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剑的灵性

    这剑与普通长剑不同,窄了两分,长了三分,通体黑黑的,散着一股寒气,剑尖不锐,呈半弧形,给人以钝的感觉,柳寒轻轻弹了下,手指顺着黑黝黝的剑身滑下,手指微微用力,长剑顺着力道弯曲,手指移开,长剑随即弹起。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问天。”柳寒在心里长叹,何时才能问天!

    这把剑同样得自清虚宗,清虚宗内,除了典籍外,还有无数刀剑,这些刀剑都是清虚宗前辈留下的,也有部分是缴获的,柳寒手中这把剑是不知那代清虚宗前辈留下的,这把剑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天生带着一股寒气,劲气灌注其中,即寒气大盛,青灵告诉过他,这寒气可以侵袭对方经脉,削弱对方的劲气。

    这让柳寒非常惊讶,青灵见他不信,随手拿他作了个试验,果然如青灵所言,剑气大盛之际,柳寒就觉着经脉快给冻住了,内息运行大为滞涩,不得不运气抵御,他赶紧让青灵住手。

    这把剑已经越普通的剑,更多的象一个法器,这样的剑在江湖上出现,那一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可在清虚宗,就挂在藏器洞里,与众多兵器挂在一起。

    柳寒很纳闷就问,青灵向他解释,这些兵器虽然珍贵,可修仙者选择兵器不是随意选的,也不是什么珍贵选什么,而是要根据功法和适合度来选,选定之后,便不会再改,而后藏于体内,慢慢温养,成为修仙者的本命物。青灵将自己的本命物招出来,居然是一把教书先生的戒尺。

    青灵告诉他,这把戒尺已经温养了三十六年了,已经与他的性命连在一起,说着还表演了一把,操纵戒尺向柳寒展开进攻,让柳寒好一阵忙碌。

    三十六年才温养成的本命物,自然不会放弃,柳寒也就笑纳了这把剑,在清虚宗匆匆掌握了用法,出了清虚宗后,柳寒只在柳府静室才用这把剑,他没有将这把剑练成本命剑,要练成本命剑,要不断用五行真元培育,那会消耗本就珍贵无比的五行真元,他只用,当然这不能挥这把剑的最大功效,但这已经够了。

    这把剑的剑柄上镂刻着两个古篆,问天。

    这名字够嚣张,当年那位清虚宗前辈也够嚣张!

    拔剑!问天!

    柳寒很喜欢这个名字。

    抚摸问天,感受冰凉的剑身(上文末段有误,应该改为感受剑身的冰凉。)

    内息注入,剑身绷直,室内立时寒气大作。

    柳林战斗中,柳寒便想用问天,可想了半响后,还是没有,最大的担心还是担心被认出来,这样的剑,就算渔夫和觉明都不认识,可以俩人的见识,只要没当场杀死他们,事后他们也会怀疑到隐世仙门。

    五行真元注入剑内,室内寒气大作,墙角几乎结出白色的霜,柳寒微微皱眉,收回五行真元,室内温度大降。

    轻轻叹口气,柳寒略微停顿后,将内息灌注于进剑身,剑光顿时暴涨,剑尖吐出两尺长的黑色剑芒,柳寒略感满意,八品毕竟与七品不同,剑芒涨了一成。

    收回内息,剑芒消失,柳寒回忆剑典,忽然抬手一剑,一道闪电闪过,柳寒轻轻摇头,对这一剑有些不满。

    “剑乃灵器,当随性而出。”

    这随性而出,柳寒还是不明白,是随剑的特性还是随人的习性?

    盘膝坐下,细细思考,不时出一剑,然后再度沉思,良久,再一剑。

    .........

    又是一天一夜,静室内,不时闪过光芒,光芒瞬起瞬灭,要不注意,根本现不了。

    这期间天娜终于忍不住,一个人悄悄过来,在园子门口站了好一会才离开。

    第十天凌晨,柳寒终于推门出来。

    柳铜一跃而起,长长出口气,就象卸下千斤重担,看着柳寒,笑开了花。

    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

    “铁哥昨晚回来了。”

    柳寒点点头,也没说话,也没出去,说道:“弄点吃的来,我饿了。”

    说完转身进了隔壁,静仁依旧盘膝而坐,看到他进来,也没起身。

    柳寒坐在静仁对面,看到边上的茶杯茶壶,忽然觉着很渴,便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喝干后,感到还是很渴,便又倒了杯,这样连喝五杯,才感到好些。

    静仁一直在仔细端详他,好一会,才略微满意的点点头。

    柳寒放下茶杯,轻轻舒口气,然后才说:“师兄对剑典了解多少?”

    静仁毫不迟疑的摇头:“完全不了解,我在宗门内见过这本书,但我们对世俗功法没有什么兴趣。”

    柳寒面露失望,轻轻叹口气,这时柳铜提了个食盒进来,盒子里有几样简单的饭菜。

    将饭菜摆上后,柳铜便退出去了,柳寒端起饭碗开始吃饭,吃了几口后,他放下碗看着静仁问:“剑有性格吗?”

    “有。”静仁没有丝毫迟疑便答道,柳寒眉头微蹙,若有所思,静仁接着说:“天下万物皆有灵性,一草一木一花,自形成后,便有灵性于其中。”

    “灵性。”柳寒喃喃自语,他注意到,他说的是性格,而静仁说的却是灵性。

    “剑自然没有例外,”静仁说道,柳寒拿出怀里的剑典,放在静仁面前:“我始终不明白,这剑典上所言,当随性而为,这个性,是以剑的性格还是持剑人的性格?师兄,你能看看吗?”

