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顾恒的心思

    一路上,顾恒就没停过,每当柳寒准备插话就被顾恒打断,柳寒从未见过如此会说能说的人,那话题从布匹转到丝绸,很快又转到食盐粮食,偶尔还插上几句关于青楼和青楼女。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柳寒和晋亮面面相觑,晋亮不由大感惭愧,他已经以为自己算能说的,可面对顾家二公子,他只能自叹弗如。

    “二公子也参加今年的秋品?”柳寒好容易找到间歇,赶紧插话,将话题引上自己的轨道。

    顾恒点点头,他们已经走过一条街道,抬头看见旁边的茶楼,顾恒拉着柳寒走进茶楼,柳寒心里暗笑,这顾恒看似热情似火,可实际上很有分寸,刚才就在青楼边上,却不领他们进去,非要走这么远,才找这么个茶楼,原因很简单,茶楼比青楼便宜。

    要了个雅间,待伙计出去后,顾恒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说了这么多话,他也实在有点口渴了。

    “家父想要让我参加秋品,”顾恒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对秋品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呢,家父希望能入官场谋个出身,我也只好去一下。”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经商,我喜欢经商,数银子的感觉比读书强多了,比得了上品还满意。”

    “说得太对了。”晋亮大笑,拍手叫好:“我从不觉着经商有什么低贱的,要是低贱,那写上品士族,干嘛要抢着经商,这扬州大的商号后面,哪家没有士族的影子,既然低贱,他们干嘛要作这样低贱的活。”

    “晋兄说得好,在我看来,这经商,上,对江山社稷有利;下,对黎民百姓有利;”顾恒也鼓掌说道:“不说远了,就说朝廷在扬州推行的盐政革新吧,干嘛要革新?不就是从盐商手里收税吗,朝廷也需要咱们商人,咱们不比人低一等,吴兄,你说是吧。”

    柳寒含笑点点头,这顾恒倒是有意思,这么快便把自己划入商人一类了,这要换个士子或士族子弟,还不跟他急了,不过,这顾恒未免有交浅言深之疑,干嘛要这样呢?所以,他没有多说。

    “吴兄,咱们今天第一次见面,话说得有点多,不过,说这么多,其实,我是想交你这个朋友,”顾恒笑眯眯的说道。

    “能得顾公子青睐,乃吴某之幸,”柳寒拱手笑道:“公子家的布,其实我是去看过的,的确不错,很结实,不过,比起虞家元丰泰来说,还是要差点。”

    “元丰泰的价格不是要贵些嘛,”顾恒不以为然的应道,他很想拿下这个生意,一百匹布虽说不多,可他看重的是后面的,明年,瀚海商社要选合作伙伴,在这方面,虞家有优势,可虞家人傲慢,虞家作坊的货虽然好,可产量不高,而且,虞家人都是坐等商人上门,这就给了他机会。

    顾恒早就打听清楚了,瀚海商社非常看重合作商家的渠道,对,是渠道,在瀚海商社内部是这样说的,这个消息是他花了重金才拿到的。

    所有人都知道,瀚海商社的货好,谁都愿意与他合作,可谁都知道,虞家的势力,在与虞家的竞争中,顾家天然处于劣势,顾恒期望的是,虞家犯错,另外,自己全力扩充渠道,让自己的渠道遍布徐州青州和荆州。

    所以,他对柳寒才如此重视。

    “吴兄,咱们作生意,眼光要长一点,”顾恒说道:“我承认我家的货比起虞家的来说没那么漂亮,可吴兄,我听说,在帝都,宫里和有钱的世家,都买瀚海商社的布,稍差一点的买荆州马家的和虞家的,再下面一点便是我顾家的,老兄,你得想想,徐州那地方,有多少人需要虞家的货,你说码头伙计,买虞家的,要不了半年就磨破了,可我顾家的,就可以管上一年,还便宜不少,他自然买我顾家的。”

    柳寒略微感意外,这是朴素的产品定位问题,这个时代肯定没几个人知道,可这顾恒居然琢磨出来了,这家伙在经商上还有几分天赋。

    “公子说的是,”柳寒佯装思索了会才点点头:“好,只要你和瀚海商社合作,我以后就在贵店进货。”

    “好!”顾恒喜形于色,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柳寒和晋亮忍不住交换个眼色。

    “我家每年要卖一千二百到一千三百匹左右,徐州下属各县都在本店进货。”柳寒开始自抬身价了,大咧咧的说道:“公子,我第一次进货,这价格是不是再商榷下。”

    “这个,”顾恒犹豫下,这布店酒楼依旧在父亲的掌握下,只是这些年,父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自己又对商业感兴趣,所以,父亲才让他涉足到家里的生意上,可价格....

