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小镇来客

    柳寒到了小镇后便按兵不动,每天练兵,军营里偶尔传出的杀声,让小镇居民心中惊起阵阵波澜。??八?一中文?W㈧W?W?.㈠8?1?Z?W.COM

    小镇的平静被打破了,宋里正依旧每天上街,酒楼里的客人依旧稀少,偶尔过路的商队,在村头的寡妇那喝了两碗苦茶,然后又上路。

    又过了两天,柳寒终于出现在小镇街上,这次他带着两个军官在酒楼喝酒,酒楼的小二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柳寒还是照在帝都时的习惯,选了二楼的雅间,挑了靠街的一面,坐在窗前可以看到整个镇子,南来北往的客商都能入眼底。

    酒也不是什么好酒,是本地的老酒,酒味自然比不上百漪园的香醇,菜也没那么精美,三人边吃边聊。

    “大人,这那来什么山匪,朝廷派咱们到这,剿什么山匪。”

    “就是,谁他娘的报的,谁他娘的谎报军情,这穷山恶水的。”

    “什么穷山恶水,这里是山清水秀,大家伙就当来春游吧。”

    “大人,这都夏天了,那来春游,还是夏游吧。”

    两个下属似乎并没有将柳寒当上司,说话随意,声音也不低,站在门口就能听见。

    三人随后又说起帝都风月,说到高兴处,还唱起歌谣来,边唱还边拍手,楼上楼下都闹哄哄的。

    从镇头过来一辆马车,马车四周还跟着几个侍从,马车在酒楼门前停下,车上下来两个汉子,前面的汉子穿着白色绣花绸缎袍服,后面的汉子穿着灰色长袍。

    俩人进酒楼后便问有没有上房,伙计将他们引到后院上房,酒楼的上房并不多,几个人一下就将上房给包下了。

    楼上的柳寒三人酒足饭饱,下楼来,柳寒随口问伙计最近有没有陌生人来。

    伙计连忙答道没有,柳寒抬头看见门口的马车,车夫正在卸车,便问:“这是从那来的?”

    “这位客人是刚到的,小的没留意。”伙计连忙解释。

    “他们住那?”

    “就在上房。”

    柳寒转身便向后院走去,伙计连忙追上来,点头哈腰的说:“大人,客人刚到,还没吃饭呢。”

    柳寒没有理会他,径直向后院走去。

    后院明显分成三个两个部分,一个是普通的大杂院,一眼便能看通,院子里杂乱,放着些东西,另一个院子则雅静,有几个汉子在藤架下聊天。

    看到柳寒进来,这几个汉子都站起来,警惕的看着他。

    “客官,客官,这位军爷....”

    柳寒伸手将伙计扒拉到一边,上前问道:“你们什么人?”

    厉岩彭余跟在他身后,汉子中出来个瘦长汉子,汉子穿着青色劲装,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索。

    汉子上前一步,抱拳说:“大人,鄙上是帝都裕茂昌的掌柜,请教军爷有何贵干?”

    柳寒上下打量他,冷冷喝到:“你家主上呢?叫他出来。”

    汉子怒色一闪,正要解释,正房门开了,那穿着白色绣花中年人出来,中年人笑呵呵的抱拳道:“下人不懂规矩,还请将军见谅。”

    “贵姓?”柳寒没有理会他的客套,言语中有几分粗鲁。

    中年人却没有动怒,依旧笑呵呵的说:“草民鹿鸣。”

    “我要查你的路引!”柳寒很是强势,显得咄咄逼人。

    鹿鸣依旧满脸笑容,吩咐身后的一个穿着灰衣的汉子拿出路引,果然是帝都出的,这个时代的路引很简单,其实就是个身份证明,既没有出门做什么,也没有到哪去,只证明他是帝都人。

    “你到本镇做什么?”柳寒问道。

    “我们在这只是暂时歇脚,我是上商城,在这里停两天。”鹿鸣说道。

    “哦,停两天?为什么?”柳寒继续问道,他心里隐隐有些失望,这人的声音不熟悉,是个陌生的新声音。

    “本地的苦茶不错,在帝都颇受欢迎,我想订购些苦茶。”鹿鸣平静的答道。

    柳寒看看手里的路引,忽然看着他身后的那人问道:“你的路引呢?”

    那灰衣汉子稍稍迟疑,便拿出路引,柳寒接过来,这也是帝都的,路引上的名字叫宣天。

    “宣天,名字不错,挺有味。”柳寒语气和缓,带上三分笑意。

    “名字嘛,都是爹妈取的,估计我爹给我取名时,出门看到天色不好。”灰衣人淡淡的说道。

    柳寒心念一动,这声音有几分熟悉,好像在那听过,灰衣人的申请不卑不亢,在接过路引的刹那,柳寒注意到,他的手掌骨节粗大,掌沿厚厚的,显然练过刀这样的兵器。

    “或许是天太好了吧。”柳寒淡淡的将路引交还给宣天,心里有些感慨,这家伙口气好大,宣天,呵呵,恐怕是掀天吧,要把天掀翻。

    今天出来没有骑马,三人安步当车回军营,快到军营时,彭余才忍不住问:“大人,那几个家伙有问题?”