    静仁没有去拿剑典,略微想了想便说:“温养本命物,一方面是培养本命物,另一方面是熟悉本命物,如此,本命物的灵性和人的心性才能融合,所以,这个随性而为的性,当是剑的灵性和你的心性合二为一。”

    柳寒眼前一亮,难怪自己总觉着那里不对,总觉着有些不圆满,原来差别在这里,可要补上这点差别,可不是容易的事,温养本命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在世俗界没有什么温养本命物的事情。

    “据说那位剑前辈也不是修仙界中人。”静仁平静的提醒道,柳寒明白的点点头。

    心里的难题解开了,柳寒顿时变得十分轻松,问起静仁,他在里面待了多长时间,静仁告诉他十天,这又让他十分吃惊,居然有这么长时间,他倒没有在意怎么会不饿,修炼到了他程度,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一点事都没有。

    “师兄在这这么长时间,宫里会不会怀疑?”柳寒担心的问道。

    静仁点点头,依旧毫不在意:“就算怀疑,也没什么,柳林之事,引起元气波动,我去看看也属正常,时间虽然长了些,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柳寒迟疑下,觉着他是不是太有信心了,便小心的提醒道:“师兄身处险境,还是小心点为好。”

    静仁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起身说:“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回去了。”

    “师兄且慢。”柳寒说道,静仁站住,柳寒想了想便说:“宗里让我弄些材料,我弄了些,可有几样,始终找不到,师兄看看能不能让朝廷出面找找。”

    静仁略微思索便点头:“好。”

    柳寒不由大喜,宗门要他找的都是炼药材料,全是珍品,以瀚海商社的实力,找来十分困难,但还是弄到了大部分,剩下的实在找不到,至少在目前找不到。

    今天提出这个,柳寒是灵机一动,没成想,静仁居然满口答应,柳寒将目录交给静仁,静仁看了眼,轻轻叹口气:“这上面的东西,百年的七星草,三百年的紫龙参,嘿嘿,还好,没有千年以上的东西,这些东西,嘿嘿,上那找去。”

    说完,静仁推门出去,然后便消失在院落中。

    吃过饭,柳寒写了封密函,交给柳铜,让他分三次出去。

    柳铜向他报告了这段时间庄园的情况,还有周围的事,最后说:“铁哥回来了,浚仪大捷,不过,铁哥和萧雨都负伤了,好在伤不重,铁哥说好了七七八八,现在铁哥在前院。”

    “城里的情况怎样?”柳寒问道,柳铜答道:“很平静,嗯,黄师爷说,小赵王爷有帖子,请你赴宴,另外,还有静明公主也有帖子,也是请你赴宴。”

    柳寒闻言没说什么,抬步向外走:“解除警戒吧,十天了,要生的都该生了,让天娜她们先回去。”

    “明白。”柳铜应道。

    柳寒在账房找到老黄,老黄正查账,算盘珠子打得噼里啪啦的,看到柳寒进来,账房里的账房先生都连忙起身,只有他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依旧在算账,柳寒也没打搅他,默默的点下头便转身出去。

    在后院,天娜诸女已经得道消息,诸女都在收拾东西,出来得匆忙,诸女都没带什么东西,没多少时间便收好了,看到柳寒进来,诸女迎上来,柳寒自然免不了安慰一番。

    柳寒注意了下,诸女都在,天娜看出了他的心思,冲他笑了笑。

    “没事了,大家都回去,该作什么还作什么。”柳寒看着天娜说,手却搂在青衿的腰上,眼角瞟了下绿竹,他相信这段时间,绿竹没有离开过天娜她们的视线,再看叶秀,低眉顺眼的站在屋角,她虽然穿着锦衣华服,可实际上,她的地位在诸女中是最低的。

    “我就说爷不会有事的。”米娅很得意,白皙的脸扬着,阳光照在她脸上,散出青春的活力。

    在诸女中,米娅对他是最有信心的,天娜美姬跟他的时间比较长,见得也多些,知道的事也多些,而她到柳寒身边后,柳寒已经威震西域,瀚海商社雄踞西域各国,遇上最大的事也就是归晋途中遇上的马贼,故而在她心中,没有什么事可以难住柳寒。

    柳寒禁不住在她脸上轻轻拧了一把,米娅撅起嘴,佯着不高兴,柳寒笑眯眯的说:“爷当然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过两天,爷就回来。”

    “还要过两天啊!”

    不但米娅,诸女都忍不住露出失望之色,天娜连忙开口:“爷的事多,这漕运不是刚到吗,爷还不得忙会,这不柳铁还没见就来了,姐妹们,就别给爷添乱了。”

    “谁给爷添乱了,”米娅依旧撅着嘴,看上去十分卡哇伊十分可爱:“就是想爷了。”

    青衿绿竹脸蛋一红,天娜美姬却丝毫没有异样,只是用含情的目光望着柳寒。

    西域女子与大晋女子不同,美丽大胆多情,无所顾忌。

    柳寒又安慰了一番,然后将天娜叫到一边,告诉她回去也不要降低警戒,柳铜也会带人回去,另外,让绿竹自由活动。

    天娜会意的点点头。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