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震惊江湖的一战

    柳寒也看着蒙面麻衣人,嘴角血痕依旧,可实际上,他的伤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样重,铁甲符保护了他。八一中文网W?W㈠W?.81ZW.COM铁甲符和符剑,是他的两大杀手锏,只是这两大杀手锏,都是受限的,符上的灵气消耗完了就是废纸一张,也没有重新灌注的可能,上次用符剑对付史平,那是试用,没用过的东西,他都不相信。

    渔夫和觉明很利害,但俩人联手也赶不上总教头,这铁甲符和符剑,是给他留着的。

    但,柳寒在战斗中犯了个错误,连续得手,让他有点低估俩人,没想到渔夫恢复得如此之快,只觅得一丝机会,便给了他重重一击。

    就在鱼竿临体瞬间,柳寒毫不迟疑动铁甲符,护住自己的肉身,挡住了大部分力道。

    柳寒咽下一粒续命丹,这个动作让他看上去比外表凄凉,手握长刀,警惕的盯着麻衣人。

    “多谢阁下,还请教尊姓大名?”柳寒沉声问道,神情中依旧保持高度警惕。

    蒙面麻衣人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却什么话都没说,突然自原地消失,好像从来没这么个人似的。

    柳寒依旧保持高度警惕,神识展开,迅在林内扫视,过了会,他松了口气。

    这口气一松,顿时感到十分疲惫,浑身上下都在痛,内息依旧有些不平。

    他没有动,五行真元高运转,缓缓疗治受创的经脉,忽然,他神情一变,提刀警惕的望去。

    一道身影很快落在对面,柳寒看清后,终于彻底松口气。

    来的是静仁。

    “是谁?”静仁一眼便看出他负伤了,沉声问道。

    “一个自称渔夫,那个叫觉明,应该是王许两家请来的。”柳寒示意下那边觉明的尸,上品宗师,倒在泥土里,与流民也没什么区别。

    静仁没再问,过来一手搭在他肩上,一股充沛的内息透体而入,迅收拢五行真元,修复受伤的经脉,两个循环下来,内伤好了五成。

    “师兄当尽快离开这里,”柳寒开口道:“我在城北有个作坊庄园,叫淘宝山庄,师兄去那等我,我有事麻烦师兄。”

    淘宝山庄,这名字也是出自他的恶趣味,原来他想叫阿里巴巴的,后来想了想,还是淘宝比较好,这阿里巴巴太西化了,要有人问起,不好解释。

    静仁没有说话,四下看看,转身便走。

    柳寒迅审视经脉,然后很快找到那十一块木晶,然后走到觉明的尸体旁边,看着觉明的尸体,轻轻叹口气,用刀解开他的衣服,检查了一番,没有什么东西,将他腰间的百宝囊抓起来,里面有一本书和几品丹药。

    将百宝囊收起来,劲气涌出,在旁边挖开一个坑,再将泥土推上去。

    “江湖人,那死那埋,你也别怪我,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柳寒叹口气,转身吹了声唿哨,乌锥很快跑来,这家伙在刚才不知躲到那去,居然一点伤都没有。

    乌锥过来,脑袋伸到柳寒的怀里,嗅了嗅,亲热的舔舔柳寒的脸,柳寒拍拍它的脖子,翻身上马,打马出了林子。

    柳林内渐渐平静下来,没看到柳寒出来,程甲心忍不住下沉,可又不敢过去看,正犹豫间,看到乌锥从柳林奔出,程甲和八个士兵禁不住欢声雷动。

    程甲打马上前,可一看到柳寒的样子,心情禁不住下沉。

    “你带队回城。”柳寒吩咐道,他现在看上去有些狼狈,右臂光溜溜的,其他地方的衣衫也破裂不堪,胸前满是血迹,脸色苍白,说话中气不足。

    “告诉王爷,我负伤了,要请假五天,说不准,就说我请假,伤好就去曹里报道。”

    柳寒匆匆吩咐几句,便打马向北边奔去,程甲看着他的背影,如释重负,以他的眼光看来,柳寒的伤并不算太严重,在两大高手的围攻下,居然全身而退,这让他无比景仰,真心佩服。

    回头看士兵们,士兵们与他几乎一样,所有士兵都满心敬佩,两眼冒星星的看着柳寒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依旧不肯收回目光。

    “走吧,天下太平,回曹!”程甲笑呵呵的招呼众人,八个士兵排成两行,轻松的向城里走去。

    河面上,小舟依旧平静,江塔眼力比望要好,他看见渔夫从林间飞奔而出,惶惶如丧家之犬。

    “渔夫败了!”江塔平静的说道,望没有答话,端着的茶壶微微抖了抖,江塔注意到了,他纳闷的看着望:“大师兄,怎么啦?”

