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谋盐三人组的对策

    “不可能!”

    对顾恒的疑虑和顾忌,柳寒决然反驳:“先前,顾玮弹劾盛怀沙昊等人,朝廷本可借这个机会,整顿扬州官场,朝廷有大义的名义,整肃官场,下面的百姓更高兴,门阀士族虽然不满,但也不敢因此反叛。”

    晋亮点点头,随即长叹一声:“这白衣公子名声挺大,怎么做事这样,看来也是徒有虚名。”

    柳寒苦笑下,心里忽然一动,这顾玮,天下闻名,以前怎样不好说,对,以前他不过是潘链的长史,泰定帝时期没有什么作为,新君登基后,才将他拔擢起来,先是负责度支曹清账,可他只清了三成,剩下的是延平郡王干的,简单的说,是延平郡王得罪了人,而后便到扬州来主持盐务革新。

    沉默了一会,晋亮叹息着问道:“那咱们怎么办?是现在就退出算了,还是依旧参加拍卖,这保证金我可都交了,五千两银子。”

    柳寒皱眉想了想:“还是参加吧,若,其中有变故,行营也得有交代。”

    “参加,死也要死个明白。”顾恒立刻赞同。

    “不过,”柳寒思索着慢慢说道:“咱们还是要争取拿下一块盐田,咱们现在准备的两万两银子恐怕不够,必须增资。”

    晋亮和顾恒有点意外,俩人疑惑的看着柳寒,刚才柳寒还在说彻底完了,就算拍下来也得亏本破产,怎么一转眼,又要拍下来了。

    柳寒淡淡的说:“我们要那个经营牌照,只要有牌照,我就有法子。”

    “哦,志刚兄,能不能说说。”晋亮连忙问道。

    这是应有之意,增资不是件小事,无论晋亮还是顾恒,家底都不丰厚,现在要想拍下一块盐田,至少需要五万两银子,要让俩人拿出银子来,必须要有确实的东西,来增强他们的信心。

    “精盐,”柳寒沉凝着说:“精盐的价格是粗盐的十几倍,若我们能将粗盐提炼成精盐,绝对能赚大钱。我在青州曾经遇上一个老盐工,他有办法将粗盐提炼成精盐,成本增加不多,具体我没算过,但绝对行,到时候,咱们可以买粗盐,加工成精盐,两位...。”

    柳寒意味深长的看着俩人,俩人却没有兴奋之色,而是疑惑不已。

    “怎么两位不相信?”柳寒看出俩人的心思,便问道。

    “志刚兄,你说的可是真的?”晋亮问道。

    “当然,不然为何要开盐号,”柳寒解释道:“这需要一个装置,具体做法,嗯,这样吧,我在这放下话,咱们先拍,我呢,先作一个东西出来,如果可以,两位入股,如果不行,两位不入,我负责退两位的银子。”

    晋亮和顾恒交换个眼色,几乎同时开口,然后俩人又停下,互相看看,顾恒说道:“志刚兄,不能这样,既然你有信心,我们也不含糊,只不过,咱们先预估下,看看需要多少银子。”

    “这样吧,咱们先凑五万两银子,看看够不够,如果不够,”柳寒苦笑下,叹口气说:“我们得搞一笔银子。”

    “五万银子,”晋亮心里算了下,十分为难,晋家的产业不大,这要再拿出几千两银子,很困难,几乎不可能。

    “我最多可以再拿出三千两银子,”顾恒也同样苦涩,为难的看着柳寒。

    柳寒想了想,冲外面吩咐道:“拿纸笔来。”

    伙计进来,顾恒冲他点点头,他很快拿来纸笔,柳寒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两个简易蒸馏塔出来,两个蒸馏塔用管子连接,一个从上面入口,另一个从下面出来。

    “这就是我们的秘密武器,”柳寒说道:“那个老盐工提供的是简单的,产量提高困难,这个是我设计的,可以批量生产。”

    “就这样简单,”顾恒很是疑惑,他完全没看懂,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柳寒笑了笑:“这只是部分,前面还有道工序,碾压,粉碎,过虑,然后倒入这个塔中,经过加热,蒸馏,送到这个塔里冷却,剩下的就是精盐了。”

    顾恒和晋亮完全听不懂,俩人迟疑半响,晋亮为难的说:“志刚兄,要不你先弄出一个来,我们看看。”

    “这个东西至少要作半个月,”柳寒沉凝半响,说道:“要不这样,让伙计去买点粗盐,我作一次给你们看。”