    可这只让他犹豫一下,他立刻应道:“价格自然可以商量,这样吧,咱们第一次作生意,这价格,每匹,我少你一两银子,如何?”

    柳寒略微沉凝便点头:“二公子爽快!就这样办。”

    双方皆大欢喜,晋亮很意外,这生意居然这样就成了,看着柳寒和顾恒,便有了结交之心。

    “两位都是爽快人,在下佩服,”晋亮说道:“走,我做东,请两位到...”

    没等他说完,顾恒便笑起来:“这说的哪里话,应该是我做东,得福楼,我顾家酒楼。”

    “别驾,顾公子每匹少了我一两银子,一百匹,就是一百两银子,怎么说也该我来请客。”柳寒站起来说道。

    三人互相谦让了一会,最后还是顾恒抢到了。

    沿途无事,很快到了得福楼,伙计看到少东家带人来,赶紧将楼上最好的雅间打开。

    三人边喝酒边聊天,柳寒很快现顾恒对帝都很感兴趣,又对瀚海商社也感兴趣,不住向他打听帝都的事,又打听瀚海商社的事,只是他拘于身份,只说了些表象的东西。

    “瀚海商社的珠宝店,伙计全是女人,穿的是那种,对,叫旗袍,鞋,叫高跟鞋,嘿,你还别说,女人穿起来,美多了,二公子,这旗袍和高跟鞋,现在彭城的青楼女都这样穿。”

    “这个没什么,扬州的青楼女也这样,全都是高跟鞋和旗袍,走路一摇一摆的,的确好看。”晋亮不以为然的说道。

    “嘿嘿,别说青楼了,现在有些女观也穿高跟鞋。”顾恒色迷迷的笑道:“上次去鲁家,鲁援那妹妹,就是穿着旗袍和高跟鞋出来的。”

    “这倒是啊,听说,宫里现在也流行这个。”柳寒插话道。

    “这瀚海商社的掌柜的,倒是个奇人,居然弄出了这个。”晋亮说道:“他是怎么想到的。”

    柳寒和顾恒都乐了,这旗袍和高跟鞋一经问世,几乎立刻就流行起来,青楼妓院就不说了,豪门世家则先是从家里的歌姬舞姬开始,慢慢的那些小姐小妾都开始穿了,特别是后院的那些女人,现穿上这个后,有利争宠,于是,女人们也纷纷穿起来,现在春夏穿旗袍高跟鞋已经成为帝都女人的时尚。

    随后顾恒和晋亮又说起这次花魁大赛,显然顾恒更熟悉,各家青楼推出的参赛姑娘们,在柳寒看来,这所为的花魁大赛与前世的选美没什么区别,这青楼颇有点娱乐圈味道。

    “说来这紫烟姑娘算得上个才女,风定花犹落,嘿嘿,这对子倒是有趣,动中有静,”顾恒说着看着柳寒:“吴兄,你觉着该怎么对?”

    “既然动中有静,那自然该对个静中有动的,”柳寒慢慢说道:“风为一物,只要是物都可以对,江南多梅,亦多竹,我觉着,鸟鸣竹更幽,不知兄台以为如何?”

    “风定花犹落,鸟鸣竹更幽;”顾恒喃喃自语,恍然说道:“好对,好对。”

    晋亮也念了两遍:“风定花犹落,鸟鸣竹更幽。不若改一字,改为山如何?”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柳寒故意念叨两遍,拍手叫道:“如此更佳!”

    “好!这一改更妙!”顾恒更加高兴:“那另外一对呢?无可奈何花落去,该如何对?”

    柳寒皱眉思索,晋亮想了想说:“你看,欢欢喜喜春归来,如何?”

    顾恒想了下,这对倒是可以,只是在意境上差了少许,柳寒已经摇头:“这对,虽然工整,可意境上差了很多,这紫烟姑娘颇有才情,无可奈何,表示她现在的心境,身不由己,花落去,意思很明白,将有恩客上门;所以,晋兄,这对,换在平日,是可以的,但放在这,就差了少许,这对,不好对。”

    晋亮见俩人都不觉着好,倒没觉着什么,只是嘻嘻一笑便不再开口,顾恒凝神思索,想出好几个,都觉着不对,拿不出手,柳寒倒不是真在想,这样熟悉的名句,前世小学生都知道,张口就来,还用想吗。

    他是在想这顾恒,想他为何这样热心经商,而顾硕又不愿两个孩子接班,这又是为什么呢?是真想谋个出身还是想脱离内卫的控制。

    入了官场就想脱离内卫控制,未免太天真了!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