    “没有,路引很清楚,是帝都衙门的,”柳寒舒服的享受着山林的风,笑道:“其实这里挺不错的,若不是太靠近轘辕关,这里倒真是个生活的好地方。”

    彭余四下张望,一脸迷惑,厉岩也四下看看,同样不明白,没看出那好。

    过了会,厉岩才小心的问:“大人这是?”

    柳寒笑了笑:“你们还年青,知道年青是什么吗?”

    俩人都摇摇头,柳寒说道:“年青就意味着对天下充满向往,渴望挑战,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做事充满冲劲,可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意识到安宁的可贵。”

    彭余没说话,厉岩却笑道:“大人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那就老了。”

    “老并不只是外表,更多的是心,我是心老了。”柳寒叹口气,在这个曲中,他的年龄并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是程甲,比他大一岁多,程甲的经历同样坎坷,他参加过很多战斗,身上的伤疤很多,功劳虽然多,可始终提不上去,到现在还只是一个人。

    回到营里,营里很安静,士兵们都在房间里,阳光**辣的,营房都维修整齐,柳寒到士兵的房间去看了看,士兵们都在房间里打坐,柳寒点点头,没有打搅他们。

    “这帮兔崽子,现在知道用功了。”彭余嘿嘿笑着骂了句。

    自从柳寒拿出了修炼秘籍后,全曲士兵,包括那些老兵,都在积极练功,休息时赌钱的少,出去的少了,而军官们却变得轻松了,原因很简单,这些军官大都有修为在身,犯不着转练,那样得不偿失,部分有修为的士兵也变得勤奋了。

    军人嘛,刀头舔血的活,实力越强,活下来的机会越大。

    对柳寒来说,他明确告诉所有士兵和军官,今后升迁,除了战功外,修为高的优先。

    柳寒一手银子一手棍子,激了全曲士兵的热情,业余时间,大都拿来练功了,几个月下来,已经有八十多个士兵进入武徒境界,百战刀诀也练熟了。

    但刀法需要内息修为的配合,内息越深,刀法越好。

    “知道练功是好事,应该鼓励,好了,你们忙你们的吧,我回去休息下。”

    柳寒将俩人打走,自己回到房间,同样开始练功。

    这一静坐便不知道坐了多久,待睁开眼时,已经是晚上了,彭余看到他出关,连忙将温好的饭菜端来,柳寒边吃边问他有没有练功?

    彭余的修为并不高,只有武士二品修为,这个修为实在太低,不说三十六铁卫了,就算护卫队中也只能站队尾。

    “我屋里有瓶丹药,是我自己配的,你拿去,可以帮你提升修为。”

    彭余闻言大喜,连忙进屋,果然书桌上摆着个小瓷瓶,小瓷瓶并不漂亮,土色,小口大肚,他上去拿起来,揭开塞子,一股淡淡的药香飘出来,彭余连忙塞上揣进怀里。

    “多谢大人。”彭余乐滋滋的向柳寒行礼,修为太低,一直是他的隐忧,他很练弓箭,便是试图补上这个缺陷。

    “要么是你的天资稍差,要么是你的功法有问题,”柳寒边吃边说:“这瓶丹药先用一下,看看有效果没有,路过效果好,过段时间,我要离开兵营一段时间,会给你再留下一瓶,这两瓶丹药用完,你应该到武士上品了,到时候,我再助你一臂之力,看看能不能进入武师境界。”

    彭余喜出望外,诚心诚意的跪下:“多谢大人,卑职誓,追随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柳寒抬头看着他,微微点头:“这事你就不要往外说了,这丹药,我得到也很不容易,炼制也不容易,你就不要往外说了。”

    “明白!”彭余低声应道,他心里依旧很兴奋,这说明柳寒已经将他当自己人了,能跟着一个上品宗师,无疑是抱上一根很粗的大腿。

    这声道谢倒是诚心诚意,他出身一个小门派,掌门的修为也不过武师三品,传下来的功法有缺陷,尽管他十分刻苦,可进展却很慢,以至于他都失去信心,不再在修为上有所期待,这才离开师门加入军队,没成想,今天又突然看到了希望,这如何让他不高兴。

    夜色渐浓,柳寒巡查回来,今晚没让彭余跟着,让他去打坐练功,跟着他的是康浚,这小伙子做事很沉稳,颇得他的看重。

    床上有一套黑衣,显然这是彭余为他准备的,柳寒看着笑了笑,将黑衣换上,转身下令,今晚除了箭楼上的警卫外,其他人一律不准外出。

    康浚不明白,柳寒的神情严肃,没有解释,他只能转身去下令。

    整个营区安静下来,柳寒坐在屋顶,山林的风很是凉爽,月光洒在他身上,给他披上一层银色的灰,远远看去,很有几分醒目。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