    顾恒当机立断,马上叫伙计去买粗盐,得福楼其实就有粗盐,不过,不对外说,伙计到厨房拿了一罐粗盐来。

    这粗盐的盐粒粗大,颜色混杂,若在前世,一定没人敢吃。

    柳寒又让人拿来一张棉质手帕,将盐粒包在手帕中,反复碾压,将盐粒彻底压碎,将压碎的盐粒倒入一个面盆中,然后不断搅拌。

    充分搅拌后,面盆里的水浑浊不堪,还散发出一种奇怪的气味。柳寒将手帕覆盖在漏斗口上,用杯子舀起起盆中水,慢慢倒在手帕上。

    过虑之后,水变得清澈了许多,依旧有些浑浊,柳寒让顾恒去拿些木炭来,在他开始之后,顾恒便让伙计出去了。

    顾恒很快拿来木炭,将木炭再度压碎,用手帕包起来,双手捧着,然后让晋亮舀水。

    “慢点,不要太快。”柳寒吩咐道,晋亮慢慢倒下,水很细,穿过包着木炭的手帕,滴入盆中。

    水盆中的水变得更清澈,柳寒让晋亮再来一次,经过三次之后,水盆里的水变得完全正常,看不出任何杂质,也没了那股难闻的气味。

    “拿口锅来,再拿一个小火炉来。”柳寒再度吩咐顾恒,顾恒没有多话,转身出去,没一会,带着两个伙计进来。

    伙计放下东西便出去了,顾恒将门关上,柳寒将水倒入罐中,放在炉子上烧。

    过了一会,水烧干了,底下留下一层白白的细细的盐。

    晋亮迫不及待的抓了一点,尝了尝,惊喜的叫道:“真是精盐!”

    顾恒也是又惊又喜,尝尝后,抬头看着柳寒:“就这样简单!”

    柳寒点点头:“这不过是粗加工,还可以更好。”

    半响,顾恒抓起勺子,将盐舀出来,中途,他突然想起来,转身出去,很快又进来,手里多了杆秤。

    精盐被舀出来,装了大半碗,顾恒秤了后,惊喜的叫道:“只是少了三钱。”

    三钱,只消耗了三钱!太值了!

    精盐的价格是粗盐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就算用这个手工的法子,每年也能赚很多银子。

    “啪!”晋亮一拍桌子,腾地站起来:“干了,我回去把房子押了,凑也要凑出三万两银子。”

    “干了!”顾恒也叫道,柳寒却摇摇头:“干,肯定要干,但不要押房子,若咱们银子不凑手,咱们可以贷款,向汇通钱庄贷款,咱们这件秘密武器,怎么也能贷五万银子出来。”

    顾恒和晋亮想都没想便点点头,俩人兴奋异常,柳寒说道:“咱们最需要的是一张执照,只要有执照,咱们就能赚钱。”

    俩人连连点头,三人凑在一起商议,晋亮出去打听消息,柳寒则去找材料,准备制造那两个塔。

    夜晚,顾恒回家里,越想越激动,心里又十分懊恼,宫里将内卫的指挥权收走了,现在若能动用内卫,可以将整个钦差行营查个清清楚楚,弄个执照有什么难事。

    书房里很安静,自从上次宫里来人后,他便禁止府内女人再到书房来,不管是谁,擅自进入书房,乱棍打死,那些女人们再也没到书房来了。

    书房里很安静,没有外人,这段时间,没有事情后,顾建来得也少了。

    喝了两杯茶,顾恒想了想,提笔写下了自己对顾玮盐政革新的事,同时也写下了“自己”的判断。

    “.....顾大人此举,后患不小,朝廷当深思。”

    顾恒写完放下笔,又细细读了一遍,感到满意,这才吹干,折起来,他抬头看看外面,打开门出去,拍拍手,一个家丁出现在他面前。

    “顾建呢?”顾恒问道,那家丁摇头:“我不清楚。”

    “去把他,算了,把顾康叫来。”

    顾恒转身进屋,感到有点渴,又喝了几口茶,又等了一会,顾康才匆匆进来,顾恒将折好的报告交给他。

    “把这个发出去。”顾恒说道,顾康微怔:“是,主上。”犹豫下,他又问道:“主上是三发还是四发?”

    “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三发吧。”顾恒随意的吩咐道,顾康转身要走,顾恒顺口问道:“顾建上那去了?”

    “吃饭时还见着他的,主上要找他?”顾康转身回道。

    顾恒略微迟疑,叹口气,摇摇头:“算了,不管他,去吧,尽快发出去。”

    顾康再度施礼,转身出去,顾恒愣愣的看着窗外,良久才深深的叹口气。

    顾康在屋外站了会,听到屋里没什么动静了,才悄没声的离开,他没有上东院,而是穿过几个院子,到了一个小院。

    “嫂子,建哥在吗?”顾康站在院子里,冲门里问道。

    门开了,一个中年妇人出来,看到顾康便笑了笑:“他出去了,要等会才回来。”

    顾康有点失望,陪笑道:“建哥回来,告诉他,我找过他。”

    “好。”妇人答应道。

    顾康转身出来,到东院的一个小院,进入房间里,点燃灯光,提起水壶,感到里面有水,便给自己倒了一碗喝下。

    院子里传来几声咕咕声,顾康打开信件,仔细看了一遍,看后微微摇头。

    二公子还是刚入内卫,还不知道那些该报那些不该报,这样的情报,要在老爷在时,肯定不会这样报。

    内卫负责收集情报,不是判断事情,顾恒这封情报,全是判断,而没有一点证据,这样的情报送上去,不知道宫里会怎么想。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外面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听起来很熟悉,果然,推门进来的是顾建。

    “这是公子要上报的情报。”顾康说道,顾建过来,拿起情报仔细看了一遍,眉头微微皱起。

    “发,还是不发?”顾康随口问道,

    顾建眉头紧紧拧成一团,顾康没有听到回答,抬头一看顾建的神情,不由一愣。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