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失望的顾玮

    无论扬州还是其他什么地方,天下财富都掌握在士族门阀手中,扬州的丝绸茶叶粮食棉布等等,八成以上掌握在门阀士族手中,门阀士族免税,顾玮的这份税务整理建议,实际是从门阀士族手中抢夺财富。

    顾玮的建议包括几个方面:

    第一,清理扬州的各家绸缎布庄茶叶粮食等商号;

    第二,厘定税制;

    第三,加强对绸缎布庄茶叶粮食等各个销售环节的税收;

    第四,修改税制,新盐税制是十税一,而绸缎布庄等当采取八税一的比率,而粮食的税制不变;

    第五,清查各地税卡的账务;

    林林总总,总共五条,让句誕在心里不住叹息,这几条一旦实施,朝廷财税必定能增加两倍以上的收入。

    这几条的利害在,看上去很普通,清理商号,看上去没什么,可实际上,这些商号多在门阀士族控制中,很多商号的掌柜也就是挂个名,实际所有人都是大大小小的门阀士族,顾玮此策无疑是从门阀士族口中夺食。

    更利害的是第三条,对各个销售环节的税收,按照太祖之策,士族不收税,士族拥有土地,山林,但所有都无税,简单的说吧,士族的土地上产出的粮食棉花,朝廷收不到税,这些粮食棉花卖出去,朝廷依旧收不到税,只有最后,到零售商时,朝廷才能收到税。

    “你这个,各个环节收税,这是什么意思?”句誕问道。

    顾玮微微一笑:“嗯,我是这样想的,太祖之策是士族门阀不收税,可我认为,太祖的意思是,门阀士族不收人头税,好就算门阀士族的土地也不收税,可那些东西要卖出去吧,这个环节就该收税。

    蚕茧,棉花,粮食,放在你的仓库里,没有问题,朝廷不收税,可你要卖出去,那就该收税。”

    句誕心中那点唯一的期待顿时熄灭,脸色顿变,半响才摇头:“老弟啊老弟,你真是胆大包天,这不是把扬州的天捅个窟窿,而是把大晋的天捅了个窟窿。”

    顾玮平静之极,轻轻叹口气:“大人,我在度支曹时,查过朝廷历年的财赋税收,朝廷财赋每年都在下降,去年的税赋还赶不上太祖十年,可太祖十年时,天下尚未完全安定,蜀州和岭南都还有战事,塞外胡族还连连寇边,青州旱灾,汝南水灾,可去年呢,可谓国泰民安,除了雍北有旱灾,江南的东阳江溃堤,影响也还不到两个县,可朝廷财赋却还不到太祖十年,这是为什么?”

    句誕心里苦笑,这个问题在士林和门阀中争论不休,士林中有部分人认为是朝廷开支浩大,当节约用度;另一部分认为是官员上下贪污;只有极少部分认为,朝廷赋税流失的主要原因是士族门阀免税的祖制,象以前的昭阳郡王,现在的蓬柱就是这部分的代表。

    但这一派遭到门阀士族的集体打压,昭阳郡王当年便在几大门阀士族集团联手打击下身死政灭。

    句誕那时候刚踏入仕途,还是帝都一个六品小官,当时目睹昭阳郡王被捕,目睹昭阳郡王一系的官员被押上刑场,那一幕幕血腥的场面始终印在他脑海。

    “唉,仲仁老弟,”句誕叹息着摇头:“有些事急不得,这些年,朝廷的税赋是少了,可朝廷也不是没事,天下照样安宁,这折子还是不要上为好。”

    顾玮闻言,在心里对句誕更加轻视,他叹口气:“天下现在不是没事,而是有大事,天下流民众多,你看看,扬州号称天下首富,可你看看,就在城外,便有数万流民,这还是盛怀下令不许流民进入扬州的结果,帝都城外,有十多万流民,句公,再不整治,恐怕就来不及了。”

    句誕还是坚决摇头,相反还劝他不要上疏,顾玮遗憾不已。

    之所以将这两道疏给句誕看,目的是拉上句誕,俩人共同上疏,成功的可能性要高得多,现在顾玮只能自己单独上疏了。

    看着顾玮的背影,句誕的目光就象看着一个死人,与顾玮共事这段时间,他觉着这个年青人有才华,不迂腐,懂权变,完全不象外界传说的那样,可惜,今天看来,他依旧还是有些迂腐。

    这个马蜂窝是可以捅的吗?!!!大晋八百年了,敢去捅这个马蜂窝的,全都被马蜂蛰死了。

    *************华丽分割线**************

    长江以南,长塘岸边,一连串起伏的丘陵,丘陵之间,有三个规模不是很大的庄园躲藏在绿荫之间,从外面进来,自会看见绿野和稻花。

    可若从天空上看,三座庄园成品字形,在军事上说,这三个庄园完全可以互相掩护,互相支持。

    在中间庄园深处的一个小院,这小院十分安静,飘着淡淡的桂花香,花圃里,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秋菊绽开花瓣。

    房间里,曲张跪在蒲团上,神情很是憔悴,老总管跪坐在上首。

    “这次公子对你的惩处,你想明白没有?”

