱出对方的刀势,只能被动的硬架。

    形势对鱼同越来越好,双刀汉子摇摇欲坠,呼吸声越来越大,连他们这边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有人叫停,这是死斗,不死不休。

    一声长鸣,砰,双刀汉子被鱼同一脚踢出去,还在半空中便狂喷鲜血,眼见着便活不了。

    鱼同胸口不住起伏,连续十余刀,也快耗尽了他的内息。

    看看那双刀汉子躺在地上,胸口还微微有点起伏,鱼同没说话,迅调息,就要走过去,这时,台上传来夏翊的叫道:“第二局,四海帮胜,你们现在打成一比一,还有三场。”

    虽然双刀汉子好像没死,可谁也没对夏翊的判断有异议,两个年青汉子跑过去将双刀汉子抬起来,送到观礼台旁边。

    范守抽出长刀就要上前,沈刀笑了下拦住他:“范兄,这一战让给小弟如何。”

    范守微怔,范举点点头,沈刀提刀出来,对面也出来一个穿着黑衣短褂的汉子,这汉子身材不高,很敦实,手里提着把剑,剑并不长,只有普通青钢剑的一半,汉子脑袋有点小,眼睛却挺大。

    沈刀也不问话,小头汉子也没打算问话,俩人一言不便开始动手,沈刀的刀还在鞘内,右手握住刀把,双眼如鹰般盯着小头汉子。

    柳寒看着小头汉子,眉头微皱,稍稍后退半步,躲到范守的身后。

    “这是谁?”夏翊有些纳闷的看着场内,上一场俩人好歹还通了名,这一场俩人干脆连名都懒得报。

    “四海帮出来的叫沈刀,其实是城卫军中军官,修为还不错,”罗十八说道:“天生会出来的叫黄夏,修为在武师三四品上下。”

    “师门都不清楚?”夏翊眉头微皱,罗十八点点头,没有应声,夏翊看着场中俩人,眉头渐渐拧成一团。

    江湖上门派很多,武人出自那个门派,代表了身家来历清楚,可这俩人居然都是身家不清。

    “这江湖上的鱼虾越来越多了。”夏翊微微叹口气。

    “嘿!”黄夏低喝一声,埋头便向沈刀冲来,这个举动把沈刀吓了一跳,没有见过这样进攻的,低头,不看对手,就这样冲过来,就像一个小孩子打架似的。

    沈刀摸不着头脑,看不清他后续有什么手段,便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黄夏脚尖一点,依旧是一头撞过来,沈刀眉头微皱,他绝不会相信这家伙是个傻瓜,就算他是,那个伦也不是。

    “刷!”

    轻响下,长刀出鞘,斜斜劈落,刀风并不快,徐徐而落,就像春风,带着丝寒气,却也有几分温暖。

    柳寒轻轻点头,就从这一刀来看,柳刀的修为又进步了。

    眼看着春风就拂上那细细的脖子,黄夏突然抬头,他没看刀,只是盯了沈刀一眼,手上的剑迅疾上扬。

    “叮!”

    剑尖点在刀锋上,刀锋微微上扬,黄夏身形一晃,向沈刀怀里撞去。

    沈刀的动作这时突然慢下来,好像被什么拖住了,眼看着黄夏就要撞上了,沈刀才向旁边迈出一步,脚步刚落下,那柄短剑即带着丝寒风向肋部刺来。

    范举范守大惊失色,柳寒也纳闷不已,这沈刀怎么突然变了。

    沈刀心里有苦说不出来,刚才剑尖那一点,不仅仅只是崩开了刀,还趁机打入一股内息,这内息沿着刀身,进入刀柄,再侵入体内,他不得不调集内息来抵御,而且,让他纳闷的是,这股内息看上去不大,也没有后继,按常理,应该是很容易化解的,可没想到,这股内息十分顽强,就像一根针似的,沿着手臂向上攻,他不得不调集更多的内息来抵御。

    内外交困,那点寒星,迅疾刺来,沈刀忽然大喝一声,内息狂涌,脚下用力,身形向后飘出数丈,人刚落地,腹部忽然一凉,低头看,劲装已经被划破条缝,若再深半毫,即可划破肌肤。

    沈刀背脊冒出一层冷汗,这才仅仅一招,就差点被开膛破腹,难怪主子说大晋能人异士极多,深吸口气,内息在体内迅循环游走。

    黄夏慢慢转过身,神情间有些迷惑不解,似乎对沈刀能躲过这一剑感到十分意外。

    沈刀将那股钻进体内的逼退消除,神情肃然,盯着黄夏,黄夏低着头,忽然腾空而起,跃上半空,短剑倒提,左手成拳,人在半空,便一拳击出。

    这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攻击方式,人在半空中,无遮无掩,完全暴露在对手攻击范围之内,一旦遭到攻击,无处借力,成为别人的靶子。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