    这话很简单,可其中含义丰富,望轻轻叹口气:“这柳寒还真是麻烦,王家老祖宗恐怕失算了,王奋恐怕是对的。”

    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江塔微微迟疑,便点点头:“其实,王家老祖宗决定拿下漕运,便已经失算了,我始终不明白,王家这位老祖宗是不是老糊涂了,为什么非要抢下漕运?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望沉默了会,终于点点头。

    可他没有告诉江塔,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回吧,”望吩咐道,艄公收起钓竿,摇桨开船。

    柳林安静下来,城墙上的气氛紧张,王奋手扶城垛,紧张的盯着柳林的出口,中年人双手背在身后,神态安详,张掌柜也紧盯着柳林,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思索。

    良久,一匹黑马从林间奔出,到了那群士兵面前站住,王奋的脸色刷的白了,张掌柜明显感到他的气息平稳了,相反,那中年人却紧张起来,难以抑制他的震惊,若非涵养好,恐怕就已经叫出声来。

    张掌柜同样也感到惊奇,帝都传闻,柳寒只有上品宗师的修为,可今天,王家老祖宗请出了两大宗师,全都有上品修为,柳寒不知道渔夫和觉明,可他是知晓的,俩人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奢宿,而且还有青云五行阵相助,居然也被他破围而出,只是还不知晓,渔夫和觉面的情况,可就算俩人均伤,柳寒的实力也必须重新考量。

    这一战,势必颠覆整个帝都地下世界,地下世界再无人敢挑战柳寒,而且这一战还会在最短时间里传遍整个江湖。

    三个上品宗师的对决,想想恐怕都会令人狂,若是公开对决,从江南到塞外,整个江湖的知名人物都会来观战,那是一场何等盛大的聚会,想想都令人激动。

    柳寒平安出了柳林,而且还能打马如飞,至少证明,渔夫和觉明对他的伤害并不大,他尚有一战之能。

    他胜了吗?

    城墙上所有人都在猜测!

    张掌柜沉默不语,王奋看看中年人,终于没有开口,中年人神情凝重,目光在黑马和柳林之间来回移动,最终落在黑马上,黑马在士兵面前停顿了一会,然后向城北方向奔去。

    不管渔夫和觉明如何,现在可以确定的是。

    柳寒没有败!

    没有败,那就是胜利!

    今天,他是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作战,外面有青云五行阵,里面有两大上品宗师夹击。

    在这样极端不利的情况,他居然能成功破阵,还能全身而退。

    这无疑是个奇迹!

    在事前,王家花了很多心思,才构成这样一个局面,在王家老祖宗看来,这就是个死局,必杀之局。

    可柳寒居然破局了!奇迹般的破局了!

    无论中年人还是王奋,都没想到这个结果。

    中年人死死盯着渐渐远去的乌锥,良久才长长叹口气,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向城下走去,王奋这才急忙吩咐回府。

    张掌柜同样沉默的看着远去的乌锥,又看看正向城门走来的士兵,悄无声的叹口气,也转身向城下走去。

    这一战,必将载入江湖史册。

    为死水一潭的江湖,注入了新的活力。

    这一战,也让柳寒名震江湖。

    从这一刻起,帝都的地下世界改变了,没人再敢冲瀚海商社出手,没人再敢与青洪帮作对,青洪帮靠着柳寒这颗大树,势必取代风雨楼,成为帝都地下世界的新一代霸主。

    此外,漕运也会因这一战而稳定。

    今日之战,王许两家拿出了最后压箱底的本钱,可依旧没能杀死柳寒,漕运之争势必无法继续,张掌柜可以想象,接下来,王许两家势必求和。

    这一战的影响还不仅限于此,瀚海商社面临的一些潜在矛盾,也将悄无声息的湮灭。

    漕帮退回江南,方震会甘心?张掌柜相信绝对不会,漕帮实力雄厚,方震退回江南本就不愿,他现在潜伏于草莽之中,只要找到一丝机会,这条猛虎便会扑过来,可现在,这条猛虎只能卧在江南。

    走到石阶前,张掌柜再度回头向城北望了眼,然后才拾阶而下。

    还没到淘宝山庄,半路上便遇见柳环带着十几个庄丁,匆匆往这边赶,柳寒将他们拦下。

    看到柳寒,柳环他们兴奋异常,随同他们一块的还有个禁军士兵,柳寒让他先回度支曹,随后又扔给他十两银子的银票。

    然后柳寒便打马走了,柳环松口气,连忙又派人往府里报信,自己带着人往回走。

    静仁已经在庄园等着了,他没有走前门,而是从侧面飞掠而入,没多久便被庄里人察觉,留守在庄内的力量薄弱,但庄内接到报告后,警戒立刻提到最高等。

    这一被现,让静仁还吃了一惊,在说明是柳寒让他来的之后,庄内的人将信将疑,虽然没有撤销戒备,还是让他进了庄内。

    柳寒一到庄内便下令,警戒提到最高,然后才到后院,见到静仁。

    挥退其他人,柳寒对静仁说:“这次我负伤不轻,我需要师兄为我护法。”

    静仁略微想了想便点点头,柳寒不放心,又问:“离开几天,宫里会不会怀疑?”

    “没事。”

    柳寒看着他,点点头,也不多说,转身进了静室。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