    “属下明白。”曲张平静的答道:“属下这次太冒失了,要不是老总管及时赶到,属下恐怕就已经死了。”

    老总管叹口气:“那柳寒不是十二年前的狼牙。”

    曲张显然有几分惊讶,不解的望着老总管,老总管平静的点头:“我和公子亲自查了他的底细。”

    “为什么不杀了他。”曲张有些意外的脱口而出。

    “不杀他是因为杀不了。”老总管叹道:“公子和他搭成和解协议,以后不准对他出手,这个人,没有万全的准备,是不能杀的。”

    “这是为何?”曲张十分迷茫,神情很是不解,他五岁随老总管习武,十二岁到公子身边,是公子亲自调教出来的五兵八魁之一,公子在他们眼中是神一般的存在,没成想,居然在柳寒这碰壁了。

    “别问为什么,记住,将来在帝都遇上他,要退避三舍。”老总管起身道,曲张依旧跪着,老总管背手缓步向门外走去:“起来吧。”

    曲张连忙爬起来,跟在老总管身后,随着老总管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俩人在花圃边站下。

    “我要出门一段时间,你到帝都后,派人与瀚海商社联系,将四井巷的那个院子转交给他们,其他就不要管了。”

    曲张点头应承,老总管又补充道:“记住,是你派人去,明白没有。”

    “明白。”曲张应道,老总管这句话很明白,不能用其他人,随即他又纳闷的问道:“那,柳寒就这样?”

    柳寒现在掌握了他们不少秘密,虽然不是核心秘密,但百工坊是公子布局的重要一环,是公子十几年前亲手创建的,公子也是第一任掌柜,此后大哥也当过掌柜,然后才传到他手上。

    “先这样吧,”老总管的语气有些失落,曲张却略微惊讶,以老总管的修为都拿这柳寒没有办法!那天晚上,柳寒一看到老总管便逃了,老总管穷追不舍,自己跟在后面,没一会就跟丢了。

    曲张没有再问什么了,公子和老总管都是这样,让你知道,自然就会告诉你;不让你知道,不管怎么问,都不会告诉你。

    “我这次去的时间稍微久点,这事完后,你上冀州去一次,还有,不管在那,遇上柳寒,千万不要撕破脸,明白没有。”

    “明白!”曲张更加惊讶,在印象中,老总管从没这样反复强调,看来这柳寒背景不简单。

    老总管是特意从扬州赶过来给他交代,说明公子非常重视这事。

    “我去冀州,那四进巷那事,急吗?”

    “那事不急,我估计柳寒在扬州还要待一段时间,冀州的事,你要在一个月办好,然后再去帝都,嗯,这次上帝都就不要大张旗鼓了,悄悄去,悄悄走。”

    “明白。”曲张应道,接过老总管递过来的一张纸,展开看细读,这是这次上冀州的使命,他很快看完,眉头忍不住皱起来。

    “王家?”

    “对,王家,公子认为,王家那位老祖宗这一年多不正常。”老总管眉头紧皱,面带忧色。

    曲张点点头,老总管又说:“还有,注意下冀州的流民,唉,这些年,咱们将重心放在了江南和并州,对冀州和青州的注意不够,青州还好,齐王那还有布局,唉,公子的大事,按照公子的估计,至少还要十年时间才准备充分,可....,唉。”

    曲张没有问,老总管今天罕见的连续叹气,他知道,公子所谋之事甚大,但公子倒底在谋何事,除了老总管外,只有大哥约摸知道点,可要这俩人都是口风很紧的人,大哥虽然没有修为,可从小便以公子为榜样,一言一行都随公子,是公子除了老总管外最信赖的人。

    晚饭前,有人前来拜访,递上来的名帖是上面写着柳寒,曲张带上面具去见了来人,俩人聊了一会,曲张派人陪着他在院子里逛了会,来人什么都没说便走了,顺便带走了老总管通过他转交的一样东西。

    “公子将这里告诉了柳寒,算是...,这柳寒,将来恐怕也是麻烦。”老总管叹口气,这是十多年来,最大的一次失败。

    曲张心中更加震惊,公子居然不得不交一个把柄给柳寒,这柳寒倒底是什么背景,他相信以公子和老总管的修为足以傲视天下,柳寒本身的修为和瀚海商社的力量,压根不可能对抗,公子若要灭了瀚海商社,轻而易举,公子和老总管对他如此忌惮,只能是他背后的力量。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